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抹亮色
初三 其它 911字 2273人浏览 zwtliana

那一抹亮色

一想到姑姑那像半月的眼睛,那暖暖的笑,我也就笑了。 曾经,我是个不幸的孩子,在我初一的时候,父亲就因为生病撒手离开了我和母亲。那真是一段凄苦的日子,没有人可以诉说。每天晚上我总是绕着体育中心的操场一圈又一圈地跑,跑着跑着,泪就下来了,任凭悲哀变成沉重的夜幕将自己合拢。每天每天,我都重复着这样的生活,默默忍受,默默绝望。

在这样一种状态下,学习成绩也开始直线下降,虽然心里也很着急,可每天都神思恍惚,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一天放学,天气微寒,下着寂寥的秋雨。我在校门口等母亲,看着同学一个个有说有小地被父母接走,又想到了以前父亲总是准时地出现了校门口朝我挥手的情景,突然莫名的难受。

雨丝毫没有停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雨点打在学校的雨蓬下的声音,仿佛又多了几分寂寥。我穿着短袖T 恤,冻得瑟瑟发抖,暗自思忖,正想自己回去。

这时,听到有人叫我的小名:“贝贝,等急了吧!妈妈临时有事不能来接你。”循声望去,原来是姑姑来了。额前的头发湿嗒嗒的,鞋子的颜色也变深了,想必她是赶了一长段路。

姑姑将电瓶车停妥,拿下身上的雨披,见我穿得这样单

薄,心疼得不行,赶紧麻利地从电瓶车里拿出一件外套替我穿好。还捏捏我的脸,笑着说:“现在不冷了吧。”姑姑笑起来很特别,眼睛似半月,让人感觉暖暖的。

在父亲去世后的这一段时间里,姑姑时不时地来家里帮衬母亲。现在想想,姑姑当时内心的伤痛并不比我少多少,她失去的可是她唯一的亲弟弟。而我却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忽视了她。

此时此刻,看到微笑的姑姑,也许是那一份血缘,那一份亲情,我的内心突然温暖起来,躲在姑姑的雨衣里,觉得即使再大的风雨也不用害怕。

一到家,姑姑就赶紧帮我张罗晚饭,坐在饭桌前,姑姑爱恋地摸摸我的头说:“贝贝,所有时光里的事物都是追不回来的,爸爸也是,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接受,然后坚强,懂吗?”我含着泪点头,泪眼朦胧中,又看到姑姑那像半月的眼睛,我欣慰地笑了。

雨声渐渐的住了,窗帘后隐隐的透进清光来。推开窗户一看,凉云散了,树叶上的残滴,映着月儿,好似萤光千点,闪闪烁烁的动着。

是的,虽然我曾经很不幸,但因为姑姑那暖暖的笑,带我越过长夜的黑暗,迷蒙了黑暗的回忆,将它们晕染成淡淡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