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初二 其它 1718字 1380人浏览 阳光哇粉

早晨六七点钟一种莫能言说的力量催我爬起来,不会有人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而我也无法将其名状。那更像是一种真切的感情引力,像孩子对母亲,像恋人与恋人的互相感召,神秘而又无法言说。有时候我也似乎感觉到这样莫名奇妙的感情兴许只是一种变异的存在,是一种理智和情感的变异,孤独与精神充裕的杂合。我知道耗费无需耗费的精力与时间,让别人觉得不可思议。当一切无功利目的的行为开始变得可笑的时候,我偷着掖着狐疑着,仍旧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也许无目的的回归是每一个华夏子女血液里一直流淌的基因,只是人们越来越像忘记一件年久不被提起的事情一样,将自己骨子里的东西遗忘。

天气虽不明媚,但只要在回去的路上仿佛就有万千阳光。层层的梧桐树不知何时忽而沁出橘红色与褐色,路边的美人蕉招摇地开放着艳丽的色彩,远处空濛的天空却仍旧望不见我的小城。

每次的旅行都是一种迫切的吻与无法触摸的混合的折磨,但当血液一点点的沸腾,我能感知我们的距离正在拉近,我们的双唇即将缱绻难分。微风渐渐荡起,我能闻见她敞开胸襟飘逸出的丝丝气息。前天,向留守开封的同学打听到,菊花节这几天就要开始了。当我驱车来到开封的开运门时,我习惯性地停下来,想要向她谦恭地鞠一鞠躬,道一句:我回来了。然而我却不敢,我怕她不予回应,嫌我卑微,嫌我不能得个状元郎回来。但无论她将我的情感置于何地,我永将始终不渝。

小城确实已经准备着装出浴了。只是满城的花儿还有些羞怯生涩。我喜欢她们这般的姿态,恐惧再过些时日,花儿开得恣意的时候,所有倾慕者都汇涌过来,惊扰了此刻的宁静,纷扰了小城的清幽,吵闹到小城里的故事,那些沉睡在我们之间的故事。我从不希望她会变得多么繁华,她会有多富裕,多么现代化。我只愿看她轻施淡妆的模样,我只希望她永远只活在人们的心目中,不那么的容易亲近,她的子民永远安逸闲适,不与外界过多的纠葛不清。但这种又希望她永受欢迎,为人钦慕,为人向往称颂,又不为外人亵玩的祈求是那般的可笑。 我踏过那熟识的街道,爬上熟识的石桥,擦肩那熟识的学校,心情那般平静,平静的无一丝涟漪,我以为我会有种历历在目的影像出现在脑海,然而却没有,连一丝片段,一个人的背影都未让我记起。我并不悲伤,因为此刻我感到安详,感到我的心儿此刻如此平静地跳动,是那么的健康与舒适。

不够宽敞的街道栽满了彩色的梧桐树和娇羞的菊花,清净的小胡同旧色的墙体上还有凌霄花的残痕,安详的门洞前栽着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槐树与无花果。我感觉到的静谧停滞在了空气里,深邃的天空中,云儿也不再游弋,忙碌的人儿都已回家。

我没有走太多地方,因为我怕真的会有记忆窜出,让我丢掉此刻的安详。不再思考,打开音乐,默默地回去吧,让记忆继续沉睡。

回去的路上,一队队骑行的人们也像我一样一早出发,又一早回去。突然觉得自己不再孤独,不再感到自己另类。他们问我:那两个和你一起的姑娘呢?我说:她们留下了,她们想看菊花节。那一刻我才发觉我离小城已经越来越远了,也许我静默地离开只是为了等待,等待她永恒地住进我的心里,等待她欢迎我回来。

回到学校,满足压抑了我的疲惫,我如此的兴奋,像是小城真的接受了我的一吻,像是我们的故事真的真实,真实的令人热泪盈眶一样。晚上院里边有十佳歌手比赛,洋也去了。我便也过去听听。然而就是这次我永远无法估计它究竟给予了我多少的价值。

有一位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姑娘,娇嫩的脸颊可以看得出,轻搽了粉底,美丽的双唇涂了可爱的红色。她一上场,我听见后边一声疾呼:我爱你!

我也爱你!轻柔的声音如此的柔嫩,自信而又让人觉得需加呵护。她唱了《小城故事》,一首特别的歌曲,清新亮丽富满阳光的味道,古典的曲调让我魂牵梦绕,我仿佛能够想象得到很多美丽的故事,他的,你的,我的,但都同样发生在这座小城之里。她娇小的双手捧着麦克风,我看到一个少女的完美气质,我也看到了我的小城,记忆像决堤的海水开始泛滥,

温柔的海浪拍击着我的心房,时空已经不复存在,现实和记忆,美丽和美丽都互相交融,我渴望时空就这般停滞或错乱下去吧,她的影像永远不会褪去,她的声音也回萦不尽,小城里的故事再度发生,小城里的人儿也纷纷走出,我们的音容笑貌不曾改变,我也会站出来挽起他们的手,说一声:原来你们一直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