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朋友
初一 散文 1278字 494人浏览 小林绿5

关于我和吕悦之间的事,我已经写了很多很多了。我和吕悦在小学一直都是最要好最要好的朋友,连我自己也记不得是从几年级开始,我和她成为了好朋友的。我们关系特别好,以至于同学们一想到吕悦,就想到我。

小学的时候,我和吕悦几乎每天都形影不离,我们肩并肩的身影出现在学校的每个角落。当然,我们也吵过几次架,每次吵完之后,我们总发现缺少了对方,生活好像就缺少了什么,变得不完整了,于是,我们又和好了。从五年级开始,我们就从来没有吵过架了。我们曾经牵手走过校园的每一个地方;我们曾经在短短一天没见后拥抱;我们曾经在校园的某个角落,谈论着每一件事……岁月就这么匆匆地过去了,没有一点痕迹。有人说时间如流水般匆匆的流逝,而我不这么认为,至少我能看见流水流逝的痕迹,但我看不见时间流逝的痕迹。现在的我们也都毕业了,都要进入中学了。我们多想让时光再过的慢一些,我多想和吕悦还能在一个学校、一个班级读书。当我知道,吕悦也在十二中读书的时候,我欣喜若狂,我以为,从此以后就没有人能分开我们,我们还是永远永远的好朋友。在上十二中新生衔接班的时候,我在七五班,她在七二班。尽管如此,每次下课时,我们还是很亲密地在一起。直到有一天,我在班级的上看见一条留言,留言者的名字是“羊知道”,内容是这样的:“羊,我要走了,我爸爸要我去宣中,再见了。”可到这条留言,我的心“咯噔”一下,因为,只有吕悦会叫我“羊”。我急忙打开留言者的资料,她信箱和吕悦的信箱一模一样,那一刻,我的心碎了。于是,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给吕悦,可惜石沉大海,她没有回信,大概是油箱地址弄错了吧。第二天,我报着侥幸的心理去问二班的一个同学,我多么希望,昨天看的那条留言只是吕悦给我开的一个玩笑。而那位同学却冷冰冰地说:“吕悦走了,她爸爸硬要她到宣中去。”我“哦”了一声,心不在焉地走了。回到家,我很想给吕悦打一个电话,可又怕拿起电话不知道从何说起。每当我闭上眼睛,就是吕悦那副可爱的面容。为什么?为什么我们注定要分开?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命运就是这样,他是一个让人看了就想揍的人,他想让你受多少苦你就得受多少苦,没有办法。现在,命运让我们分开,我也没有办法。那天晚上,吕悦打给我一个电话,她只说了一声“喂”,我马上听出了她的声音,我急切的呼喊着她的名字。我们通了很长时间的电话,我们约好,9月1日一定要到何老师家补英语,只为了能见上一面。在另一位朋友的催促下,我们挂了电话,吕悦的形象却一直在我脑袋里面挥之不去。夜深了,我躺在自己的床上,想起了一首歌:

瓶中沙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树梢的枝桠,开满凤凰花,问你知道吗,成长要代价。风雨在敲打,我放心不下,去年的嫩芽,又怎能无暇?亲爱的朋友,与你共渡的年华,让我的回忆很潇洒。瓶中沙装的话,我用笔写下,海风刮竹篱笆,我们埋下它。瓶中沙写的话,问你是否还牵挂,那张年轻熟悉的脸颊,留长的发,逃离过的家。四季在变化,秋冬又春夏,问你知道吗,年少在尴尬。说过的笑话,曾经吵的架,我们牢记它,友谊在长大。让青春喧哗,我们大声的表达,将未来的地图重画。记得多年后的下午茶,我们约好要一起喝下。

别了,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