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格在记忆中的画面作文
初二 记叙文 4字 971人浏览 guanting2006

定格在记忆中的画面作文(一)

常青藤作文小学高年级部 杨明前

几年来,有个画面一直定格在我的记忆里,那就是我的手腕骨折。

“叮零零!”清脆的放学铃声响起,还没收拾完东西,小王叔叔的声音从教室门口传过来,“明前,你家没人,今天去我们家吃饭。"“噢,好的。”心里盘算着,要是吃完饭能和王一丁玩滑冰多好啊!

我和和王叔的儿子王一丁都会滑旱冰,所以晚上经常会去音乐广场的旱冰场滑旱冰。 吃完晚饭,我俩就心照不宣的溜出家门,直奔音乐广场。在那里随意溜达了一圈,便开始想玩一些刺激的动作,我们找到了一个斜坡二话不说就冲下去,王一丁自告奋勇第一个冲下了斜坡,我紧随其后。谁知正有一块石头在等着我。“啊!”随着一声惨叫,我重重的摔倒在水泥地上,落地的同时我感到右手腕传来传来钻心的疼痛。王一丁也傻眼了,看着我直抹眼泪。

周围打太极拳的人围了过来。辛运的是其中有一位好心的医生,她用木棍将我的手固定好以后,赶来的王叔叔急忙把我送到了医院。

这件事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每每想起,都后从内心去感谢那位不知名的医生和周围的好心人。

定格在记忆中的画面(二)

常青藤作文小学六年级 樊凌寒

那个画面,永远定格在了我的心中„„

香港的海洋公园,一位朋友硬是把我拉到了滑浪飞船的排队队伍中„„

匆匆扫了一眼地图上的简介,看着那弯曲的河道,心中不免升腾起了阵阵恐惧之情。朋友似乎看出了我的畏难情绪:“你害怕了吗?”“你,你才害怕了呢?”我嘟着嘴巴涨红了脸,倔强地辩驳着,而心却早已被无边的恐惧所占据„„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长龙般的队伍慢慢向前挪动,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高达20米偏斜30°的极速下降的河道,我看到,一些小孩子坐完后,都哭着闹着喊妈妈„„看着眼前的情景,我心里不禁打起了退堂鼓,可再看看身后数百人的队伍,便又一次下定决心:既然来了,就不能放弃,怎么也得对得起排队消耗的能量吧!

„„

终于轮到我们了,朋友们都纷纷兴奋地跳上了船,而我却再一次犹豫了,但似乎更怕成为朋友们嘲笑的对象,便硬着皮头坐了上去。

船,启动了„„

我的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船慢慢驶入隧道,隧道里一片漆黑 ,透露着一股股阴森的气息,更是严重加剧了我心中的恐慌,出了轨道,船便又被轨道缓缓带上了陡坡„„ No !怎么是两个急坠?霎时间,真是肠子都要悔青了啊!

可是一切出乎我的意料,船上了陡坡后,又开始平稳行驶。河道两岸尽是绿树红花,放眼望去,一片绿,几点红,几只松鼠还在林间玩耍,一只梅花鹿正在悠闲的吃着青草,美丽的蝴蝶在花丛中飞舞,时不时还能听见鸟的啼啭,知了的歌声„„

美景渐渐消除了我的恐惧,瞬间竟然陶醉其中了„„

可转变的降临又是何其突然?

就在我正轻松愉快的欣赏美景之时,船,却毫无征兆的来了个 90°的急转弯,神色慌张向前望去,湍急的河流到了尽头,开始向下方延伸„„

上帝啊!难道我年轻的生命就要交代于此了吗?

船开始极速下坠的那一刻,我用颤抖的双手紧紧护住了心脏„„

“哗哗„„”船瞬间飞快滑到了底部,溅起阵阵水花„„

原来,一切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突然间一个值得深思的念头蹦入脑海 :如果我当时不敢面对,那又将会错过些什么?

勇于尝试的画面定格在了成长的记忆中,挥之不去„„

定格在记忆中的画面作文(三)

东风五中 常心源

妈妈正在病房中削着苹果,爸爸则在病床上睡着。宁静的夏季时不时伴着几声鸣蝉,温暖的阳光悄悄地爬进了窗户,一声不吭地躺在正低着头的妈妈头上。——我一推开门,便是这样一幅情景,满室的安逸几乎要从门缝中溢出而去。有一瞬间我几乎觉得自己是一个误入仙境的凡人,享受着满室的静谧。

一直在我记忆中,爸爸妈妈从来没有过这么安静的一刻,倒不是说他们感情有些问题,在我心中我总觉得他们倒像是一对欢喜冤家,只要在一起便是吵吵闹闹,鸡飞狗跳,没有一丝安宁。

直到那一年,爸爸被查出体内有肿瘤,需要立即进行切除手术。他们才安分起来,爸爸一趟又一趟的往医院跑,妈妈也陪着爸爸进行着一次又一次的检查。原本体态丰腴的妈妈,很快变瘦了。高耸的颧骨,深凹的面颊,这不再是我以往认识的那个妈妈了。她似乎沉了下来,原来如辣椒般火爆的性格,在不自觉间便已被如水的温柔所取代。短短的几天在家的日子,不再如以往那般硝烟漫天,而是变得沉静如水。

她剪去了以往如瀑布般的长发,生活的节奏让她根本没有时间去护理它们。她开始学着体贴别人,学会干一些以前不会干的事,她会在爸爸腹痛难忍的时候,冲上一杯温开水,拿上一只暖水袋,坐着爸爸旁边一下又一下地按摩着,直到疼痛全消。

“啊,你来了。”妈妈抬起头看向刚刚推门而入的我,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没有放下手中的苹果,而是一下又一下更加努力地削着。夏日温暖的阳光在她的头顶上停留,折出一个又一个的晕圈,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金色。“等会你爸就醒了,他今天痛了好久,别吵醒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抬起头轻轻地对我说。我想我并没有仔细地听这一番话,因为我的双眼正紧紧地凝视着一点——妈妈的双鬓,那里正悬着一根白发。

我那骄傲的妈妈已经老了,她的青春已然逝去,她的棱角已然被生活的波浪所磨平。她所自豪的三千青丝早已开始染白,她却不知。

我悄悄地拔去了那一根白发,不想再让她为这些事所烦恼。

她的孩子早已长大,她却不知,只是以为我在逗她玩,嗔笑着甩了甩头,佯装怒骂我几句。

我并不甚在意,“妈,我感谢这路上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