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改变了黑白的色彩
初三 议论文 979字 660人浏览 哈哈我是金

总忘不了小时与家人坐在电视机的荧光前,面对着电视剧中的各种欣喜、悲伤、了然与猜疑。每每这时,我总会好奇地向父母提问,提一个问得越来越少的疑问——“他们谁是好人,又是谁赢了?”——从前以为只是会有一个答案的我,现在面对这个自己的疑问,却不知该怎样回答。

好比在风雨中拔起的陈胜与吴广,他们的反抗精神令千年之后的我们都倍感敬畏。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呐喊,让我自心底咆哮出了对强权的不满。即使他们的目的最终没有达成,但最终鼓舞了后人再次的反抗。有人评价,“秦王朝的残暴统治导致了起义的再度爆发,即使在这之前陈胜和吴广已经失败了。”面对这类评论,我却做不出赞同,也给不出反对。倘若秦王的思想经过几千年的流传,到现在依然鲜活,那我是否会毅然地向陈胜和吴广的义举说不?倘若说他们真的失败了,又是什么力量支持了后人再一度的反抗?诚如世间永不停止的,对于权力和自由的追逐,——如果没有这些“追逐”,人类变不会拥有战争,也不会进步与发展。凡是对错都一定有着一个背景,背景颠倒,则是非颠倒。而是非、对错相交融,才推动了历史的发展。

摄像师安迪。格慈,以他的黑白世界感染了每一位欣赏者。人们常常以为他的作品由纯粹黑白二色雕刻,所以才如此真实有力。我却不然。他的作品,何尝不是黑白二色的交融?如果世界真的只存在黑与白,想必无论是谁都会厌恶吧?故曰,安迪。格慈的作品,并不是纯粹的黑白,因为它们不仅黑白交融,更是与世界的五彩相撞碰出的火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却还活着。”——或许这也是我疑问的解答。失去的并不是意味着失败的,活着的并不意味着成功的。如果一个人走出了为他人“原先并不存在的路”,那么他的“黑白”已并不决绝,而是换上了世界的色彩。

曾认为《天鹅湖》中的黑天鹅邪恶、丑陋不堪;曾对于钢琴黑键玄异的音色畏惧不已;曾为《封神演义》的精彩绝伦却不为四大名着而惋惜。逐渐长大,逐渐阅读,逐渐明悟,逐渐改变,才知道是黑天鹅的强权成就了一段姻缘。钢琴强有力的呐喊是黑白无私交织的勇气,《封神演义》也是太过于黑白分明。黑与白之纯粹,最终为世人提供了万象的缤纷。

最后引用他人对于日本动漫《罪恶王冠》的影评:当你最终能坚强面对世界的原罪,你便是这世界上的王。愿罪的桂冠,成就你善的加冕——原来善与恶,成与败,永远并存。“黑白”的颜色,仅仅是人一时间的误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初三:北辰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