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途
高一 其它 997字 1640人浏览 一吻地老天塃

残阳似血,染红整片天,夹带着几朵缓缓漂浮诡异而妖娆的火烧云。他走在通往“家”的路上,沐浴在金黄的天地之中,脚步静而缓,不同于其他学生赶集似地往家的方向冲。

哪儿还有夕阳,一轮新月早早挂在天上。他,还在一步一步踟蹰着。微弱的月光下,看得清他那棱角分明的脸,消瘦的骨架外是一套洗得发白的运动装。他宛若失血过多的薄唇微抿,眸中充斥的是倔强与茫然,不成熟地掩盖眼底的脆弱。他手中紧攫着什么,稍稍露出了一个小角——他得依靠它们填饱肚子。已是万家灯火,那幢房子里的灯没有亮吧?他苦笑,心底又酸又涩。‘

停住脚步,他像是想通了什么,身,大步踏往家相反的另一边。他咬咬牙决心不回那冰冷的小黑屋:母亲的早逝,父亲的嗜赌,那个家早已没有了温馨与欢乐,冷漠得让他错觉血脉的羁绊荡然无存。五年来,他拥有的只是清晨睁开眼后苍白的天花板,以及深夜入睡时可怕的梦魇。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越走越快,最后疯狂的奔跑起来。眼前的风景模糊向后退去,风呼呼猎猎在耳边奏乐。一不留意,他被脚下的石头绊倒,跌在地上。他听到自己不稳的呼吸和快爆膛的的心脏跳动的声音。他爬起,一身狼狈如同乞丐坐在路边。他不甘心,为何命运总是与他相作对,总应验“事与愿违”这个俗不可耐的词。他的心,闷得难受。

远处的小区传来广场舞的乐声,他抱着膝盖,望着对面马路发呆:那是一对年轻的夫妇,带着尚年幼的儿子在学脚踏车。健壮的父亲在车后小心翼翼推着车轮缓慢滚动的脚踏车前进,温柔的母亲同孩子一齐扶住车把,孩子鼓足吃奶的劲儿蹬车,一家人笑靥如花。多美的场面呀,他想。儿时的自己也是这般无忧无虑吧?可当母亲患病离去后,父亲便一蹶不振,成日只知打牌喝酒,深存在他脑海中伟岸的身姿和高大的背影已是过去式。他叹息,虽然每天都有足够的零用钱……他心里猛地一惊——虽不是大数目,但每天他睁开眼总能在床头柜上看到几张钞票!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他用手稍稍支起身子,情绪深海狂澜般翻涌:那看似颓驼的父亲一直用自己无言的方式关心着自己!寡言少语的那位中年男子就这样毫无怨言被自己的孩子怨恨了十几年啊!被自己的骨肉看不起那该是多大的苦痛!他撑地站起,顾不上发麻的双腿,第一次急速往家的方向奔去。远远地,他望见那幢小房子中奇迹般亮着光,如同深夜里海上不灭的塔,指引着他回家。屋里的男人,是被他冰封多年的心拒绝在外默默守候他的父亲啊!

这个少年,第一次露出属于他十七岁青春年华的笑容,在他回家的路上,在归途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