灿烂的季节
初二 其它 706字 84人浏览 小和田碍未

四季正在争论:“谁最灿烂?”春说她繁花似锦那叫“灿烂”;夏说艳阳高照才会“灿烂的”;秋说一树黄叶翻飞那叫“灿烂”;冬说家人团聚脸上的笑容才“灿烂”。而我说:

春,沾衣欲湿杏花雨,吹脸不寒杨柳风。江上的鸭子最先告诉我,江水变暖了,春天来了。我不满足于这一迹象,我去寻找更多的春天的痕迹。我看到二月的春风在不遗余力地裁剪细柳,“杨花细逐桃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的欣欣向荣。我还看到从臃肿的棉衣解放出的手臂在舒展,风中飘动的头发和轻快的脚步。春天的灿烂在于她向上的劲头。

夏,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夏天是多雨的季节。每当这个时候,就会有“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的惆怅。夏,又何来灿烂?但,让我看去为高尔基笔下搏击暴风雨的海燕去喝彩,为站在防洪第一线的解放军去鼓劲,为雨后天边那美丽的彩虹去赞叹,就不难发现,夏天的灿烂在于她自强不息的气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秋,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秋天就该是那红的热烈、金的耀眼。不过,秋还有秋茄的高贵紫色,番薯那泥色的香气,豆子那五颜六色的缤纷,这时会有一双像土地般黝黑的手,捧着它们……脸上的表情自不必说。秋天的灿烂在于她把富足带来的那份喜悦。

冬,欲传春消息,不怕雪埋藏。那位“不怕雪埋藏”的勇士,自然是梅。风雪自然是她的对手,但却是“风虽强暴翻添思,雪欲侵凌更助香”。风雪把嫉妒铸成剑,削成箭,梅却在与寒冷的对役中自得地笑,并若来多少文人墨客的赞慕。冬天,也因为梅,而不再乏味。冬天的灿烂在于那闪光的坚毅的风骨。

“灿烂”不一定要热要刺眼,它可以是实在的事物或无形的精神,它是一种积极的心态。拥有“灿烂”必须有一双会发现的眼睛。四季向我们展示了何谓“灿烂”,我们又应如何回报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