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绛,饰秋花
初二 散文 848字 277人浏览 蝶乄琳汐

朱砂消尽繁华,伤年于笔尖兜兜。案头墨迹,心宿留。提灯的光晕,将玉容消醉。若可点绛,即重饰秋花点点痕。

朱颜未改,只是蒙了层纱,怕掀起曾经的笑靥,于是借了悄然与默言。眉帘点水轻妆衬饰纱间补缀的寒梅,冰清素颜半遮半掩,无丝竹的乱耳,提灯、伏案、起墨此季秋花。安安然,一净凡心照月明,独享凄美。

素手沾霖单薄了清凉,怕是入了草泽也难以匿隐尘缘,于是借了安逸与淡泊。闻梁燕软语,观溪流弱潺,将冥迷的角落绘彩一新,将涉入红尘的一隅,搁置到人生的云际,化作一缕薄烟,四散分离后,品云淡风清,看细水长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月光稀,迢迢千里终成远涯路。一颗心终究要承载多少次离离合合才肯休。旧梦仍在心头泛滥周,曾经郑重承诺的平凡,曾经宣誓的重新来过,是否都似秋花般流逝无痕?是不是这一切的嫣红都是人们造的谎?

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别人生命里,那为何不早点告诉我结局。入了红尘深处,秋花凋零了整个香陌,方知一尘不染的珍贵。不解,为何如此落魄的将流年度?

谁奏了一曲离殇,于黢黢长夜穿行,泛凉了华胥。许我循着时针将天明唤起,不知这一季朝旭是否如昨般温意缠绵?是否过分的凄凉会将那丝温柔淋得体无完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纷杂斑驳的秋叶,仍如这寒水木然?万物的明天终是迷。笔下不了断然,何敢再叹言。谁可解其中堪苦?

迷路的心,零落的花在这如死般沉寂的黑夜摇摇晃晃,难分辨前方是灯火阑珊还是天涯陌路。思绪已成麻,曙明不着下落,待何时才可解我满径的不甘心?璀璨的开始将无声的结局坠入万丈渊底,剥夺掉这瓣的轮回。既然是注定的结果,又何要妖媚的绽一季?想必在开始某人浇了一壶女儿红。傻傻的过了浮生,留下整个“假如”给清醒。

这满目的落花,我该拿什么将你挽留?我该怎样执笔为你绘一幅山水人家?灿黄已将你封裹得一丝不漏,我的撕心裂肺换不起你的一颦一笑,喑哑的喉咙淡不了这斑驳,叹红尘将思念断隔。抖颤的双手托起朵朵,寒了的心不能给你最后的温暖,任容着东风的肆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宿命的绳索无情,若我望眼欲穿千年,可博得一次主宰,必定亲自点绛,让秋花永留住璀璨,将东风支离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