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羊脂球》谈IP战争
初二 读后感 2329字 47人浏览 小月恶魔ing

读莫泊桑的小说《羊脂球》有些讶奇。普法战争时普鲁士军队占领了法国的城市,鲁士军官和法国的房东同桌吃饭,法国的农妇竟用手势指挥战胜者帮他们干活,有的普军士兵甚至替女房东洗衣服。这里的战争不再是炮火纷飞、你死我活厮杀的血腥,没有烧杀劫掠的暴虐,没有胜利者耀武扬威的进城仪式,这样的战争场景挑战了我们的常识。

南方的打架,北方人却称为打仗,南方出生北方长大的女同事说:你们南方人真麻烦,吵半天也不解决问题,打一仗不就完事了?去内蒙古旅游,导游介绍成吉思汗时提到,蒙古人有事通过打仗解决,打完仗还可以坐在一起喝酒,因此成吉思汗的父亲才会在酒席上被他征服的部族人毒死,所以打仗不过是一种解决纠纷的方式,只是有些暴力而已。人世间有利益博弈就有纠纷,商业竞争也被称为商务战争,知识产权之争当然也可以称为IP 战争。 战争不一定流血,不流血的战争有时更为可怕。冷战时期美苏军备竞赛,美国的星球大战计划拖垮了苏联,直接导致东欧剧变和苏联的解体。美国耶鲁大学马丁·舒比克所教授设计的美元拍卖博弈阐述了这种疯狂,要拍卖一美元,规则是:价高者得,但是出价第二的人也必须支付其最后的出价。因为不愿意做出价第二的傻瓜,于是双方争相抬高价格,好让对方成为傻瓜,其结果大家都陷入疯狂,得到这一美元付出高出许多倍的代价,出价第二的人花了钱啥也得不到,最终大家一起成为傻瓜。张裕为解百纳商标与葡萄酒行业展开了一场长达9年的战争,最终政府出面和了稀泥,商标权归张裕,其他几家大企业永久免费使用。张裕得到了这一美元,但是解百纳商标被分享,犹如张裕投巨资修建的爱斐堡变成了集体宿舍,对张裕而言解百纳不再是三珠合一[i],而是五味杂陈了,无疑在这场战争中属于输家。

读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可以看到那次英法战争,其实只是英国的白金汉公爵与法国的主教两个情敌为了博得法国皇后一瞥而已,两国的战争不一定是国家利益的冲突。知识产权战争究竟为何而战?现实中,我们的企业不乏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冲动和秋菊打官司不依不饶的执拗,似乎还缺乏足够的理性思考,这是因为我们缺乏一个理性的思维模型,我们可以引用萃智理论思维模型来分析,凡事第一步要确认解决问题的目的是什么?张裕显然不是为了注册解百纳商标,企业经营最终都是为了获利,对于一个事实上已经淡化为通用名称的商标坚持九年的抗争,花费巨资不惜发动与整个行业的战争,在争夺战中解百纳产品市场价格应声而落,早已背离了张裕盈利的目标。张裕这场战争打得如白金汉公爵挑起的英法战争,各方损失惨重,但是没有赢家。因为IP 战争引发产品价格下降的案例比比皆是,华旗和朗科的优盘专利大战,清华阳光与山东某企业的专利之争都引发市场价格的大幅滑落。

知识产权制度保护的是获利的权利,因此不要把眼光局限在权利本身。分橙子的故事有好几个版本,核心思想是一样的,橙子就是一个利益。通过战争的手段来争夺,橙子归属胜利者,杀敌一万自损三千,战争夺得这个橙子付出的成本可能要高于橙子本身的价值。如果双方友好来分橙子,让分橙子的人最后挑,他将会尽力分得公平一些。分橙子已经有相当科学的公平分配方式,但是一方吃肉扔掉了皮,另一方要皮而丢掉了肉,公平的分配却牺牲了效率,造成了资源浪费。如果事先了解对方的喜好,那么友好的合作可以将各自利益最大化。友好的协商都达到了自己的利益诉求,在经济上实现了帕累托最优[ii],比战争手段的结果更为经济。跨国大企业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在知识产权领域结成联盟,相互交叉许可专利技术。《烧掉舰船》值得看看,行业间的合作比战争获利更大,在知识产权领域也要把战舰烧掉,变战争为合作。

看美国电影《与狼共舞》白人军官邓巴到西部前线,独自一人孤寂地在哨所驻守,在白人与土著紧张对峙情况下,注定邓巴日子过得不安宁,必须时时紧张兮兮握着枪防范土著人的袭击。邓巴尝试与土著人对话,表现友好的姿态,最后融入到土著人中,深切地认识到了土著人的朴实、善良和友好,他倾力帮助土著人,获得土著人的尊敬,还收获了爱情。在我国市场环境还不很完善的情况下,专利、商标被众多中小企业窥视的情况很多,对于侵权者是打击还是招安?是紧张对峙还是积极对话,策略有两个:对峙。邓巴的上司被迫自杀,随从也被土著所杀;和解。邓巴融入到土著人的生活中,大家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中国绝无仅有的战略家蒋百里将军在其《国防论》论述,战争的胜败取决于综合国力及军力,国力取决于制度,军力在于公平的法律。他认为罗马帝国横跨欧亚非长盛不衰的原因是罗马法公平合作的传统精神,成吉思汗等只懂得征服而没有公平,只能成为过眼云烟。法律不公平的实质是利益分配不公平,利益不均将导致社会内部各阶层相互敌对,在自我削弱衰败中变得无力对付外部威胁。知识产权战争也是利益的争夺,如果建立公平合作的精神和公平的分配机制,就能像罗马帝国那样长盛不衰,像成吉思汗只懂得征服,即便战争一再获胜终究难掩衰败。王老吉和加多宝的战争从商标争夺到专利、再到不正当竞争&&王老吉在诉讼战争中一胜再胜,但其市场销售份额的差距与加多宝越拉越大。从战略目标来看,王老吉已经离目标渐行渐远。

正如《羊脂球》描绘的战争场景超出我们的常规认识一样,知识产权战争也必须要有一些超常规的手段和战略思维,企业方可以长盛不衰。

作者:王瑜

2014年8月作于北京

--------------------------------------------------------------------------------

[i]葡萄酒业内人士认为:解百纳是三种葡萄品种蛇龙珠、赤霞珠、品丽珠三珠合一

[ii]经济学中的重要概念,改变分配方式,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可以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