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曾忘记,那些年少的面孔
初三 散文 854字 123人浏览 小兔子瑾

现在还在下雨,而且雨很大.直击我年少美好的脸颊.

整个屋子里是郭静的声音,她的声音很有穿透力,只是已经不年轻了.我不喜欢什么爱不爱,死不死的,于是我喜欢许飞的歌,我喜欢她的嗓音,很有年少苍白的感觉.词不多,很少,是一直的单纯的怀念年少.我忘了在电视里的许飞长什么样了,哦,原谅我.对不起,亲爱的,我一直这样.一边走一边遗失.

只是有时候,比如在这样的雨天,我会想起郭静那洋娃娃的脸.我想,那张脸不应该藏有多少忧伤,只应该有天真,可惜没有.我只看见了成熟,是很倔强的.或许不是,只是我多想了罢了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开始不适应她的歌声,太过于忧伤.我跳了跳,没有听许飞的歌,我怕我会哭.我从来都是这样,任何事情,我都可以想象,然后哭泣.我点了仓木麻衣的歌,我想,反正我听不懂,但只是想想罢了,词听不懂,但旋律还是可以的.我一直认为,自作聪明的认为,仅此而已.

我关了窗户,我依旧不喜欢雨声,一切,太大了,过度了就不好了.我这么想.雨声并不在乎的依旧调大,真自以为是,切切.

我还在想着南城的海,北国的雪.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在想静流,想加奈,想七七,想小耳朵,想米米,想许帅,想吧拉,想另一个自己.呵呵,我就是那么会想念,包括自己,也一同想进去了.

嘿嘿,小耳朵.真熟悉.真好.

小耳朵的左耳受伤了,而我是右耳受的伤,我发誓,别不相信我.我还缺乏那么一点点朋友的安全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所以,瑛对我说,剩下的左耳是用来听幸福的.是吗

是的,应该吧.

我又调了声调,我不喜欢太大声的音乐,前面的声音,只是用来抵御雨声的,我很乖,不过是表面,实则的我很叛逆,很想一甩头发,粗着嗓子喊:"全世界都他妈的忘了我".对不起,这是我第一次说粗话.我很想喊,但我不敢,我说了,我还缺乏一点点安全感以及勇气.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不觉,音乐有轮回了许飞的歌,还好,我不想哭了.但心尖上轻轻擦过的伤痛还是有的,依旧,只是很轻了.

我的记忆里一直有这些年少的面孔,别说这句话很老气横秋.呵呵.

很单纯的,我只想开个追悼会,不管关于追悼什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就这样了,谢谢听我讲完.

染染亲笔于

09年4月19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