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摆的钟痛彻心扉
初三 散文 1566字 85人浏览 iDigiCloud

将瞬间定格成永恒,是患“一见钟情”病人常有的后遗症。在“泰坦尼克号”拦腰折断的时候,许多人惊叹的凄美,变成了美国大片商腰包里齐齐扎扎的钞票。

在我曾经构思的一部小说里,有过一面停摆的钟,这钟摆放在一间老房子里,我虚拟的女主人翁,已由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孩,变成了两眼昏花的老太太。她陪着这锈迹斑斑的钟,等着一个伤痕累累的人,一个曾经从她身边走出去的男人,一个在外面的世界积累了一堆故事和传奇,积累了一堆伤痛与相思,却没积累下一张钞票和一朵玫瑰的男人。望着这面钟,她仍然清晰地记得拥吻惜别的那一刻,他的脸他的发梢他眼中的泪和他“等我回来”的叮嘱。她于是等着,在穷困与屈辱中等着,等出了一堆伤痛,却没能等回来再三叮嘱她的那个男人„„。就在她近乎绝望的时候,却接到了那位男子的信。他,从海那边要回来了。

他回来了,拄着的沉重的拐杖支撑百感交集。当他看到那面钟时,心都碎了。他清楚地读到这面钟指向的正是当年分手的时间。这是一面停摆了的钟,是男人走后,女人将它永远定格的钟。几十年过去了,它就一直固守着这个瞬间,像女人一样苦苦等待那个飘泊的男人。 我没时间来精心制作这篇小说,甚至无法探究几十年前是否有放置于桌上的小小闹钟,但我认定了这段构思。这个女人倾其一辈子的爱演绎的故事,已容不得任何轻视和亵渎。也许,更多的人都希望有这么一面类似钟的物什,让爱情几十年不变的固守着,让美妙的瞬间用一辈子的心思来刻录和雕塑。钟是停摆着的,心却在怦怦跃动。即使心不再跃动,指针都倔强地告诉你那难忘时刻。几千年几万年后,让最优秀的考古学家来论证吧,说不定停摆之钟的背后,会牵扯出比“泰坦尼克号”中的“海洋之心”更令人心动的故事。

枕 手 听 雨

——《临窗心悸》之五

听雨于沉寂的夜,几声春雷不那么积极地响应着。对一个失眠者而言,也无所谓要求大自然调大音响,只需自己的心清晰地共鸣,合着雨滴的沙沙声,让一些想法像一只被赶往大雨之中的野犬,却怎么着也找不到一片可供留驻的屋檐。

就这样枕手而卧,白天的身份暂且寄存在公文包里,手机也在雨声响起时拒绝外来的呼唤。雨只能用心听,否则永远是雨,永远也听不出泪的味道,听不出鼓点的味道,听不出足音的味道。

我喜欢把一种重逢放在雨声的背景里去猜想。走近雨声和在雨中游动的黑伞以及雨中从容划动的手臂,最能在我诗意连翩的时候,闲云野鹤一般牵引我。我想最诗意的重逢应该是在一条深深的雨巷,麻石街依旧,两边的青瓦粉墙依旧,你应该一滴水一般清纯依旧。雨一洗,你的苍老没有了,你的浮躁没了,附和着雨滴的是你敲打麻石街的平平仄仄的高跟鞋响,两条长辫应该还在,你从容地走,雨巷越长你越美,雨点愈密集你愈端庄,你的每一步都丈量着别人想象的空间。雨点激扬着,给我说一些捕风捉影的话,我便认定,我应该出现在雨中,我如果再不出现,便是一种缺憾,以后的诗像麻石一般铺设也接纳不了你。重逢应该是在雨中,只有雨才有资格出现在重逢的第一现场。我从容不起来,这不是我本来的面目,我也撑不起一把优雅的黑伞,我有的就像大街上许多没有牌照的摩托车,东奔西窜或许叫抱头鼠窜,我的目标十分明确,回家!坚定不移地回到家。我却是在抬手抹去额头上冰凉的雨水时,无意间瞥见从容而优雅走过来的你,许多年假设过的重逢,在窄小的雨巷里接受春雨的安排。除了我你应该不会惊愕,淡淡一笑是你一贯的作风,然后你不说什么,擦肩而过,就像厚厚的一本书,仅仅是又翻过一页„„在你走过的雨巷,我们是农夫错误地遗落在路旁的

两颗种子,可以吐绿,但无法扎根。

听雨讨论得十分热烈,没有多少点雨与我持同样的看法,春雨一般是最富人情味的,春雨最喜欢滋润的是小花伞下四条站立的腿,或者是雨中亭子里拉小提琴的手撒泼的串串音符,不管那么多,我不在乎雨点争吵些什么,双手交给自己的脑袋管着,弯弯曲曲地小心翼翼地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