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幽兰》简介
初一 散文 1536字 2683人浏览 悲惨世界额

《空谷幽兰》

本意:山谷中优美的兰花。形容十分难得,常用来比喻人品高雅。 作者:(美)比尔·波特

书名:空谷幽兰:寻访当代中国隐士 本书是美国汉学家比尔·波特写的一部关于中国的" 寻隐之旅" 。他通过二十

世纪八九十年代亲身探访隐居在终南山等地的中国现代隐士,引出了中国隐逸文化及其传统的产生和发展的历史,并将其与他正在采访的现状相对照,表达

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高度赞叹和向往、怀恋,并写岀了他所看到的中国未来发展的希望。虽然是“寻隐之旅”,但本书的风格并不凝重。比尔就是在描写被摧残

的老树时,也要同时让读者看到老树残干上的嫩芽。本书的语言像白描一样优

美,富有生机和感染 力,而且字里行间透露着美国式的幽默,常常会令读者会心一笑。因此准确地

说,这是一本关于中国传统文化复兴的“希望之旅”。本书数十幅插图照片中的风景异常优美,令人叹为观止,有的是美国著名摄影家斯蒂芬·R·约翰逊冒着生命危险拍摄的。

比尔·波特,美国当代作家、翻译家和著名汉学家。他将中国古代大量的佛教典籍翻译成英文,在欧美引起了极大反响。他曾经以“红松”的笔名翻译出版了《寒山诗集》,《石屋山居诗集》和《菩提达摩禅法》等英文著作。从1972年起,他一直生活在台湾和香港,经常在中国大陆旅行,并撰写了大量介绍中国风土文物的书籍和游记,此书是最著名的译本,曾在欧美各国掀起了一股学习中国传统文化的热潮。

中国现在还有没有隐士?

这个问题相当耐人寻味。你不敢简单的说没有,但是你又说不出哪里有他们什么样子,这是超出经验以外的东西,而又坚牢地存在于想象当中。因为中国有隐士传统,而大部分传统已经支离破碎,况且隐士

在传统里也是非主流。

在传统文化的概念里,其实是在我的概念里,僧道并不能算真正的隐士,因为他们本当就是要出世的,隐士更接近于一种有意识地、自觉地远避流俗的行为,在精神上更贴近知识分子/士大夫层次,是伯夷叔齐以至陶渊明林逋一系的人物。真正的隐士(而非走“终南捷径”的隐士和仕途上吃了跟斗归隐的官僚)在古代已属稀有,在当今这种现代文明触角探入每一寸土壤的物质社会更是凤毛麟角。

隐士不必深山老林。陶渊明有诗,“结庐在人境,尔无车马喧”,俗谚有“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离群索居为的是避开诱惑。所以途径近乎技,目的近乎道。话说回来,修道的目的是什么(虽然一讲到目的就似乎落了下乘,却不得不讲),我认为是修心,如何不凝滞于物,如何随心所欲不逾矩。

书里边作者比尔几度走访终南山一脉,见过了不少和尚道士,在修道坐禅的问题上跟他们中一些人交流颇深,这些隐居者基本对当时的宗教现状非常不乐观,他们中的很多人在文革期间被迫还俗,即使后来宗教政策放松,也需要在道教/佛教协会登记在册才允许在寺庙/道观修行,而事实上在寺庙/道观修行的已经不算是出家人了,他们要么为了居士或国家的供养,要么就要面对熙攘的游客。把摧毁宗教的责任归咎于某党是简单粗暴的,应该说这是粗放式现代化进程的一部分,他们用对物质的无限渴求吞没一切。 行文间可以看得出作者的中国文化底子是很深厚的,至少是普通中国人难及的,绝非那种识得几个汉字就出去唬事儿的江湖郎中,不过书中对某些文化符号的过度阐释、建立在本就不牢靠的神话传说基础之上的仓促而武断的推论等段落,还是让人有点不舒服。比如他提出屈原是一个萨满这样的说法,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诡异的。这里边有东西方看待问题的差异,更有可能是翻译的问题。好在只在书的开头有这些坐而论道的东西,后面就都是作者行访名山的足迹了。

回到这篇文章最开始的问题,中国现代到底还有没有隐士呢?比尔已经晚了,他走在了文革和城市化的后面,而我们则更晚了。但是,谁知道呢,“隐士不想让你认出他的时候,你是认不出来的”,也许隐士就在我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