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流年
初一 散文 1700字 179人浏览 SASLAX莎斯莱思

纸上流年

房晓玲

浓雾锁住了楼台,苍茫如水的月色,迷失了归乡的渡口,春寒料峭,瑟瑟的寒风将似箭的归心,思亲的渴盼,关在驿馆,斜阳残照里,听着杜鹃声声的悲鸣,声声啼血,声声心惊,孤身只影空对镜,徘徊缱绻暗恨生,于是,轻研磨,慢铺绢——“驿寄梅花,鱼传尺素”,江南的一枝春,收到否? 纵使“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桃源望断无寻处”,思而不得的凄苦与恼恨,让秦观一笔怎能写的清楚!

好想好想,与你相拥,倾听你的心跳,温习你的呼吸,看你浅浅地微笑,读你绵绵的话语,素手,铺一方宣纸,与你耳鬓厮磨,纤指,点一笔墨香,与你呢喃相依。

曾记否,一壶酒,一把剑,一腔豪气,一身肝胆的太白,纵有“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桀骜,纵有力士脱靴,贵妃研墨的宠纵,也难免有“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孤独,也难免有“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的忧伤。少年远游,胸怀天下,盛年却饱受磨难,历经坎坷,一腔报国之志,抑郁不得伸展,政治上的失意,却成就了文学上的诗仙,拔剑狂舞,挥毫高歌,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

曾记否,那个“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易安,秋千荡罢,庸整衣衫,去见一个潇洒倜傥的陌生男子,掩门羞走,却借梅花的掩映,偷窥来人的羞怯、天真的清照,那个“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活泼开朗的少女,却怎么也想不到,北风骤起,金兵携滚

滚黄沙挥师南下,山河梦断,故国迷失,亲人离去,这一年,她孤身只影,身如浮萍,漂泊不定,独守黄昏,空对着满地飘零的梧桐落叶,谛听着凄风苦雨敲打的梧桐,一滴,两滴,三滴„„凄凄惨惨戚戚,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地? 于是,愁眉紧锁,捻笔泼墨,却怎到“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曾记否,那个“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豪放的苏轼,那敢效孙权射虎,甘愿拈弓搭箭,西北望射天狼的东坡,虽与王安石政见不合被贬密州,虽经“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一生境遇凄凉,一贬再贬,却不堕青云之志,发出“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呐喊,顶天立地的七尺男儿,却也有一身的侠骨柔肠,谪居密州,深居简出,公务繁忙,每有空闲抽得读书时,身边却缺少了温柔的提醒,适时的问候,长夜难眠,淡月如华,却在冥冥中想起了已故十年的爱妻,一展宣纸,一地忧伤,“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十年佛语,一个漫长的打坐,却是天上人间,阴阳两隔„„

曾记否,那个“有水井饮出,皆能歌柳词”的柳三变,那个徘徊于青楼里巷,醉心于风花雪月的柳耆卿,却也有一番轻愁浅唱,寒蝉凄切,骤雨初歇,即将远行的柳永,不顾舟子的催促,紧紧握住恋人的双手,泪眼迷茫„„月光惨淡,菊灯如豆,把酒临风,纵笔抒怀,“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

那个“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多情的纳兰性德,挥笔写就的,是对亡妻的缅怀,还是对红颜的嗟叹? 那个“念或不念,

情就在这里”的雪域情僧仓央嘉措,挥毫抒发的是对初恋的珍惜,还是对世俗的不屑?

历史的风尘越过千年,如今的你,却早已躺在书橱的一角,尘满面,鬓如霜,一个键盘,一个鼠标,轻点百度,搜索着精美的图片,挑选着心仪的贺卡,鼠标一点,千里之外,向你发送的是虚假的祝福;天涯海角,向你传递的是快捷地问候,天涯咫尺,一屏相牵,然而荧屏的一侧,我却再也感受不到你那一笔一划真切的情谊,你那一撇一捺诚挚的祝福。

在这个网上阅读成为时尚的时代;在这个手机问候、电子邮件风靡全球的时代;在这个喧嚣浮躁功利盛行的时代,好想好想与你相拥,闻一闻你发间浓浓的墨香,听一听你笔端那怦然的心跳,尝一尝线装经典的精神大餐。与你细数纸上流年,那“蒹葭葭苍苍,白露为霜”的《诗经》,那群星璀璨的唐诗,那哀婉凄美的宋词,那缠绵悱恻的元曲,如一股股清泉,盈溢胸间;与你细数纸上流年,那“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的顾城的倾城绝恋,那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海子世外桃源,一个个从那散发着油墨香气的书卷中,翩然而出,与我静听花开花落,与我共赏云舒云卷„„

好想好想与你相拥,纵使栏杆拍遍,无人会凭栏,纵使灯火阑珊,无人解花语,也愿倾一世繁华,书一纸翰墨,传万代五千年文明的辉煌与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