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者悲歌
初一 散文 713字 56人浏览 何人可呀

单身宿舍的单人床上,依然的一个卑劣的有情人,正努力的睡去所有的记忆,以及尚且清高的人形。

睡吧!梦吧!我想枯萎成一株散发着糜香的使君子。长在乱石堆垒,葛草缠绕的山径;或者幽篁遮天,松柏蔽日的老林。每天去嘲笑云雨迷蒙,昏暗如夜的白昼;每夜来聆听雷震风嘶,猿啼林啸的声响。在这种幽渺冷寂的境界里,在这片凄风苦雨的背景下,也许我可以找寻到属于第三者的坚强,也许我找寻到的只是第三者的悲哀。

而批香带翠,手持芳馨的你可会独立与山巅?可会翘首待望的守侯着我。倘若我的爱有罪,我宁可你守侯的人,只是你那最初的她。

一个男人,有着一株使君子的糜香。一个男人,正用使君子的糜香模糊着心爱女子的迟暮的哀怨。然而在这孤寂无告的失恋中,逸荡的又何尝不是这个男人所精心刻屑的相思?

情独私怀,谁者可语。惆怅垂涕,求之至曙。在这捕捉无形有如镜中花水中月不可企及富有灵性的美的幻影中,我沉溺了自己,无可奈何的等待着爱,要么是生命的又一次轮回。

多想你我的结遇只是一段巫山神女的传说;只是无爱沙漠里的一泓迟早干涸的清泉;只是暂时的来弥补单身汉的残缺的生活。你可知道我的人格是多么的卑鄙?心底是怎样的自私?这日益蔓延的爱呀!正每天每夜的妄想吞噬掉如烟的你,甚至于你那如烟的一生。

我也不想整天将自己关进没有太阳的屋子里,去腐朽的晃动着笔尖上的光芒。可宁静的你是否愿意和从前一样在我的怀中永远的娇纵?我好用捏钢笔的手来掌握你指间的温柔;我好用写作的灵感来探索真永远的玄机。

第三者的悲歌,已经试着给了你我的所有,如果默默的拥抱,在你认为不是真正爱人的深情的话,我将像一个乞丐一样的贫穷。也许我该醒了,醒了又怎样?迎接我的将是同样的你同样的他以及同样的第二场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