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老去
初二 散文 817字 46人浏览 李456baby

闲来无事,随意的敲打着键盘上泛着荧光的字母,刚刚结束了为时两天的期中考试,归心似箭,这是我对刚才我不要命的跑过马路追上一辆正准备启动的公车这种行为第一个想到的形容词。看着所有东西都在黄昏之下渲染了一丝橙炽色的光晕,有些头昏脑胀,却又兴致勃勃。

周五是一个奢侈的名词,因为它总是会带给我回家的喜悦,比平时更为强烈,或许是之后的两天便可以肆无忌惮的躺在软的似乎要陷下去的沙发里嚼着果盘里的糖果,也可以在高度近视的情况下仍然不要命的捧着手机津津有味的看着言情小说,之后的两天里,就可以在太阳高照时仍然翻身抱住厚重柔软的被子赖床,这是奢侈,对于我来说。

回家的喜悦甚至让我有短暂的憧憬,让我居然都忘了今天才刚刚结束的期中考试曾带给我的窒息,看着数学卷在我眼里摆着撩人的姿势,可是我却仍然束手无策且满头大汗,最后只得悻悻的空了背面总和四十七分的大题,像是破罐子破摔的交给了老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为了驱散心中的阴霾,我很自然的就想到了语文,作文的发挥让我心情出奇的愉悦,我恶狠狠的对着天空说,如果这次作文没有得高分,那么一定是阅卷老师瞎了。这时朋友就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对我说:“偏科可不好。”我的兴致突然就像是被泼了盆冷水一样,讪讪的闭了嘴,数学是我的软肋,是我不愿揭起的伤疤。我仿佛看见在我冲向学霸之路的中途,跑出来一个耀武扬威的不明物体,它不屑轻蔑的朝我大吼;“发散思维,换个角度想想!”我不想啊?我的光明前程,就这么被阻断了,且我跨不过去。

卧室里传来妈妈的低吼:“每次考完试就要下军令状了是吧?上次说好年级前XX呢?结果这次回来又没考好是吧,看你这样子,一点上进心都没有,不努力你光说白话有什么用?达不到我看你怎么回来面对我啊!”我自动屏蔽了,仍旧若无其事的拍打着键盘,听着键盘发出的声声脆响,我索性就把题目写成了一种很惆怅的、有诗意的文字。

空气就这么冷了下来,浓重如墨的夜幕带着无法抗拒的气息席卷而来,铺天盖地在每个角落,突然,我笔一顿,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