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春来时
初二 记叙文 2946字 3308人浏览 lu359826349

又是一年春来时

尉娜

春天来了,草长莺飞,万物苏醒,我心中久违的梦想与激情在见到年良的一霎那,悄然抽芽。春天,梦想开始的季节„„

第一次见到年良,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一群为了梦想而不知所措的孩子凑在一起天南地北的胡侃。他是最后一个推门进来的人。彼时,阳光晴好,顺着他推开的门缝“呼啦”一下涌进来。我眯着双眼,看他盛满阳光的眼睛,清澈纯粹。好像阳光也涌进了我的心门,我的心中,盛开了春天的花朵。

男朋友肖凑过来,低声在我耳边说:“小暖,那就是年良。”

也许年良不知道,我最先认识的是“年良”这个名字。音乐才子啊,孤单落寞。学校里有很多女孩喜欢他,可是他一个都不曾动心。肖和年良是好朋友。肖是一个绘画天才,给很多杂志画过插画,唱歌也很好听,性情比较温和,只是因为身边多了一个我,他不再招女孩子喜欢。我不是什么绘画天才,也不是一个音乐才子,我只是一个喜欢海子的普通女孩 。我喜欢草原和海洋,最爱的花是木槿花,最爱的音乐是beyond 和周杰伦。如果说我有什么值得别人羡慕的那就只剩下骄人的学习成绩了。

因为肖,我认识了年良;也是因为肖,我和年良成了好朋友。

说实话,我对音乐和美术不感兴趣,关于肖组织的那个什么“梦想天翔同盟”我甚至有些鄙夷。未满18岁,青春涌动的小孩子无病呻吟的说些梦想之类的话题,真是让人啼笑皆非。纯属于浪费生命!我是那个“同盟”唯一一个与梦想不搭边的人,我不是艺术生,我没有那么多对梦想迷茫。如果非要问我的梦想,其实就是一句话:好好学习,考上重点大学。

这是我爷爷的话。转眼夏天就来了,木槿肆意的在校园路上张扬。我倚在单车上等画室里的肖。年良从乐室出来,径直走到我跟前,捎带着把阳光也一起带过来了。还是眯着眼睛,我低下头松了松表链,有点紧了。

“年良,想好考哪儿了没?”

“四川。你呢?和肖一起考北京?”

“嗯。”其实我想说我想考内蒙古,去看大草原。有一瞬间,我甚至想说,我想和你一起考四川。这想法一出来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太荒谬了。不知道爷爷和肖知道了会怎样想。

“嗨,年良,走吧,一起去小暖家,给小暖过生日。”不知何时,肖站在了我身后。我有些尴尬与惊慌,似乎是自己是只偷了腥的猫。

“怎么,今天是你生日?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看我什么都没准备。” “不用了,年良,你是我和肖的朋友,说什么礼物啊。”

我们三个并排走着,肖推着单车,边走边和年良谈起了下周的同盟活动。我有些烦躁,不停地踢着一颗小石子。那眼偷瞟身边高谈阔论的两个男生,心里一阵悸动,忙又低下头,假装专注的踢着小石子,心思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和年良一比,肖就像是个小孩子,没有带给我丝毫的安全感。对肖,我谈不上喜欢。只是因为爷爷才和他走到一起。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要的是父亲兄长般的疼爱。就像,就像年良。

不知不觉走回了家,连忙跑进屋里,把噪的蝉鸣关在窗外。爷爷早就做好饭菜等我们回来。照样是往年的菜式,照样是爷爷那句“好好学习,考上重点大学。唯一不同的是,今年多了一个人,年良。像夏日涌出一股清泉般,年良的出现,注定要给我的生活带来另外一个季节,我生命缺失了的季节。

饭后,年良抱起吉他疯狂的唱了一曲又一曲beyong 的歌。《光辉岁月》、《海阔天空》、《真的爱你》„„每个节奏都敲在我的心上,极大地已经快守不住的围城。一曲终了,我和着年良的吉他唱起了周杰伦的《半岛铁盒》,烛光摇曳中,我迎来了自己17岁的生日,也萌发了自己17岁的梦想。

送走肖和年良,我平生第一次违背爷爷的意愿。我明确的告诉爷爷我不想学理,不想选择经济学,我不愿意和一大堆杂乱无序毫无美感的数学符号混在一起。我想学文。

爷爷瞪着我看了半天,突然暴跳如雷:“林小暖,你的命都是我给的!难道你也要向你爸妈一样想气死我吗?”

我看着气得发抖的爷爷,突然就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爷爷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如果有一天,爷爷离开我了,我该怎么办?

我蹲下身,握住爷爷的手:爷爷,我听话,好好学习,考上重点大学。 日子飞快的过去,我和年良已经很熟悉了。他比我还要可怜。父母自幼双亡,家中只有一个瘫痪在床的奶奶。相同的命运,让我们俩走的更近了。甚至,年良比肖还要了解我。他的确比肖细心的多。我病了,他会适时出现,陪我去看医生,我心情不好,他会唱歌哄我开心。而肖不会,他只会埋在画室里,扎进原料与画纸的世界。

有时在阳光里眯着眼睛看年良,我会有危险地感觉。年良就好像危险地野狼,诱惑着我,吞噬着我,想要把我带到他的世界里。更可怕的是,我竟然不愿意逃离,甘愿沦陷。

青春里的疼痛,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多了起来。我和肖开始争吵。我想弄清楚他到底是爱画多一点还是爱我多一点。我受不了每天倚着单车等他的孤单,我受不了他鲜活的梦想。。我的梦想,就像风干了的颜料,已经被爷爷涂抹在了我的青春里。定格。

于是决定分手。

肖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眼中是否盛满疼痛与落寞。“我们的梦想不再同一平面,分手吧 。”我的声音低到连自己都快听不到。我不知道自己何时变得这样残无情。

“你爱上年良了,是吗?”没有感情,肖的声音像被抽空了似的,冷的吓人。 沉默,我无言以对。是爱上年良了吗?还是爱上他眼睛里炫灿的阳光?

“可笑,我最爱的人竟然爱上了我最好的朋友!”肖突然背转身,满脸的泪痕吓了我一跳,孩童般的受伤与无助让我看的心疼。

“对不起,对不起„„”我一直说着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我不知道还说些什么,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肖落寞的背影渐行渐远,淡出我的视线。

“回去吧,小暖。”回头,阳光般的年良站在我身后,一脸疼惜。

“你走你走!我不要见到你!”我把满腔的怒火都倾斜到无辜的年良身上,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赶走我心中的哀伤与内疚。

“小暖,你做得对,如果不爱就勇敢的说不!对肖是如此,对梦想也是如此!为什么不勇敢的对爷爷说不?!”

不可以不可以,我不可以听年良的话,他太危险,他要把我带入充满诱惑的春天。

“小暖,你爱我吗?我们一起去四川,去内蒙古,去看草原和天地!如果爱我,跟我一起走吧。”

木槿凋零。时有花落至,远闻流水香。深秋,已悄然到来。

一年多了。肖去了北京学美术,年良退学不知去向。我依然陪在爷爷身边,“好好学习,考上重点大学。”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本来不喜欢的食物做久了,习惯了,就真的把他当成自己的梦想了。梦想是什么?我不知道,太遥远。

同学萌打电话说“同盟”的人想开个party ,过来吧。

我期待又彷徨的走进“同盟”当成会馆的活动室,会遇见肖?会碰到年良?还是,他们都不会来?

推开门的一刹那,我就看见了角落里的年良。他抬起头来看我,眼睛里依然盛满了阳光。

我以为自己会尖叫,我以为自己会欢呼,我以为自己会尴尬,我以为自己会落荒而逃。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我面带微笑,很平静的走到年良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嗨,年良。”

一如和昨日分别得老友打招呼。只是心里有一丝凉凉的东西在滑落。梦想尘封的地方,阳光开始涌入,空气里荡起涟漪。

肖没有来,在北京,为他的梦想继续奋斗。不知道他的画笔下是不是依然盛开着缤纷的花朵,是不是依然有浓重的色彩涂抹在青春的画布上。

恍如隔世,年良站起身,把阳光也一并搅动起来:“又是一年春来时,小暖,见到你真好。”

是啊,见到你真好。见到一个执着于梦想的人真好,见到一个生活在春天里的人真好。

海子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