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高考时,身临其境方可知
高一 记叙文 1667字 198人浏览 芭芭拉翠羽黄衫

人的一生要经历无数次考试, 每次考试都是一次抉择。高考更是我们人生的一次关键考试,是烙在我们青春中最深刻的烙印, 也是我们一辈子也抹不去的记忆。我的高考虽然过去25年了,但现在回想起来,它仍如印在心底的朱沙一般清晰可见。

我的老家在陕西安康汉滨区坝河镇的一个小山村里,当时村里家家贫困,祖祖辈辈靠种田为生,孩子们上完小学、最多上完初中就回家跟着父母种地了,上高中的就更少,能够参加高考上大学的几乎没有。我小的时候体弱多病,干不了体力活,特别羡慕通过高考上大学进城上班吃皇粮的人,所以觉得考上大学、走出农村、国家给分配一个稳定工作是我最佳的出路,因此我发疯似的学习,学习成绩也不错,父亲看到了希望,咬紧牙关、倾其所有、东拉西借供养我从小学一直读到高中。

1990年,我在安康城区的解放路中学参加了高考。说来真怪,考试前我的思想压力突然增大,满脑子想的是父母劳累的身影、亲人期盼的眼神、家庭累累的负债和十几年的求学时光&&,想着如果考不上就完蛋了,心里紧张极了。走进考场时,我的思想老是集中不起来,连平时会做的题也不会答了,遇到难做的题,更是如同走进漆黑的隧道不知如何找到出口,无助夹杂着伤心随着考试时间一分一秒地流过,也流走了我的梦想,流走了全家的希望。

高考结束后,我大脑一片空白,垂头丧气的回家,开始了我最为煎熬的的一个暑假。那个假期,我们全家笼罩在沉闷的气氛里,谁都不愿多说一个字多说一句话,生怕引爆了集聚多日的空气。

眼看9月份到了,我们面临着要不要重读的选择。我觉得第一次高考,我没有做好充分的学习准备、思想压力太大、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水平,心有不甘,还想重读一年,可是我深知家里确实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没有丝毫的经济能力让我重读,为此,我流了好多泪。父亲也想让我重读,但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在那个年代那个环境下能够供养我和弟弟两个人上学,已经算是一大壮举了,该尽的力已经尽到了,父亲心有余力不足啊,整天唉声叹气,最后我们还是厚着脸皮四处借钱筹资,开始了我的重读生活。

重读那年,我狠下了拼命一搏的决心,用尽了头悬梁锥刺股的功夫,过着每天早晚各吃一个烧饼、中午一顿蒸面的清苦日子,总结了第一次失败的教训,认真复习,扎实备考,冷静答题,苍天不负苦心人,一年后,我终于考上了大学,实现了我心中的愿望。

在重读的过程中,我遇到了许多一辈子也忘记不了的好心人。我们复习班的校长杨宗孟、班主任张光弟,知道我的困难时为我免去了一学期的学费;我的初中同学刘荣飞,在我没有钱吃饭时多次给我做饭吃;我的同班同学唐富安、吴凡、柯昌军、彭成玉,经常给我学习和生活上照顾和帮助;我们乡的乡长冯文知、村支书来玉明,在我考上大学没钱交学费时给我倾囊相助;还有最关心支持我的表哥刘宗安和其他亲戚朋友,一直给我物质和精神上的帮助。特别还要感谢一位不知名的好人,他就是1991年7月7日高考当天的早上,我在安康水西门外看书复习时,不知不觉把夹在书里面的准考证弄丢了,被这个好心人捡到,他一直在原地

等候,直到我返回准备去考场时,他问:是不是你丢的准考证?,我才知道准考证丢了,这位不知名的好心人不知您现在在那里?身体是否安好?我在这里再次感谢您了,但愿天下的好人一生平安。

时光轮回,转眼20多年过去了,去年又到了我女儿参加高考的时候,看着她十几年学习的辛苦、考前的焦虑、考后的期盼和录取的兴奋,我也和她一起苦恼、一起高兴,仿佛又回到了我的青春时光。

仔细想来,如今,高考制度变了,它不再是实现就业的主要渠道,也并不只是我们考上大学的一块敲门砖,但是高考依然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如影随形在我们身边,它仍然在牵动着我们每个家庭的神经,求学的过程,我们学到了做人和做事的基本准则,让我们真正体会到了有付出才有回报,它还让我们的青春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

如今,又到一年高考时。当学子们仍在紧张而积极的为之奋斗时,我殷切的祈盼天公作美,能够在酷暑的夏天为他们送上两天的凉爽,让学子们发挥出高水平,考出好成绩,考上理想的大学,实现心中的愿望,让他们的家庭充满幸福与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