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花月夜》情景描写浅析
初二 散文 5445字 4638人浏览 sukai2088

1 《春江花月夜》情景描写浅析

王英

摘要:闻一多先生曾誉《春江花月夜》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一诗”, 它源情于景,情景交融。用幅优美的画卷展现春、江、花、月、夜这五种人生最动人的美景,尤其是“月”。“月”可谓全诗的灵魂。无论对于诗篇的人生感慨, 还是情景水乳交融的意境之美的形成以及诗人情感的表述, “月”在此诗中有着无可替代的重要的地位。由此本文打算通过对“月”这一中心意象,从它如画如歌般的景色中入手,延伸至对情感的抒发,去体会他的思想意境。

关键词:《春江花月夜》 情景 分析

作为“吴中四士”(四士:贺知章、张若虚、张旭、包融)之一的张若虚,他的作品应该是最少的,只有两篇流传于世,一篇是《代答闺梦还》,写闺情,无甚特色,故此也没什么人去研究。唯有一篇《春江花月夜》引无数文人骚客竞折腰,成为千古名篇。

其实《春江花月夜》在唐宋时期并不被世人所传颂,但自身的光芒在诗歌的长河里始终没有消磨湮灭掉,它一直在等待世人的挖掘。在经过了近八百年的沉寂之后, 它终于让让众多读者和诗评家爱不释手,并不断发现和揭示出它的美。作为以“孤篇压全唐”这首宫体诗,它到底是因何而吸引读者和诗评家的眼光呢?那就请走进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

一、月夜春景,如画如歌

这首诗,单看它的题目就已是令人心驰神往。“春”“江”“花”“月”“夜”,这五种事物集中体现了人生最动人的良辰美景。而在这五种景色中,“月”为中心,展现如歌如画般的春江月夜图。

1、丹青妙笔,勾画春江月夜图。

古人说好的诗往往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山水田园诗人王维的诗,就有如此特点。比如我们最熟悉的《山居秋暝》,王摩诘用短短的八句诗,把一幅秋傍晚的图景描写的淋漓尽致,生动,清新自然。或许有人认为他是位绘画好手,对于这样的美景当然能描写的如此生动细致。那么,作为宫廷诗人的张若虚呢?他是不是也是位丹青高手呢?他又是怎样绘出他的图景呢?

诗人一开篇便就题生发,勾勒出一幅春江月夜的壮丽画面: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诗人首先就向我们描述了月初升江面的壮景:江潮连海,月共潮生。这不由使我想起“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王勃《滕王阁序》)。表面虽无什么联系,但实际上都是把所有的景色混为一个整体了,缺一不可:江、海、月共连一体,展现一幅月出江面的壮丽景色,霞、孤鹜与天溶为一体的壮美。而且,一个“生”字意境全出,它把月写活了,赋予月以灵动、活泼的生命。月光闪耀千万里,哪里没有在月光的朗照下呢?曲曲弯弯的江水绕过花草遍生的原野,月色倾斜下的花林犹如撒上一层洁白的雪,把银辉洒满大地,令“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也看不见了。月光涤荡了世间万物的五光十色,将大地浸染成梦幻般的银辉色。天地将只觉宁静和美的境界在弥漫......

前八句诗人是由远及近,由大到小的顺序描绘的,把夜色中的春江、花、月融为一体,为我们初步的勾勒出一幅宁静致远的春夜图景。而接下来,诗人浸蘸笔墨,浓墨描绘月下的畅想: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2 面对此景,一轮孤月高挂天空,江与天也溶为一色,没有杂质的存在了。在月色下,面对如此清澈明镜的天地宇宙,使人宛如进入了一个纯净的世界。但诗人在这纯净的世界只是在享用一切吗?没有。面对如此静谧的夜空,诗人不禁问到“江畔何人初见也?江何年初照人?”是啊,江月年年相似,而人呢?“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前赤壁赋》)的感慨。生命如蜉蝣,又岂能“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或者江水待人?唯有羡慕那不尽滚滚流,永不停歇衰老的长江之水,而“托遗响于悲风”已矣!

江月不待人,流水亦无情。诗人画笔一转,由景绘到人生的图景: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白云悠荡,青枫浦边离愁几许?在月色的笼罩下,白云、青枫浦、扁舟子、楼上、妆镜台、砧上、长飞鸿雁、潜跃鱼龙与思妇、游子交相辉映,共同构成了一幅充满生活情趣的画卷。

面对如此唯美动人的三幅画卷,难道我们还能否认他是丹青高手?他借月来铺陈画卷。“月” 在“春江花月夜”之中, 一切都浸染在那“月”那清尘不染的皎皎色彩之中, 一切都注“月”那温柔缱绻的情调之中。江水、白沙、天空、原野、花林、流霜、白云、青枫浦、扁舟子、楼上、妆镜台、砧上、长飞鸿雁、潜跃鱼龙乃至思妇、游子与月共构成一幅淡雅的中国水墨图。

作为全篇的中心意象,“月”不仅统摄了诗篇中的其他意象, 也决定了整首诗歌的意境特征:“月”以它奇幻莫测、流转变化的, 是神秘、迷离、朦胧、空灵的特征,成就了这整篇“春江花月夜”的意境美。

爱此诗,不单是她如水墨画般的美、淡雅。也有她的韵律节奏的美,吟咏她时犹如一首歌般的优美动听。

2、丝竹管弦,吟唱春江月夜景

有人说把《春江花月夜》比着一支荡气回肠的小夜曲,令人心醉。但我也觉得吟《春江花月夜》犹如一首绵绵悠长的洞箫。有时我也会站在月夜下,听着洞箫所奏的《春江花月夜》,低吟《春江花月夜》这首诗时,心中总有份难以言述的情愫,一切都似乎在向我诉说着什么。洞箫悠远哀怨绵长的箫声把我带入了春夜下的江水边,去观赏月下的江月春景,去体会作者的心声,去感受游子思妇离别的不舍......

春江月景在月色的流泻下,似乎那么自然、平和,那么静谧、和谐。但是诗的内在感情却是那么强烈、那么深沉,犹如箫声那么悠远。面对三幅画景,听着箫声,在我面前又展现了三种不同的意境:

第一幅画面出现时,这时的曲调是悠扬的平和的,春、江、月、夜的相互交融,月伴江潮初升,月光涤荡万物,如梦如幻。恰如“小弦切切如私语”“大珠小珠落玉盘”,清脆不含杂质。

第二幅画面出现时,曲调像“幽咽泉流冰下难”般缓慢低沉。此时的诗人已不再是单纯的书写春夜景,而是转向对宇宙的探寻,对人生的追问。“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天一色尽在孤月的笼罩下,此时此景,似如冰泉冷涩,丝竹难奏,归于平静无声。但是,“别

3 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诗人并没有沉寂,“江畔何年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将长江送流水”六句,由景上升到对人生、对生命、对宇宙的哲理性的思考与探究,若似“银瓶乍破水浆迸”般动人心弦,使诗达到高峰,引人深思。

第三幅画面出现时,面对游子思乡,妇人思郎的情景。曲调也由激越高昂转入了低沉,哀怨了。月斜月落,一切似乎又要归于平静了,但余音袅袅,音韵却仍在耳畔回荡。

由此,不得不佩服张若虚杰出的才能。他既是丹青高手,也是演奏高手,把《春江花月夜》展现的淋漓尽致,让人流连忘返。难怪被誉为“以孤篇压倒全唐”,难怪被后世人赞张若虚可与“王杨卢骆”齐名。

《春江花月夜》以其如画如歌般的美吸引后世人,也因他优美的诗句被世人模仿,如刘希夷《代悲白头翁》,研究者认为此诗在意境上和张若虚极为相似,尤其是“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都是将真切的生命体验融入诗人的情感中,都是诗情与画意相结合。还有张九龄的《望月怀古》中“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等等

当然, 单纯的写景,这篇《春江花月夜》不足以流传千百年吧,好的诗必定有着诗人的思想感情的表述,情与景的相互交织融合才能形成完美的意境美。《春江花月夜》之美不仅在于景之奇, 更在于情之深。诗人以景写到情,展现的又是一份怎样的情感?

二、由景入情,至深至真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指出:“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春江花月夜》在沉寂八百年后能再次被广泛流传的原因,不单单是张若虚对春、江、花、月、夜这五种景色的出色的描写,更多的是他的在这作品中流露出来的真情实感,使《春江花月夜》成为一篇具有诗情画意的作品。张若虚在月夜下引发的情有哪些呢?此情可分为青春、爱情、人生及宇宙意识。

1、青春

此诗包含了一种对似水流年的感叹、对青春易逝的惋惜。人月相比,人生短暂,如白驹过隙,而江月却永恒。古诗云:“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古忧。”关汉卿也曾说过“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物是人非事事休的感慨。在张若虚的眼中,青春亦如“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江水流春去欲尽”。青春时光犹如江流水,一如“逝者如斯,不舍昼夜”人生苦短、青春苦短。

2、爱情

爱情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因为爱情,演绎多少出悲欢离合的剧目,也引发多少文人才子 的感慨。元好问《迈陂塘》的“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问遍情为何物的真理;张先《千秋岁》的“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借丝网感叹情至绵绝;李清照《醉花阴》的“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借“人比黄花瘦”写出离别思念之苦等等,写爱情的诗多如繁星。但在此诗中的附属情感是离别相思之情。

诗人借“白云“和”青枫浦“来点出游子的漂泊和情人别离时的愁。游子乘舟而去,思妇登楼思远行的君。一处是别离愁绪,一处是相思难忘。展现了游子思妇别离之苦。“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楼上月下思妇徘徊,她是不是也会有“悔叫夫婿觅封侯”(王昌龄《闺怨》)的悔怨呢?思愁几多?“卷不去”“拂还来”,一“卷”一“拂”生动形象的呈现出思妇内心的怅惘。夜空中鸿雁远飞,飞不出春江月色的光影;江面上鱼跳跃,只能荡起阵阵波纹。但谁能抚慰思妇心中的愁情呢?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昨晚梦见想回家,可是春光将老,而游子却还在漂泊。“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在这孤寂的斜月低沉之际,思乡之情更深。他思虑着:在这美好的春江花月之夜,不知有几人能乘月回归到故乡!他那无边的离情,伴着残月光,洒满在江边的树林上。

从“白云一片去悠悠”到“落月摇情满江树”中,字里行间中,没有一处没写到思妇与游

4 子的情思,没有一处不渗透着离别相思苦。而这感人至深的离愁相思却也是爱情中一出不可或缺的情感。

3、人生及宇宙意识

人生及宇宙意识是全诗的高潮所在。在澄明的月色照耀下,面对这回环往复永不改变的“孤月”,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朝代无数的更替,人也无尽的改变,唯有明月,历经沧桑,冷眼看尽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愁绪,依然不改变,“月若有情月亦老”,就是无情才长久。在这月夜下,在如此清幽的月光中,诗人不禁发出了“江畔何年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探寻。但是没有人回答,但诗人却自道到“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面对生命,面对人生,面对宇宙,曹植曾说:“天地无终极,人命若霜露”,阮籍也感慨道:“人生若尘露,天道邈悠悠”,刘希夷在《代悲白头翁》中也写到“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从他们的诗句中,都似乎是对人生短促,宇宙无穷的不平表述。他们的咏叹都显得那么悲观那么绝望,但是诗人却没有悲观绝望。因为在诗人的心中,考虑到的不单是个人的生命长久,而是人类世世代代的延续与宇宙齐平。个人生命只有短短几十年,但“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孙,孙又有子,子子孙孙无穷匮也”(《愚公移山》),代代相传的人类可与年年相似的月共生。何须再知江月等待何人,任它与不息的江水相伴。

面对青春,诗人感慨青春易逝;面对爱情,诗人伤感离别相思;面对人生及宇宙,诗人感伤人生短暂,宇宙无穷。这些情感,始终都是展现了诗人心中最真最深的情感:对人间美好的惊叹与热爱,以及由热爱而生的无限珍惜和留连。诗人没有“抱明月而长终”的奢望,没有至悲至痛,有的只是份淡淡的哀伤,哀而不伤。这大概就是李泽厚先生所说的“尽管悲伤, 仍然轻快, 虽然叹息, 总是轻盈”(李泽厚《美的历程》) 的缘故了吧。

《春江花月夜》是乐府《清商曲辞·吴声歌曲》旧题。隋炀帝也曾写过一首《春江花月夜》,但格局狭小,脂粉气浓。而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虽为宫体诗,但一洗铅华,呈现出一种清新脱俗的面貌。正如评论家吴翠芬所指出的:融画意、诗情哲理于一体,凭借对春江花月夜的描述,尽情赞叹大自然的奇丽景色,讴歌人间纯洁的爱情,把对游子思妇的同情心扩大开来,与对青春的留恋、对人生哲理的追求、对宇宙的探索结合起来,从而汇成一种情与景水乳交融的幽美而邈远的意境。由此观之,《春江花月夜》的确是“替宫体诗赎了百年的罪”(《唐诗杂论·宫体诗的自赎》) 。

参考文献

[1]杨焱林主编,中国古代文学史纲要与名篇欣赏[M],第一版,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

年第二次印刷,60.

[2]乔象锺 陈铁民 ,唐代文学选[M],第一版,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年6月重印,

261.

[3]文学鉴赏辞典编撰中心,唐诗三百首鉴赏辞典[M],第一版,上海,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与上海辞书出版社联合发行,2006年11月第二次印刷,31.

[4]郁梅,清幽、冷眼、迷离、徘徊——对《春江花月夜》的解读[N],剧影月报.

[5]王爱玲,浩瀚幽邃的画卷,深沉婉转的情思——张若虚《春江花月夜》赏析[J],哲学

社会科学版,2000年第13卷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