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恩重如山
初一 记叙文 1478字 1098人浏览 pekinghan

父母恩重如山

长沙理工大学电气学院 陈月娇

小时候,总以为父母对我的关爱是应该的。身为父母,就应该每天送我上学,接我回家;应该给我零花钱,给我买新衣服新鞋子;应该在下雨天为我打伞遮雨;应该把好吃的东西都留给我;应该把我捧在手里,含在嘴里„„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明白了,那个“总以为”,真是不懂事。

我的父母是天底下最平凡的父母,却是我心中最伟大的父母。我家住在农村,家里6口人,都靠爸爸妈妈在农田里的汗水供日子,碰上年成不好时,是爸爸妈妈四处挪借来维持生活。可尽管这样,爸爸妈妈也从来没让我和其他人家的孩子吃穿不一样。

爸爸视力不好,一只眼睛已经失明,另一只也视力模糊,却从来没有去医院检查过,更没有想过治疗。可我知道,爸爸很希望在接我放学回家时,能一眼认出自己的孩子;我知道,爸爸很希望在孩子心中是个完美的爸爸,而非几近瞎子。是的,他渴望有明亮的双眼。

我常对爸爸说:“去医院看看吧。”他说:“我都老了,还去医院看什么,家里也没有这个闲钱,爸爸只望你快快长大成人。”

可后来,也就是我上小学四年级那年,我的视力也变差了。爸爸知道后,没有说话,静静地坐在门前,阴沉着脸,紧皱着眉头,一动不动,时间在那一刻好像静止似的。我知道,爸爸那是在害怕,害怕自己最疼爱的女儿会变得和自己一样。

于是,爸爸没有丝毫犹豫,他四处打听哪家医院的眼科较好,四处筹钱送我到医院治疗。我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那几天,爸爸坐在我的床边,总是安慰我:“没事,只是小问题,不要担心。”

其实,最为我担心的是爸爸。我偷偷瞧见爸爸紧张地坐在医生的对面,满脸愁云,对医生说:“我和她爷爷的视力都不好,会不会是遗传,我女儿的眼睛会不会慢慢失明?”或许是医生体谅做父母的心情,对于爸爸不停的询问没有厌烦,而是一遍又一遍的告诉我爸爸,你女儿没有多大问题,视力下降也不是因为遗传,让爸爸放心。

妈妈的身体也一直都不太好。有一次,她晕倒在家,被送进医院,立即动手术,所幸的是,手术很成功。那时,我上高中,学校只放月假,我每个星期都会打个电话回家。记得那次打给爸爸,爸爸的声音有点嘶哑,我估计他是感冒了,便问妈妈好不好,爸爸说:“你妈睡了。”我也没太留意。后来,我知道了妈妈生病的事,当时,我几乎是吼着问爸爸为什么不告诉我。爸爸没有生气,摸着我的头说:“是你妈妈不让告诉你,你妈妈知道自己要动手术,就让我千万不要告诉你,怕你请假来医院,这样会影响你的学习。”那一刻,我的眼睛湿润了。妈妈,您心里只有女儿,为什么不让女儿陪在身边?

这就是我的父母,平凡而又伟大的父母!他们无时无刻不在为我担心,无时无刻不在为我着想。

下雨了,爸爸急忙从地里回来,来不及换下身上的湿衣服,就连忙拿上雨衣雨靴往学校跑,他怕我在学校等得着急。

半夜里,外面突然打起了雷,妈妈赶紧起床过来陪我,她担心我会害怕,睡不好。

初中毕业了,我想在镇里的高中就近升学,但爸爸坚持要送我去城里上高中,他想让我在城里多长见识。

快高考了,爸妈很想给我打气加油,却也没有来学校探视我,他们知道,这样给我的压力更大„„

父母为我做的实在太多太多,想的实在太细太细。常言道,于细微处见精神。是啊,那一桩桩细微的往事,是一曲曲父爱的颂歌;那一宗宗难忘的记忆,是一篇篇母爱的诗章。那一桩桩、一宗宗,连同古代“孟宗哭竹冬生笋,王强为母卧寒冰”的动人故事,一起深深的刻在我心头。我会永远铭记,父母恩重如山,我懂得应该怎么做。 2012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