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
高一 散文 735字 71人浏览 柏拉图未到

整理邮箱时偶然发现几篇文章,看这几篇文章发表的日期,似乎比结识初中同学的时间还要约略早些。点进细细观之,原来是初读《三国演义》时的一些评论。

说是评论,不过是一个对任何事物全然不知的小孩的胡侃罢了。不懂评价,不知辩证,也不明白什么叫历史的必然。只是将一切结论的来源都掘自书中,用演义里的事件来论证说明。一个小孩,便乐此不疲地写完了这数字的文章。

诸葛亮为何不能帮助刘备统一天下?因为他不得天时。就是天不愿意帮他。何以见得不得天时?当诸葛亮困住司马懿时,一把火足以清除掉统一之路上的最大的障碍。一场大雨却如期而至,浇灭了这火,湿透了孔明的心。人业天帮,这样看来,诸葛亮是必然不能完成刘备委以的统一天下的重任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草草看完一遍后,不禁淡淡一笑。脑海里似乎浮现出曾经与朋友畅谈的往事。但不知怎的,却不愿再看到这文。便匆匆关了页面。

心下却总不知缘由的惦念着。夜幕盖过楼顶,躺在床上反复不能眠。一些事情略过脑海,一种不能名状的感情涌上心来。

“昨夜书中得故纸,今朝随意写新诗。长捐箧底终无恙,比如怀中便足奇。黯淡谁能知汝恨,粘涂亦自笑余痴。书成付与炉中火,了却人间是与非。”王国维先生于书中翻到一页旧纸,也许这纸不染任何字迹,也许他曾在这纸上信手涂鸦。但当这旧纸被翻出时,便衍生出了多少感情来。我想他的“新诗”是相对于纸上的“旧文”而言的,并非相对于这“故纸”而说。阅毕那纸上斑驳的字迹,又看完那纸上未干的磨痕。他一把拿将起这纸,缓缓走至炉旁,交付炉火。这纸烧在炉中,也烧在了他的心头。恐怕尽成灰烬之时,只遗有哀婉了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呵呵,新于旧,总喜欢分辨孰优孰劣。当旧时的那套理论被用新思维推测时,多么的荒诞无稽。但用新的思维取替旧的思考,不过是从此多一份无聊与寂寞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