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错字的代价”作文素材
三年级 记叙文 2753字 486人浏览 每天一堂珠宝课

“一个错字的代价”作文素材

江西省修水县义宁镇的一家液化气站,在拿到储配站许可证开业三天之后,却被告知许可证作废,原因是修水县城乡建设局的工作人员误将“储配”写成“储备”。一字之差,导致这个投资1600万元的项目无法营业。为了修正错误,燃气公司历时14个月跑了30多个部门盖了100多个印章,各类审批材料多达40公斤,却至今无法拿到许可证。

一个错字导致的沉重代价

9月16日,在修水县义宁镇洪坑村西坪组和翅上组,听说有记者来采访,十几名村民围在气站门口表示“有话要说”。

“当初征地时说可以方便我们灌气,如今建好了却不让我们灌,县质监局要收缴我们的液化气瓶。”西坪组56岁的温传金老汉说,他们原来灌液化气要走5公里以上,如今这家液化气站在家门口却不能经营。

修水百姓燃气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邓由生说,之前他长期在广州从事物流业,前两年,县委、县政府多次派人到广州动员他返乡创业,经过多次考察,他决定回家乡投资3000多万元建设一个储存和零售兼备的大型液化气站,前期投资已达1600万元。

邓由生说,修水县委和县政府非常支持这个项目,并先后得到九江市发改委和江西省能源局的批准,各种批文手续齐全,符合颁发《气瓶充装许可证》的法定条件。

“这件好事因为一个错别字发生变数。”邓由生称,2010年

7月29日,该县城乡建设局第51号文件《关于同意建设赣西北液化石油气中转储备库项目的批复》中,由于修水方言中“配”和“备”发音高度相似,工作人员将城镇燃气设计规范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规定的“储配”写成“储备”。

让邓由生着急上火的是,城建局至今不愿更正这个失误,坚持按照储备表达的意思,导致江西省质监局特种设备管理处无法颁发《气瓶充装许可证》,至今无法具备为附近居民零售液化气的资格。

发证三天又紧急下文作废

据记者了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50028-2006),液化石油气供应基地按其功能可分为储存站、储配站和灌装站,并不存在“储备站”一说。

百姓燃气公司股东徐世贵说,为让液化气站早日营业,从去年7月24日开始,他先后跑了30多家单位盖了100多个公章,各类评估报告重达40公斤,但气站至今拿不到《气瓶充装许可证》。

邓由生说,“储配站”与“储备站”看上去是一字之差,差别却很大。因国家标准没有“储备站”一说,省质监局特种设备管理处无法发证,也就导致气站无法从事液化气的批发销售业务,建好的气站成为一座“死站”。

由于错别字导致无法开业,修水百姓燃气有限公司向江西省和九江市的机关效能监督单位申诉。今年6月28日,修水县城乡建设局正式向百姓燃气公司颁发《修水县燃气经营许可证》,经营范围赫然写着:石油液化气储配。

不料发证四天后,城乡建设局又紧急下发一个“修建字2011第42号文”,宣布“将许可证收回”,理由是许可证发证上登记的经营范围与“修建字2010第51号”文批复的经营范围不一致。

今年7月2日,修水百姓燃气有限公司试营业期间,突然闯进一伙身份不明的年轻男子,手持刀棍冲进办公室狂砍乱砸。参与打砸的年轻男子承认,是县城另一家液化气站负责人的儿子叫他们来百姓燃气,制止这里正常灌气的。

对于本想投资却陷入泥潭,徐世贵说他有些疲惫。他说,修水县液化气市场长期以来被少数几个人垄断,其他投资者想参与市场竞争本是好事,本该主持公道的城乡建设局却连连犯错,导致他的燃气公司无合法地位。

出错别字是“把关失误”

9月16日下午,修水县城乡建设局局长余昌德说, 在修水县城已有的5家液化气站本身“吃不饱”,百姓燃气股东徐世贵先是出售了以前一些气站的股份,再在这里建新气站,引发了其他几家液化气站的投诉。

余昌德承认,该局颁发的“修建字2010第51号文”中的“储备站”提法有错误,这是工作人员“把关失误”导致的,但是主体内容没有错误,因此没有必要纠正这个文件。

记者注意到,2010年9月2日,九江市发改委的批复文件,根据审批内容将这一错误更正为“储配站”。此后,修水县环保局、九江市消防支队和江西省能源局等单位的批复文件也一直使用“储配

站”的提法。

对于九江市发改委等部门的纠正,余昌德不以为然,依然认为这是一个“储存站”,而不是“储配站”,“这是51号文件确定的经营范围决定的”。而邓由生称,城建局的这个条款限制申请人经营范围,涉嫌行政乱作为,“你可以批也可以不批,怎么能额外提条件呢?”

6月28日,修水县城乡建设局发出过“储配站”许可证,可为什么发出三天后又发文作废呢?

余昌德解释说,这个证件是一位分管业务副局长发的,且特别注明“不得向居民零售”。文件发出后该局发现经营范围不一致,于是在发文的第四天,再次发文将其作废。

余昌德说,“储配”兼有储存和灌装的全部功能,如果改为“储配”,就会引发其他几家液化气站不满。

针对城建局“卖了再买”的指责,徐世贵气愤地说,他投资建站在前,出售股份在后,出售股份还是在购买人再三要求下进行的,“卖了再建站”的说法别有用心,是为阻碍气站开张增加口实。

“在犯下错别字的错误后,他们又强行把储配站硬说是储存站,让人哭笑不得。”徐世贵无奈地说,百姓燃气有限公司是按储配站的标准和要求进行申报的,而储存站是只能用于储存液化气的仓库,傻瓜才会投资1600多万元。城建局硬说百姓燃气公司是储存站,不能对外批发销售,岂不叫人血本无归?

江西修水县城乡建设局工作人员,将城镇燃气设计规范中规定的“储配”写成“储备”。这一字之差导致江西省质监局特种设备管

理处无法颁发《气瓶充装许可证》,至今无法具备为附近居民零售液化气的资格。回乡创业的邓由生投资1600万元建成的百姓燃气有限公司,因此成了一座“死站”。(9月19日《江西日报》)

批文中的一个错字,导致上千万的招商项目无法营业,实在让人匪夷所思。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为了修正错误,百姓燃气公司历时14个月跑了30多个部门盖了100多个印章,各类审批材料多达40公斤,至今依然无法拿到《气瓶充装许可证》。这其中的“奥秘”远非一个错字所能承担。

究其城建局坚持错误的原因,新闻援引该县城乡建设局局长余昌德的话说,在修水县城已有的5家液化气站本身“吃不饱”,建新气站引发了其他几家液化气站的投诉。其实说白了,城建局将错就错故意设置门槛,阻止他人进入该县液化气市场。如此,很难不让人怀疑,他们和该县已有的液化气站是不是有利益纠葛。

报道中有个细节耐人寻味,邓由生本来是长期在广州从事物流业的,前两年县委县政府多次派人到广州动员他返乡创业。经过多次考察,他才决定回家乡投资。可真正开始创业了,他却被一个“错字”搞得身心疲惫。

一字之错的批文不具有普遍性,但是邓由生回乡创业的遭遇却具有一定的共性。修水县城乡建设局能把一个出错的批文坚持到底,它从一个侧面呈现了某些基层公权力不受监督的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