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02
初三 散文 0字 188人浏览 tongmomomo

风流泄,花溅泪,心海苍茫。

秋寒呼啸,一个印象的秋,在季节之外,离合着轮回的痛。

翻过的日子,依稀着简约的记忆。静心的笑靥,如千山暮雪,若禅如愁。

风穿过静心阁。拂过楼兰关。遗落的幽怨断章,散了一地,子君的心念虚无。缥缈着一缕青丝,随风飘逝。延续着不灭的心烛。

许多的初始,注定着凄婉的沉静与遗逝,每一个缓缓辉煌来临的黄昏,如血的嫣红,持续一抹残核,一抹离沉的痛。飘荡在守护的岸坝,千万缕的心思,覆盖着郁葱过后的阡陌。千年等待的狐,苍白着千年的孤独的痴。

如烟的浮云情景,脆弱的离弃着,割裂的殇,怨恨着愈合。飞花掩饰的色彩,是一缕痴情落残的梦,入心入脾。

如若成禅,静心不来,紫衣何方。荒废的情缘,临近着月色的忧伤。泛滥的相思,空空落落,临近的冬天,青衣单薄的子君,谁呼唤着归去,沧生不来若不老,落花难残欲成泥。 恨尽弱水,怨俗三千。碌碌的逆过。无为无想,常常的思过,譬如忏悔,如掠过心海,怅寥寂沉。

沧海万千,肆意横流。一方柔肠几方才情。风铃过耳,梦遗暮雪,原来,冬的雪飘逸的不仅仅是情愫,依然舞蹈且拥挤着过往的记忆。慷慨的来临。

那一缕想象的雪,仍有余香延续,竟然姗姗迟来,临摹的心想,在一个光辉笼罩的小木屋里灿烂着。

静的夜晚,一缕牵念,舞动,心扉伴随徐徐飘落的絮雪,承载着感动,憧憬着一个童话,一个湛蓝的梦。

有一首歌,可以飞越旷野,飞越荒漠,唤醒你寂寞的灵魂。有一种念想,可以穿越时空,跨越黑暗,击碎彼此坚固的忧伤。在无限的念想中,让孤独的身影,寻找愿意倾听的灵魂。让寂寞的心灵,在孤傲中寻找,漠漠红尘遗失的那份那份纯净与空灵。无言,不是柔弱,不是无奈,是一种至纯至美的境界。花开无言,因为灿烂的瞬间,默默蕴含了一个凛冽的寒冬。 有一首冬天的歌曲,绽放着一个灵魂的心念,一抹阳光,温暖在落满雪的阡陌,遗失许久的那枚红枫叶,在遥远的地方绽放着嫣红,一缕远离红尘的心念,愈合着陈旧的忧伤,静的佛光,光芒四射,光的辉笼罩着守护的河岸,心的境界,温婉的蔓延着。

此岸,彼岸,相知如镜。很远,也很近,是挥之不去的剪影,是温暖,是真诚,是坦荡,是共鸣。这份不染纤尘的缘,在无尽的念想中,化作纯净与空灵。惟愿以后的光阴,此岸与彼岸,用懂得和珍惜泅渡。

南方,北方……风拂杨柳衣,阡陌积雪情,小泽泛灵气,大漠飞烟却。千年念一回,遥想华发当公瑾,小乔初嫁日,俯瞰红尘旧事染,尽千娇美妾,掠过心空,浮世桑沧,唯尘缘难解难分,与生生念,如尘埃落去,飞鸿过眼时,滑一匝青羽,绽放一缕心香或空灵或泅渡。 人生若只如初见,看那些情深缘浅的故事,一眼之念,一念执着,注定就此飞蛾扑火! 念玉簪心香,珍珠如玉,过千年飞鸟,掠弱水三千。念虚幻梦回,雪泊清弦眠,心经高雅声,落絮冰无暇。积一阙古乐,拂一衣如缘,带心念寥廓,回归淡然,如禅如静。 有一种念想,远远的,淡淡的,温暖着彼此的心。

梵香的净雪,静静的,旖旎着飘落,皈依的虔诚,弥撒在心灵的净土之上,一缕心念淡然着降临,璀璨着柔弱的心灵。

千山暮雪,静心若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