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之蛙
初一 记叙文 1200字 121人浏览 小背心儿oo

黑色的翅膀划破湛蓝的天幕,一线灰暗的裂口慢慢胀成阴霾的天,挡住了阳光的温暖,也屏住了泥土的呼吸,大地憋得异常沉闷。大概是风要来了、雨要来了,那躁动中的比诅咒还要可怕的字符,借着乌鸦的嘴充斥着河流,草原,森林。于是,鱼儿的水泡破灭了童话,牛羊的嘶鸣不再惬意悠然,飞鸟再也不肯轻易小憩。是鄙陋无知被文明奚落?还是流言蜚语戏弄真诚?青蛙用幽深的古井装满沉默,乌鸦拿广阔的森林网下碌忙,无心回答与无闲回答交织出无法预知的神秘,而境像却早又指向了前者。青蛙不再守望圆形的天穹,自乌鸦飞走后;乌鸦不再传递悲伤的信件,自遇到青蛙后。井内,青蛙恰如一道行高深的禅者,于爬满古痕沧桑的静壁思索;奚落也好,流言也罢,一切俗尘啁哳拒之于井外,静之于心中,大有枯禅之境。然而,这究竟是真我,还是做秀?是以道家灵性饰掩无知,还是以禅宗空盾回避现实?其实无论何种事实,青蛙注定不能摆脱它的窘境,因为平凡的生活太需要惊澜一笔。当一个绝好的机会来临,谁会放弃?厚厚的一笔谈资,足以丰富茶前饭后,以打发无聊驱赶苦闷。于是乎,动物王国沸腾起来,撕破宁静。想想,大概一个笑话可以连锁快乐,或许一种无知能够成就快乐。然而这快乐到了极至便是反向的延伸,快乐在喋喋不休地疯狂中暗暗疲倦。毕竟,一个事物终究还是要追溯到它真实的一面。天比井口还大?乌鸦就是将这样所谓天大的笑话传遍于动物王国,乃至人类。因此,一个个崭新的寓言故事出现了,诸如“坐井观天,井地之蛙”一类,把青蛙贬得一文不值。当然,以某物的无知当作后世的警训,未尝不是件好事。不过若把意愿强加于身,酿一场窦娥冤,那只怕不是以一件歹事轻言敷衍了的。而恰恰可怜的是,乌鸦不是什么耐性子,它不曾听完青蛙要讲的话,自然也就不能理会其真正的内涵。于是乎,笑话,亦或称其悲剧,如上上幕。天比井口还大?看似是无知的惊叹,实则大有深度。从佛学角度而谈:生死轮回,无始无终,人们所观景象终究有限;然若以心静悟,以神畅游,则无所不至,无所不见,世界装在心中,自明于眼底,如此一来,井口之天与无边之天有何区别?以哲学观点来看: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说的正是从特殊到普遍的哲学原理,恰如“麻雀虽小,五脏具全”,于小中见大,于细中见精,天又怎能不可化井口之大?联系青蛙所临境地及其一举一动,只怕远不止如此。面对井外的啁哳嘲弄,青蛙心若止水之静,莫非真无半点忧烦?青蛙无颈,但并不代表它不懂得叹息,只是它把这种痛抑制并淡化在沉默中而已。它不是庄子,更不是什么大哲学家,仅仅是一只小小的动物罢了,又凭什么来对抗整个动物王国,甚至人类?它所能做的就只有沉默,等待,坚守。在沉默中看世间万象,等待那疯狂快乐后的疲倦,坚守自己心灵的圣地。不再守望天穹,并不意味着对天的绝望,亦或是丢失信仰,只是有点累而想低头小憩一会。于是,清水映影,于己,于天,于物,于人,残缺的心又包容了一个世界„„静言思之,谁才是井底之“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