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阅读教学中穿梭作文评讲
初一 散文 3200字 193人浏览 安生961

1

在阅读教学中穿梭作文评讲

福建省福清第三中学 陈 云

内容简介:阅读教学和作文教学是语文教学中两块令教师和学生都很棘手的教学内容。本文主要针对这两块课程的教学问题,通过以阅读教学为主途径,加强课程内的交叉整合,穿梭作文评讲的方式来探求一种比较有效的教学模式。

关键词:阅读教学 作文评讲 交叉整合

我们总想趁着学生记忆犹新,以当次习作训练重点或当次习作中具有共性的一、两个方面为评讲专题,上一堂作文评讲课,因为,专题的单一,可以使师生精力集中,有的放矢,似乎非如此这般无以提高作文教学效果。几节评讲课就能见成效吗?

人文学科教学在知识教学过程中有着它区别于自然学科的显著特点——知识教学的螺旋性。“人文学科知识往往具有一定的综合性,所以它要求在知识传授过程中应反复陈述主要的内容因素,在不同层次、各个要点上给学生提供多次训练机会,使知识教学呈螺旋上升的趋势。”作文教学是人文学科教学的一环,作文评讲理所当然要遵循这一教学原则。当然,为追求“直线效果”而上一堂专题作文评讲课,那也是必不可少的。但,我们完全可以另寻一些作文评讲的渠道:不局限于几节课内,不局限于某个训练重点,不局限于针对学生习作共性问题来进行评讲。

那么,哪个渠道可以给我们在不同层次、各个要点上提供多次评讲的时

2 机呢?渠道一定很多。新课改中,我们经常面对的是阅读教学,本文且从阅读教学中讲讲如何穿梭作文评讲。

一、阅读教学中穿梭作文评讲的主要方法、目的

依托教材篇目,评讲学生习作,在比较中寻找写作差距,缩短距离,渐提写作水平;在改写中渐悟写作灵性,培养个性风格。

由于年龄、社会阅历、人生感受、知识能力有限,即便是面对经典美文,相当一部分学生无法较清醒地明了自己的习作与教材篇目之间的差距(这话看似可笑,但它的确存在)。而只有明了差距,才能正视自己习作中的不足,确定自己写作努力的方向。怎么找准差距?最基本的方法就是:比较。

比较的角度不外乎两者的体裁、题材、内容、写法、立意、语言、篇章结构等。下文试以学生习作《围观》与鲁迅《药》、萧红《呼兰河传》比较为例:

学生习作《围观》片断:校门口围了一群人,我挤了进去,发现地上坐着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神情麻木的老头子,盘着腿,旁边有只缺了口的碗。有人挤进来又漠然挤出去;有人愤愤地絮说着什么;有人正掏口袋,摸了一阵,掏出了一枚硬币,“叮当”一声落入碗中。

鲁迅《药》片断: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静了一会,似乎有点声音,便又动摇起来,轰的一声,都向后退;一直散到老栓立着的地方,几乎将他挤倒了。

萧红《呼兰河传•小团圆媳妇之死》片断:于是人心大为振奋,困的也不困了,要回家睡觉的也精神了。这来看热闹的,不下三十人,个个眼睛发亮,人人精神百倍。看吧,洗一次就昏过去了,洗两次又该怎样呢?洗上三次,那可就不堪想象了。所以看热闹的人的心里,都满着秘密。

3 我们可以在研读《药》时,也可以在讲授《呼兰河传•小团圆媳妇之死》时,把如上三个或两个片断放在一块比较。那学生的习作可以是当次的,也可以是某次作文训练中的旧作。

若从语言风格上比较,《药》中的比喻“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已经很浓烈地表明鲁迅对围观的愚昧麻木的民众的沉痛与讥讽了。《呼兰河传•小团圆媳妇之死》中,萧红描摹围观者的心理时,陈述平静,甚至漠然,因为她无法再为漠视小团圆媳妇生命的人们痛心疾首高声疾呼了。因为如小团圆媳妇般在众目睽睽之下洗了三次澡以治病之类的事例,实在是小城中习见的事了。《围观》中的陈述语言简洁,不拖泥带水。但,小作者是想表示对乞丐的同情呢,还是认为乞丐不该利用学生们的同情心而“择”校盘腿端坐呢,抑或是要揭示学生面对惯见的苦难之人已失去了同情心?这么一思考,就明白了语言的风格也受着文章的主旨的影响,故,虽然学生的习作《围观》片断描叙客观,但因主旨不明了令写作没了感情的倾斜点。何况,校门口是常有乞丐的,为何这一乞丐竟引得众生一围,难道这一乞丐有什么独特的地方?习作未涉及。

总之,阅读教学中涉及的写作知识点均可以作为我们评讲学生习作的切入点,有了比较,从差异中发现问题,感受优劣高下,明了差距,进而反思,明白自己的作文水平,此时,若能动手改写,那么,读、评、改相结合,相信学生的作文训练会更见成效。

下文试以学生的《灯光》为例解说一番。

原稿:

晚自习课间,总喜欢在走廊一个人待着,凝望着外面的景色。

黯淡的夜空被灯光染成橘黄,天空的色彩显得均匀,甚至可以比得上那无垠的蓝天(因为我所见的蓝天发白),望着,望着,你的头脑中琐碎的事一

4 片清空,无所羁绊,只余几分安然。

那远处的路灯,我望着它,久久地凝视,感觉视界中只有那路灯。其他的景物都变得一片漆黑,如同在山脚下望着山顶上的灯盏一般。

灯光下的行人,恍恍惚惚,看得不太清楚,用弥漫烟雾中的魂来形容,倒也合理。

改稿:

喜欢独自凭栏远眺。

远处的天空被灯光染成了橘黄、鹅黄、嫩黄……那夜色渐近渐淡,渐渐融入眼前的暮色。望着,望着,心中的琐碎杂事便如叶子,枯萎,零落,随风而逝,留下一片清寂空旷的心野。

楼下树丛中的路灯,成行站着,静默着,接受着一个又一个夜幕,似乎朝迎晨曦暮接夜色就是它生命的唯一。凝望着灯光,让你觉得它们朦胧而不模糊,单纯而不单调。

灯下的行人缓缓地走着,宁静、淡泊,没了白日里的喧嚣、急切,似乎他们也如此时的我——心无羁绊,只余安然,只剩一片灯光。

这是讲授郁达夫《故都的秋》前后,学生的两次练笔。与《故都的秋》比较中,学生渐悟出色彩描写的细微精妙,也悟出了通篇语言风格一致的和谐美。改稿形成一定的风格:文字宁静,给人思索。

通过比较通过改写,相信学生会渐渐悟出:作文就是情感、心灵、思想、生命、成长的记录,就是人文价值的升腾,就是人的生命情怀的别样凸显。生命的真善美就在心灵对话中得到净化与飞扬,张扬起人性的淳朴与纯正。

二、阅读教学中穿梭作文评讲必须遵循的几条原则

1.阅读教学是“主”,写作教学是“次”,主次分明,不可越俎代庖。一课只求一“评”,几课反复论证一“得”。

5 阅读教学的重点是讲解文章的思想与内容、背景与作者、文章的写作特点等等,若是每一处都与学生习作相联系相比较,一节课下来,不但教材篇目的任务无法完成,作文评讲也只会显得支离破碎,如此得不偿失,不如在某一课的讲授中只穿梭评讲某一学生习作的某一小片断,或某次学生习作中的某个共性。

“几课反复论证一‘得’”,知识的了解与掌握成螺旋状上升,不急不躁,在作文评讲的“回马枪”中,一点点地夯实巩固写作知识。

2.肯定学生习作,是为了鼓励;否定学生习作,是为了激励。

自卑羞怯的学生自然要多鼓励,树立他们的写作信心,培养他们的写作兴趣。更多的高中生,具有挑战的心理,他们想发现自己作文症结所在,好及时纠正偏识,这样的学生需要的是点拨式的“否定”。

3.打破写作训练的常规步骤,逢棋换招,逢教材篇目、学生习作变化作文评讲的轻重点。

常规的训练要求我们遵循“由易到难、断到整篇、由短到长、由简单到复杂”等等原则,我们在适当的时候打破它,一则为了在“囫囵吞枣”之后于“细枝末节”处进行补救。二则为了反复评讲某一写作知识,巩固某一写作技法。三则为了在学生有了较广的文化知识、较多的生活积累、较熟练的文字表达能力之后回头改写曾写过的话题,寻找新的感悟。

总而言之,面对新课程观念的转变与作文现状的可堪担忧,我们不仅应当学会课程间的整合,而且要运用好课程内的整合,在阅读教学与作文教学的交叉整合中,通过阅读教学这一途径,运用好比较的方法,引导学生进行作文训练。同时,也让学生明白:一次课堂作文专题评讲不是某项作文训练目的的终结。

6 参考文献:余立新《文、理、艺学科教学的审美差异》(《课程、教材、教法》2006年第二期)人民教育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