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冬天下了雪,暖雪
初二 记叙文 901字 68人浏览 其实我叫星星O

那个冬天下雪了,暖雪

天阴沉沉的,风冷飕飕的。

街的一角,垃圾箱旁有只猫,瑟缩着,嘶哑的声音没有人听到。街上的人们行色匆匆,谁会顾及这只可怜的东西。碰上它,便意味着病菌的传染,当然人们热心的是自己的利益,谁也不愿把眼光逗留在它的身上一秒,甚或一瞬。

离病猫不远,有一个乞丐,只有一条残腿,在地上匍匐着,浑身肮脏,似乎发出熏人的恶臭。他的贴地的脸前,有一只铅皮碗,变形得有点狰狞,黑不溜秋之中,躺着几个更可怜的硬币,大概好久没撞到它的同类了。老乞丐已经没有感觉了,只看见这丑碗张着饥饿的嘴似的,好像在向这个世界诉说着什么。

他是个哑巴,自然无言,沉默是他唯一的权利。

四目相碰,一定擦出了电光石火般的火花?不得而知,显然老人本已干涸的眼中濡湿了,如果不是天冷得有点出奇,一大滴浑浊的泪会滴哒下来,砸向地面的。

乞丐向病猫的反向爬去,贴着地面,一寸一寸地挪移,比蜗牛还要慢三拍。但,世界的凝固,阻挡不了乞丐的前行。

他来到了一个散发着热气的馒头摊位前,吃力撑起上身,塑像般地举起两枚硬币。一个、两个、三个„„不知道有几个行人买走了馒头,他们中间没有人留意到他的存在和诉求。

摊主,那个胖胖的、白得像馒头的中年妇女,在没人的时候终于发现他了——小心地,鼻子皱起来,伸出胖胖的手,然后赶快捏了老人手中的硬币,触电似的扔进了钱匣子,还用纸巾擦了擦指头,这才扔给乞丐一脸的鄙夷和一只馒头。

这个世界下雪了,在天地间旋舞,漫天扯地,冰冷,冷得有些让人心颤。

又是一个世纪过去了。

老乞丐爬到了病猫的身边,冻僵了的手举起那只沾满了雪的馒头。他看到了猫恍若游丝的目光中闪过一线微光,一声几乎听不真切的“喵呜”,算是给这个默默无言的老人以回应。

接着,病猫努力地挣扎着直起了头颅,贪婪地吞咽着,一口,一口,又一口„„它实在是饿极了,像个贪吃的孩子。老人爱怜的目光抚摸着病猫,心终于安了,望着那只瘦削得不忍目视的猫,他的眼又一次湿润了。

他依然无言,他,自然无言。但或许只有他才拥有这个世界里唯一的没有褶皱的灵魂,平滑的灵魂。

这个世界下雪了,暖雪。

没有控诉,只有静默。没有寒冷,也许还有些丝丝暖意。 当然,是在这个冰寒的雪天里。

2016/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