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梯
高一 其它 1189字 602人浏览 一抹雨过天晴

我很怕走楼梯,因为我年纪大了,走楼梯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我有一个朋友,他也很讨厌走楼梯。但我们有不同之处,他是讨厌,我是害怕。这种感觉有本质上的不同。

当我只有10岁的时候,世界上的一切还未使我厌倦。那时候,我的祖母告诉了我一个故事。我是个很健忘的人,就是问我昨晚吃了什么我也要想个好一会,所以这个故事理所应当的被我遗忘了。但是听完故事后的毛骨悚然的感觉却是记忆犹新的,不过一直令我费解的是,为什么我的祖母在我只有10岁的时候告诉了我这么可怕的故事。想到祖母安详而慈祥的脸,我仍有种退避三舍的感觉,也许是因为我当时年纪太小,故事的戏剧程度被我夸大了,但这并不好受。

我的腿脚开始变得不方便,我的儿子给我买了跟拐杖,虽然用不太惯,但我只能适应,在可悲的命运面前,我们只能逆来顺受。我的朋友老何,就是我提过的,讨厌楼梯的老何,滚下楼梯住院了。原因是他也讨厌拐杖。听到这个消息我不免觉得可笑,但是到了我这个年纪,朋友还是多见见比较好,谁知道这会不会是最后一面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老何的神情很憔悴,他望向窗外,那是一片很大的草地,好像有一棵树,没有一片树叶,光秃秃的显得十分干涩。不过到底有没有叶子我也看不太清,我视力不行了。不过我看得比较清楚的是那蜿蜒而下的长长的楼梯。“你看出什么了吗?”老何不知什么时候不看窗外,而是喝了点水,不过可能不止一点,他喝了很多水。“没什么,只是我想离开这里了。”我回答他。 我站起来,拄着拐杖慢慢踱出去,在我手触到门把时,老何苍老却平静的声音传来:“再见了老严。”我没有过头去,只是走,因为我要离开这地方。我要离开这地方。

我的老伴去世了很多年,我总是会时常想起她的音容笑貌,比如昨晚我就梦到了她,具体是什么我也想不太起来了。做梦这种事,本身就是虚无缥缈的,又怎么记得这情景呢。虽然这听起来像是为自己找借口。不过我要讲的不是这一件事。

这天夜里我觉得十分口渴,在咕噜噜灌下一大杯水之后,我想到刚才在梦中异常清晰的那长长的楼梯。大概我最近睡眠总是不太好,经常做梦,可能我不能老回忆过去了什么的,那会使我大脑疲倦,往事总是不堪回首的。我摸索到我的拐杖,走到阳台外面,盯着那块被昏黄路灯照耀的路面,偶尔会有几个人经过,很安静,只会留下叩叩的声音。我想,时候差不多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终于有机会爬上了医院后的那座小山。这确实有一棵树,也确实没有树叶,近了看也显得有些枯老干黄。我慢慢地坐下,脚下便是这楼梯。这样的景致对年轻人来说是十分浪漫的,他们在想什么时候带上恋人来走一走时,我在想如果从这里摔下去是什么样子。老何住的那间病房也已经换了一批新的病人,护士不耐烦地整理床铺,旁边的病人脸色苍白却与一边的中年看护聊得十分起劲。呵呵。

又做梦了,我滚下了那座小山,从那楼梯上滚下去。坚硬的石块挤压着我的身体,我的脑袋有些钝钝的疼。我可能醒不来了吧,因为这好像不是梦。

结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