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母爱
高二 散文 1020字 130人浏览 可爱的田海蓉

行走的母爱

高二·二十二班 朱佳元 那天,我父亲带我去山东散心。

回来时已近黄昏,走到了一条僻静的沙石路上。远远地,我看见前面又一个矮小的身影。近了,看清是一位老人,佝偻着背,拄一根拐杖,走起来十分吃力。我父亲落下车玻璃,说:“大娘,你去哪儿?要不要我捎你一程?”

老人耳朵有点背,明白了我们的心意后,满是皱纹的脸显得很感激。我下车,扶她坐在后座上。

车启动,我才知道我们犯了一个错误,老人跟我们并不顺路,简直是南辕北辙。我们已经不能把她放下了,只好调头加速前进,边走边和她拉家常。

她说,她是去看女儿的,从昨天早晨一直走到现在,她不知怎么回事,这路走起来那么长。昨晚,她就在一间破屋子屋檐底下蹲了一夜。

我有些惊讶心想,这雷锋还真当着了,要是寒冬腊月,还不得把人冻死?我转向她大声说:“奶奶你是迷路了,这样走下去,再走十天也走不到你女儿家的。”

老人眯缝着眼,微微的笑着,不住着说着感谢的话。

我说:“您女儿家没有电话吗?怎么不叫她接您呢?您这么大年纪,真走丢了可怎么办呢?”

这一问不打紧,老人干裂的嘴唇动了几下,眼窝里就噙满了泪,

她说女儿病了,家里人都瞒着他,她一共有六个儿女,女儿最是孝顺。每半个月必定会回来看他一次,这次两个月没有回来,她生了疑。后来就偷偷着听孩子们说话,知道女儿查出得了那种不好的病。

她怕女儿突然离去,见不到女儿,所以就瞒着家人跑出来了,谁知却迷了路。

我不由得一阵感慨,说:“奶奶,您这么一声不响的走了,家里不知道该怎么着急呢?你知道家里的电话吗?我先跟他们说一声。”

她摇了摇头,一个小时后,到了老人说的那个村庄,很顺利,我们找到了她女儿家。

她的女儿大概有50岁,看上去气色还好。老人一下车,扔掉拐杖就向女儿跑过去,一把抓住她,老泪纵横。女儿一边扶着她的肩膀,一边用疑惑的眼神问我们,“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把她送到这里的?我家出了什么事吗?”

我父亲把事情的原委解释了一下,说:“你妈为了看你走了两天,昨天还在一间破屋的屋檐下蹲了一夜。迷了路。”

女儿听了,顾不上说一句感谢的话,抱住老人的肩膀,失声痛哭,说:“妈,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我给你看病历。医生说,只要动个小手术就没事了。真的好了,我没有骗你,你别担心。”

老人不信,推开女儿,左看看,又看看,哽咽着说不出话。 边上围过几个人,也上前劝慰老人帮着女儿解释。

父亲悄悄发动了起引擎,走了。

走出很远了,后视镜里只留下一片,大蒜地,我闭上眼又回忆起

了刚才那一幕。

母爱大抵就是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