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原创作文-《那年冬天,风在吹》
初一 散文 924字 191人浏览 绍兴县实验田

那年冬天,风在吹

脆弱的心灵,由谁来填补„„

----题记

雪,悄然落下,旅行已毫无意义了。压力中的旅行,比雪还苍白。记忆中肯定也会像雪一样消失,苍白地消失。

微风夹着雪拂过脸颊,冰凉冰凉的,我跟着父亲与他的同学,来到了这里。 老同学的旅行自然让人感到温暖,然而,我并没有。

饭桌上,父亲的同学们都在谈论自己的孩子。

当我发现我是最普通的学生时,心像熄灭的灯,没了生气,没了光明,转而得到的是低落,愤怒,悲伤„„

旅行过得很快,几天里,我很少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敢说。

曾经不知天高地厚,如今才发现自己的成绩上不去了。跟父亲同学们的小儿一比,我„„

回到旅馆,我无力的躺在床上,回忆着上周的我。

没有苍白,没有低落,我还在学校里,考了几次试,结果成绩都不是很理想,同学们嘲笑我,老师批评我,我忍受着讽刺回到了家,可是父亲也对我不满,为此我们还大吵一场,最后我败了下来,为什么?因为父亲最后说的那句话----你现在什么也不是了。

听完这句话,我瞬间呆住了,我„„

“什么也不是„„”我在床上一直默念着,不觉间就睡着了。

睡梦中,父亲坐在我的床边,把被子拉到我身旁,盖在我身上。

他轻轻地摸着我的脸颊,默默地注视我。

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什么,我醒了过来,发现父亲依然坐在我床边,他看到我起来,连忙把手缩了回去,站起身来走了。他去了哪儿?不知道。

回忆刚才的情景,原来这不是梦,我的心被温暖了一瞬间,不过也只是一瞬间,我恨他,没错,因为他也恨我,为什么?我什么也不是„„

第二天,雪下起来了,落在我脸上,像是一滴无形的泪水。风拂过,留下的却是虚无,是呀,幼小的心灵,该由谁来填补。

我漫不经心地跟在别人后面,到达景观台时才发现他不在我的身旁。父亲去哪儿了?

我“东张西望”,却依然没找到那个身影。

于是我向别人打听,才知道父亲的脚裂开了许多口子。为什么?因为护肤霜给了我„„

我的眼眶有些湿润,连忙回到宾馆。走进房间,我看见父亲睡着了,便掀开他的裤腿,一道裂痕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原来,他是爱我的。

严冬不萧杀,所以见阳春。冬天就是这样一个季节,表面上冷酷,其实却孕育着希望,而我终于感受到了这份希望,这份希望是冬夜里温暖的炉火。而这份温暖来自于你----父亲。

那年冬天,风在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