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情春韵
初一 散文 4字 79人浏览 处女座旧伤疤

初冬时节,一如翠绿的桂树和红枫会突然在一夜之间裹上银装,就连静静的红茶,也在冬季的雪白里轻诉着它的传说。更别说那傲雪的寒梅了,绽的是铮骨,吐的是倾心的红艳。

这是冬季的一番美景,是大自然给予人们的奇观,是季节的沧桑轮转,是尘间变幻的季节。一如岁月冲淡的记忆,苍老的是写满喜乐忧伤的容颜,美丽的是上善若水的心灵。

从季节的变幻里,逐渐领悟到已是暮云时节,夕阳的轮廊,还不曾在耳畔徜徉,可是冬的昧道,已伴随风的寒意,冷落了山间的树梢和枝叶,结出了晶莹的霜花来。于是秋便成了昔日的昙花,遥远的风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最爱,像阳春吐绿的乍喜,嫩蕊的芳菲触动的心梦,盛夏的炎热尚有多情的玫瑰和温情的夏荷,娇美了蔚蓝的天空和白云的期盼。可秋呢,洋溢了一片濛胧的诗情和画意,是枫叶染红了秋的柔媚和幻想,还是秋天的云彩陶冶了夕阳暮归的情韵。

冬天不必说,是我比较倾情的一个季节。

在冬季,寒风里的樟树林,会伸展着澄绿的枝叶,无畏却傲然。默默地离我们很近,却始终走不近视野。当白雪漫山的时候,我见过满树的红梅绽放的那种心醉,美仑美奂,甚至连洁白的雪花都睁大了眼睛,醉倒在梅花树下,任娇美的花瓣撒落,任艳丽的红霞披盖。

这时节,空气里没有丝毫萧瑟、冷冽之意,反而流动着清远与安宁。那远山,那丛林,满世界都是一片洁白,一片无暇。天空里,静谧而安详,一片片如诗如玉般的花朵从天而降,开在时空里,不喧闹,姿态万千。如出水的莲花,洁净,温润,静静的,安然般,一尘不染。

或许,这正是冬季让人产生无限暇想的地方,可那种纯净空灵的韵昧,仿佛要从天空中落下来,如禅机的净土,如梦如幻,一片虚无,乐音袅袅。如静月下的沉澈,如银霜中的晨明。让生命贴近真实的方向,即便是寒冬的阳光,暖意融融,却总是让人感觉希望并不是很遥远,只一伸手,就是春天。

可春天的脚步很近,不用翻山越岭,不用远涉重洋,一转身的瞬间,春的美景就在眼前。经过贮存一个冬季的梦想,想必春天就会实现。

然旷野依旧寂静,北方的桦林会睁开双眼,仰望着东方。可春未到,满山的丛林,遍地的花朵,睡意渐消的芳草都在期待。

往往这个时候,雪花便会消融,把一身的灵气和纯净溶入土壤,把梦想和渴望都留给春天。

这便是冬天的气节,所以我爱冬天,爱冬天的纯净,爱冬天的雪扬,爱冬天踏雪的情趣。

也爱冬天的旷野,爱冬天明净的天空,更爱冬季的阳光温暖的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