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作文素材网红
五年级 记叙文 3413字 41424人浏览 生命在于卢瑟

伴随着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新业态、新话题层出不穷。网红即在互联网上走红的普通人,20多年来经历了从靠个人才华或出位的言行博得网民关注但无“变现”能力的初级阶段,到借助社交媒体成为微博名人,再到当前依托团队运营具有强大吸金能力的变迁。据今年上半年由民间机构发布的《“网红”经济白皮书》提供的数据,中国网红人数已达百万。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在互联网上贩卖低俗劣质的内容走红,且支持者不断扩大。

要求:结合材料的内容和含意,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答案

【写作提示】(1)从人性的角度出发,低俗网红打开了盛有人性恶的潘多拉之盒,可以在不知不觉中侵蚀浸淫于此的人。可以立意为“纯洁人性,反对以丑为美”“抵制恶的诱惑”“低俗网红容易突破法律的界线”。

(2)从集体精神养成的角度来说,低俗网红导致集体精神的矮化、粗陋化。可以立意为“低俗网红激发人的生物性本能,给人带来危害”“抵制低俗网红,倡导自由精神与创造精神”。

(3)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说,低俗网红的破坏力指向未来。可以立意为“清除低俗网红对年轻人的负面辐射力”“拒绝低俗网红,保护青少年”。

媒体观点

“网红”何以变得越来越“黑”

3日,澳大利亚一名粉丝超52万的19岁网红Neill ,突删2000张美照,发视频哭着退出“网红界”:几百次摆拍以及修图化妆,只为照一张美图;维持身材几天不吃饭;生活只剩下点赞好评,深感孤独迷失„„她决定“接下来真实地生活”。

实际上,Neill 做到了,她有不少广告收入。但现在,小姑娘成年了,却对这些浮华的生活有点厌烦了,她删去自己的照片,并放上自己的素颜照,说,自己并不完美,都是装出来的,这样的生活并不能让她感到开心了。

不过,这也不代表Neill 此前做的就是错了。那只是她在不同人生阶段的选择。时尚“网红”就是种不错的职业;网络红人,可以对时尚产品起到很好的推广作用,自身也往往能获益丰厚,他们本身就是时尚产业中的一个重要链条。

只是,“网红”这个问题如果放在中国就比较复杂了。

中国也有很多网红。大体上,网红如果能有像Neill 那样的容貌身材以及类似的知名度,基本上都开了淘宝店或微店了。她们一般都会有个不错的摄影师跟着,在咖啡馆、在街角、在酒店大堂、在古镇村落,不看镜头,假装无意路过,像小鹿一样无辜,PO 出各种美美的姿态。这种是来卖衣服、卖包包的。

另一种网红,则是卖面膜的。社交平台上的照片一般是脸蛋占据了整个画面:尖得可以戳死人的下巴、白得可当探照灯的肤色,还有占据面部二分之一面积的大眼睛和长睫毛。她们不仅自己美,还有一群长相犹如孪生姐妹的好友们,喜欢一起嘟嘟嘴。

是不是觉得我的描述中,对“中式网红”们有着浓浓的恶意?坦白说,网红不该是低素质的代名词,比如,其中的一小部分,已有机会唱歌、演戏、跑通告,有一定的演艺基础;另一小部分,很可能网店上赚的钱已能把我这样的普通人给砸晕掉,传说那位跟王思聪谈恋爱的淘宝店主,年收入都能过亿呢;还有个别的,甚至正儿八经地进军时尚业„„

但提及“网红”,大众最容易想起来的就是那种经常在微博上、淘宝上、微信上活跃、互相抱团和叫骂的一批红人,她们的形象不佳,来源于几个常见的偏见:一、整容。其实“整容”与道德无涉,无可厚非;况且许多只是美图秀秀用得太狠而已。二、奢华。这更不是错,况且很多用的是假货、卖的是假货。三、有被包养的嫌疑。

这些偏见,我想,主要是因为“中式网红”拙劣的审美和糟糕的气质,加强了外界对她们的恶劣印象,再有钱、五官再标致也不觉其美;君不见,每当“炫富女”曝光时,大家都一致幸灾乐祸吗?

比如说,此次对Neill 的评论中,也认为她告别了当网红的“虚荣”,是好事。但如何向大众解释呢,时尚博主是一个非常专业的行业,要求的素质很高,不吝于设计师,是一项辛苦又有成就感的工作。它不是弄个美图秀秀来炫耀就能入行的,更和“虚荣”无关。

奈何,在中国,这一行已经被弄坏了,一说网红,大家就会联想起某网红的后宫团,想起假脸,想起卖假货,想起她们无休止地互相谩骂互相揭短。可惜了。

“网红”直播背后是集体窥私欲

7.1亿网民,3.25亿看过直播,这是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截止到2016年6月的调查数据。近半数网民都观看过网络直播,“网红”的一举一动都被摄像头外的千万双眼睛盯着,当然,他们的直播也会获得粉丝的“打赏”。有人调侃称:“这跟在动物园看猴子时扔个香蕉没什么区别。”

此前有调查显示,看直播的人大部分都是二三线城市的“宅男”,另外,农民工和“土豪”群体也是直播的忠实粉丝。这些人把大量时间、精力消耗在观看直播上,为的是消解无聊、压抑的情绪,且以此获得一种与“网红”面对面的快感。

为什么这样的娱乐、消费模式如此“走红”? 在我看来,排除一些技术因素,这主要在于迎合了大众的集体偷窥心理。在我们过去的认知中,只有明星(影视、娱乐明星) 才会拥有大量粉丝,而粉丝能见到明星的门槛颇高,想跟偶像面对面“接触”就更是天方夜谭。但是,“网红”模式从交流模式、受众观感上,都比传统明星模式拥有了更好的体验感。在这个过程中,“明星-粉丝”的模式中常见的隐私公开化、“八卦”文化也进入了“网红-粉丝”模式中。表现形式就是“网红”只需要直播自己的日常生活,就可以得到粉丝的打赏,“网红”无需刻意表演,观看者就能获得“观看”的精神快感。

相比“网红”在T 台、电视节目等公共空间里的表演,粉丝对他们在私人空间里的日常生活显然更有兴趣。尽管“网红”未必真的会展露自己的生活隐私,但粉丝却在网络直播间的密闭空间里寻找想象中的快慰。大多“网红”只是直播自己吃饭、喝水、聊天、唱歌,“过分”的表演可能包括换衣服、热舞等,他们大多能紧紧贴住法律规范的边界来“满足”粉丝的需求,粉丝们也会给予相应的“打赏”回报。

“网红”直播中的窥私心理还在于通过集体获得了一种安全感。自己的隐私得不到保障当然会没有安全感,但如果能看到别人的隐私却会满足自己的控制欲,这大概是人的劣根性。在观众的狂野想象中,“网红”直播模式让这种控制欲泛滥。

尽管网络直播模式双方的关系是“一对多”,但从观众角度看,却是与偶像“一对一”的关系,它极大程度地满足粉丝的窥私心理,这正是网络直播的“妙处”,即符合消费时代的情感需要。正如美国思想家丹尼尔·贝尔所言,在今天,隐私可以像消费品一样进入大众文化的需求中,它不再具有过去的庄重和严肃,而成了消费者可以购买的产品。也因此,观众窥视“网红”直播日常生活时不会有道德的负罪感,反而会用更多的“打赏”鼓励对方做出更“刺激”的表演。在双方互动的过程中,“网红”得到了众星捧月的快感和物质回报,消费者的感官与情感需求也得到了满足。在双方各取所需中,直播成为一种集体的狂欢。

我看网红作文范文

在现在这个电子产品铺天盖地、网络神通广大的时代,一个新兴职业蓬勃升起——网红。 这群有着搞笑的本领,姣好的面容,出众的上位水平的人。他们每天只需要在网络上随便发一条消息,便会引来世人驻足观瞧。有了群众基础,便有了阅读量; 有了阅读量,便会有一大群拿着钱请他们做代言等一系列的金钱交易。网红这一职业,有钱有名有光环。于是许多人便挤破脑袋的想钻进这一行业,为此不惜伤害自己来引起世人关注,无下限的博出位,甚至是触犯道德与法律。

“网红”这个新兴职业代表了信息网络的发展,代表着时代的进步。但无下限的博关注来获取利益,让原本光鲜亮丽的职业染上了黑色。这种被沾染了的网红不是这个时代真正需要的,这种网红注定是会快速消亡于网络世界。只有带着正能量的网红,能真正给网民带来欢笑的网红才是这个时代真正需要的。

网红内容可以是积极参加慈善,或是运动,甚至可以仅仅是一杯下午茶。而不是整天的整容,炫富。这些没有丝毫营养价值的东西不值得任何人的关注,这些仅仅是大众茶余饭后的笑料不值得任何推广。

我支持正能量网红,我愿意为他们点赞。对于无下限的的博出位的网红,我只想说:人重在有羞耻之心。

我是一个喜欢网红的人,我喜欢像papi 酱那样能带给我们能量的网红,我喜欢像艾克里里那样能带给我们欢笑的网红„„我喜欢网红,我喜欢能让我觉得值得的网红。

即使你有在彪悍的出位水平,并不能让别人真正的欣赏你喜欢你,那么,你成为网红的意义何在? 变成自己喜欢的模样,就是我的人生意义。我不是网红,但我喜欢真实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