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苏轼 带着感动出发
初三 散文 1552字 354人浏览 江晚晴

带着感动出发

——跨越千年的旅程

每每想到他、读到他,眼里便不由得蓄满了泪,是感动,是钦佩。常常拿起书,去字里行间搜索他的语言,他的思想,感受他的襟怀。历史上让我感动敬佩的人有机个,苏轼是其中之一。我常常想,隔了千年的障碍,我又怎么才能更接近他,跨越这时间的屏障去接触他的内心呢?今秋,终于有了成行的机会。

苏轼是四川人,但是他同浙江的缘分要更大一些,以至于杭州的人都把他列于本地人的行列之中。想走近苏轼,无疑要去一趟浙江,去访一访西湖。“若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八月的杭州,满城的桂花香,我就是在这样一个时节踏上了苏堤的土地。杨柳依依,朦胧的月色中我仿佛看到那张略显疲惫的脸,他的双眼正盯着西湖污浊的湖水,眉毛紧蹙,想念着十五年前的西湖美景。不久,他下决心要整治西湖,还给杭州一个清丽脱俗的西湖。于是,西湖旁边每天都能见到他监督施工的身影。为了处理挖出来的淤泥,他又设计了一道长堤,给西湖系上一条素雅的腰带,使之更添靓丽。欣赏着眼前风送荷香、烟笼细柳的苏堤美景,我十分感慨。那黑黝黝的淤泥从水中挖起竟能筑成如此的人间仙境。就像苏轼,被人推入泥潭,他从容的走了出来,化而为一篇篇精妙诗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苏轼留在了人间,却在人间创造了一处天堂。

穿过历史的风烟,我看到了那个不屈的灵魂。在变革中他保持清醒的头脑,不依附新党,也不献媚于旧党。于是新党执政时他被贬他乡,旧党得势他还是被排挤至异地。几多个中秋佳节,面对着那轮团圆的月亮,他只能用诗篇寄托自己对亲人的思念。然而,他还是那样坚持,还是那么淡然。当他的侍妾说他“一肚子不合时宜”时,他哈哈大笑。这不仅是认同,更是以此为傲。“不合时宜”?是的,因为他本没有选择站立在那个时候、那个社会,而是选择了站在历史、站在永恒。千年以后,苏堤上的烟雨春柳,钱塘边的繁荣富足是对他最大的肯定。“莫听穿林打叶声,何方吟啸且徐行?”在人生的风雨中他恬然自安,“一蓑烟雨任平生”。

透过西湖清澈的江水,我看到了苏轼的勤政为民。正是因为真正为民所以才不随意附和他人,才会坚持自己孤独且不被人理解的旅程。正是因为真正为民,所以西湖上挺起了十里长堤,那是苏轼把自己不屈的脊梁筑进了西湖,筑在了历史。

我又想起了黄州赤壁。“乌台诗案”差点让他掉了脑袋,最后被贬黄州做个没一丝实权的团练副使,实际上是处于被监视的地位。本来,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小命的他应该禁口了,但是他还是那么从容镇定。他在那里开辟了一小片土地,称作“东坡”。在那里,他种出了别样的收获,两赋一词奠定了苏轼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大家地位。谁能曾想,最辉煌的成就恰恰是在最落魄的时候成就的呢?当我再次吟起“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且又何患乎?„„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时我又怎能不动容于他胸襟的旷达呢?

苏轼,一个文学家,又不仅是一个文学家,一位官员,又不仅止于一个官员。为文学家,他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辞赋,这些精神食粮始终滋养着一代又一代的书生学子。为官,他在杭州留下了苏堤,留下了清誉与口碑。他用半生积蓄买回的房子能因为可怜一个老妇而立刻归还,购房所费也不再追回。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情。”正像西湖的阴晴烟雨一样,怎样都是美的,苏轼也是。千年之后,我从千里之外来到西湖,不是为了这里的湖光山色,只为瞻仰一位伟人的襟怀,送上我一份敬仰与感动。中秋佳节,在这个举世团圆的日子里,我没有选择回家团圆,而是来到杭州,来到西湖,为的是来赴千年之前的一个约会,寄出萦绕许久的一份相思。

黄州,赤壁的水波之中,又能否映出你洒脱的身影、镇定的面容?他日,我一定会去,

苏轼,请接受我一个后辈的景仰与思念,请记住我的相约,介时,我一定会在滔滔东去的大江的汹涌之声中、在惊涛拍岸的雪白浪花中听取你的教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