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世仍无缘作文
初三 散文 6177字 6人浏览 Empty旧城

(一) 青灯经卷爱恨天

这是所佛寺,香火兴旺的佛寺。

我是一盏灯,佛堂里的一盏清灯。

夜深人初定,佛祖总会手持卷宗,端坐堂前,就着我读一本经文。

佛祖轻轻的念着,又似自语,又似吟颂。

那本经文,是如此的清香可人,夜夜相对,竟从未看厌她小巧的身影和优雅的气度。

我的光照亮了她的脸庞,是如此的让我迷恋。尽管偶尔有蜘蛛和小虫子会来打扰我,向我示爱,但我的眼里只有她,我的心里只能容她,虽然我的灯身里装着的是香油,燃着的灯芯是棉麻,可我的光却只为她点亮。

有次一片落叶竟然从窗外飞进,飘到我的脚旁,轻轻的吻着我的脚跟向我说着爱慕的话。我偷偷的瞧了她一眼,她却装着什么也没听见,且合上封面,闭上眼装睡。我轻轻的动了一下身子,便把落叶给挤到了桌下,然后再看她,却分明看到她脸上绽出的笑容。

日落日升,时光寸移,但这一切对我们却并没有什么影响。我仍然白天依着她,晚上照着她,日夜厮守。有时我会悄悄的给她讲个故事,她会轻轻的笑。有时她开心了,还会随着风轻轻的起舞。

我想,我们自然是可以地久天长的了。

可有一天,我发现,她的目光不再只朝向我。有时也会给个冰冷的背。虽然每晚我仍能清楚的看着她,看着她娟秀的容颜。可我却分明的感受到她的冷淡。

原来是一枝笔,一枝用竹管做的笔在做怪。我一点也不觉得他比我更有风度,看他瘦瘦的哪有我英俊呀,何况,他也讲不出什么好听的笑话,也放不出一个漂亮的灯花。但她现在却总不太爱看我,让我气得肚子越发的鼓涨。

终于,有一天,那枝笔滚下桌子,不知了去向。看着她眼巴巴的张望着,想把他找回来,我这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还好,他竟一去不返了。于是日子又如从前一般的宁静而幸福。

但我却总觉得她不如我爱她那般的爱着我。有时看到她四处张望着,我的心里就腾起说不出的难受。

佛祖竟又弄来了一枝竹管的毛笔。崭崭新的笔,看起来是相当的受宠。我的心就又难过起来。

我要向全世界宣布,宣布我的爱,我要让所有一切都能看出我对她的爱。我不想再和她保持距离。我要和她紧紧的拥抱。我要让她知道我是多么的爱她,我能给她温暖和美好的幻想。

在那个有风的晚上,佛祖到外堂去了。我大胆的把手伸向她,我要把我的热情向她

释放,让她感受我炽热的爱。

我给她跳舞,跳最美好的舞。很快的,她便和我融成了一体,她便和我一起舞起来。接着是桌子,椅子,之后是房子。

就这样我用我的爱燃烧了她。却永远的失去了她。我看到佛祖的唉息。 于是在我破碎之时便告求佛祖,我愿用我的下世去补偿对她的伤害。

(二)雄鹰顽石情难全

天地变换,沧海桑田。

我成了海崖端上的一块顽石。

在我上世我曾求过佛祖给我机会让我忏悔,让我赎回我前世的罪恶。

没看清佛祖的脸,也没听到佛祖的唉。但无论此生是怎样的苦难,我想,我都愿意担。

跪在这高高的山崖,眼前是无际的大海,脚下翻滚的巨浪,头顶是湛蓝的天空,我的心绪深也如海,我的心绪阔也如天。

我没有期盼,也没有渴望,因为我知道该让我承受的一切迟早会来,无论是怎样的风暴我都在上世已做好了准备。

每天海浪都冲涮着我,每月暴风都肆虐着我,还有那无情的日月,时空于我都是定格的。

在我的岩石缝里有一只苍鹰,它把窝搭在我的身躯里面,那是一个多好的避风港呀。也就是有了它我在等待中才没有那么的孤寂。

每天一早它便扑愣愣的飞到蓝天里,有时也盘旋在海面上,看着它的英姿,听到它的呼啸。它成了我生活里唯一的色彩。

在每一个海啸来临时,我便用我宽大的肩膀为它抵挡着风雨和巨浪。这也是我唯一能做到的。

不久,它领回了另一只鹰。每天它们结伴的飞行,这也成了我唯一欣赏的风景。 它们把窝修建得那么的温馨舒适,那是一个幸福的家。

很快的它们的宝宝出世了,是两只可爱的小家伙,它们每天早上睁着好奇的眼睛看着外面的世界,每天傍晚都用一种焦急的鸣叫等待着它们父母的归来。远处两个黑点慢慢的近了,近了,它们便发出快乐而雀跃的叫声,那一声声把我坚硬的心都叫得起了粉尘。

小家伙开始练飞了,战战惊惊小心翼翼的盘旋在我的头顶。不久这对勇敢的小东西

也象它们的父母一样的翱翔在蓝天了。它们各自又在我的身后不同的方向筑了安乐的窝。我的岁月开始变得热闹。

沧海桑田,不停的轮转。地壳又一次的运动,雷电交加,海倾地裂,世事又一次的变迁。

海水和雨中漫过我的头顶,高山顷该便成湖泊。那群苍鹰也在这天地沧陷中化成了海水中的泥尘,我无法再睁眼看这个世界,在最后时刻我只想问佛祖为何让我白白的耗去我的一世而不让我赎我前世对她的罪,佛祖淡远的声音和着风声雨声海啸声和天崩地裂的声音飘在耳际,那一生都在你身边的岩鹰便是前世的经卷。

曾听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你就在她身边而她竟不知道你爱她。

但此刻我是幸福的,虽然我不知道原来一直在我身边的就是最爱的她,而她更不知道依靠的就是曾那么爱她而毁了她的我,但我是幸福的,必竟我用我这一生呵护了她。让她找到她的伴侣成家生子,过完圆满的一生。

我无悔。

只等着下世的轮回。

(三)红蜻碧荷意缠绵

碧草青青,湖水蓝蓝,柳丝抚岸,荷影田田,好一派江南风光。

我是一只自由的红蜻蜓,穿梭在花田柳影。远处有金黄的菜花浓郁的芬芳,近身是清澈的湖水。湖里聘婷着娇柔的碧荷。

我停在一枝刚刚结苞的荷蕾上,嗅着它淡淡的清香,有种很熟悉很温馨的感觉包围了我,我知道,是她,眼前的白莲便是那前世的经卷。几世的守候终于让我对和她如此的接近,如此的亲昵。清清的水波里映出她的身姿,我轻轻的站在她的发稍,静静的对她诉说着这几世的思念。

我要把我永世的柔情都涂抹在她的额头,想把我能有的生命全部奉献给她。

每天,每天,每天,这里都是我的守候。每天,每天,每天,我都轻飞在她的身边,轻声的诉说着对她的爱恋。看着她娇羞的笑,看着她娇美的身姿,看着她淡淡的眉眼,那是怎样的一种幸福。

时光如飞一样的在身边静静的流过,夏日的风是怎样的清爽怡人。能有此生如此的相守任是拿几世的苦难是值的。

我把快乐送给风,我把快乐送给雨,我把快乐送给脚下的碧水,我把快乐送给岸边的垂柳,我把快乐送给远处的鲜花„„

我用翅沾起轻露轻轻的撒在她的脸上,看着晶莹的露珠在她俏美的脸上滚动,我便抑不住的轻吻她。我把其他花的粉轻沾在我的脚上再带到她的身上,我只希望她是快乐而幸福的,我看着她盛开,也要看着她凋零,更想看着她结成莲蓬,长出莲耦,我想看着她的生

命的每一个行程。我爱她怒放时的娇艳,我想我会更爱她成熟后的沧桑。

有轻舟划过,轻曼的歌声飘荡,清脆的笑声由远而近。看惯了那观荷的人们,我也处变不惊,我只是不愿他们惊忧了的爱的甜梦。划子轻轻的触到了她的枝叶,她开始摇颤,我的心也一下子疼起来,有种说不出的沉重。

果然,有只大手伸了出来,并用那长长的桨把她划近了小船,另一只手,伸向她,伸向她,之后是一声清脆的轰鸣。她被一只手掐断了茎,并被那只手递给了另一只纤秀的手。

那只大手的主人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纤秀的手的主人:美吧~~~

纤手笑了,并把她送到自己的鼻子下轻轻的闻着,闻着,我扑过去,再次的站在她的发稍,可纤手却一挥,就把我赶到了船舱外,我无望的跟着她们。我隔着窗能听到好怕哭泣,能看到她的无助。

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最痛苦的事,那就是看着自己的爱人受苦,却无能为力。

我跟着她,飞向一间房子。她被那只纤手插进了一只玉瓶里,还好是一只很精美的玉瓶,不至侮没了她柔美的身姿。

但我还是听到她的轻泣,看到她的伤心,我知道我们的梦破灭了,我再不能看着她成熟成莲蓬也不能看着她结出莲子长出碧耦。她的生命只能夭折在这一樽玉瓶,她再不能和风亲昵,也再不能和露嘻戏,她只能面对那一室的俗尘。

看着她的泪顺着碧绿的茎细细的流下,我的如此的痛,我一次次的向室内冲去,但厚厚的窗棂阻断了我。翅膀在一次的冲击中跌破,眼睛也撞得血肉模糊。但我仍和她隔着一道窗,一道窗就阻断了几世的爱恋!

我早已无力再尝试冲进去,我只能无助的伏在窗上透过窗花看着她肝肠寸断。

只是一夜,只是一夜,她的花瓣便飘落了,她的花蕊便枯蔫了,她的枝也软了,我知道她能看到我,也能感觉到我在窗外是怎样焦急的守着她。我也知道她的芯枯了,而我也在绝望中风干成了一只标本紧贴在窗棂上。

(四)爱情未了魂难散

在这个城市我遇到了熳,他和我出生在同一个地方,却相识在大学的校园里。 很快的我在他的目光中看到了那份与众不同的关切,不知在何时他拖住了我的手。

很多时候他也对我说:你是我的方向,我的一切„„

我也会笑他:你这样的热情会把我燃烧成一堆蔓灰„„

但一切的甜蜜都过去得太快,大学毕业之际,对去留这个大方向各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想留在这个城市,这个大都会。但我们却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地区,我们都面临着回到原籍的问题。熳想让我和他一同回去,可我却决意要留在这里。

在此时风出现了,他是本市人,父亲又做着高官。他一步步的靠近我,向我示着爱,

我沉迷了。

熳无奈的走了,只留下一句话:你的幸福是我不变的方向。

我留下了,终于留下了,并且有一个不错的职位。

风也给了我一个家,还给了我一个让人羡慕的地位,我感觉自己就象高高浮在天上的云,自由而幸福的飘荡着。但我的方向却受着风的左右,或许这就是我的选择。

在风父母的期盼中,我要分娩了。我知道,他们都盼着生个男孩,好让他继承辉煌的家。我也想生个男孩好巩固自己少奶奶的地位。风父亲的事业更如日中天,风也在一步步的高升,他们是我的中心。

但我却生了个女孩,一个谁都不象的女孩!

风的父母虽然仍然在表面上热情而周到地对待着我,但那一切都只不过是轻车熟路的表演,那是他们在仕途上早已排练得很自如的演技。

风父亲给女儿起了个名字叫:“蔓”!当时,我从风的眼中分明看到了一些什么,风父亲说,“她是我们家第一个小孩,希望她是一枝长长的蔓,能带出一长串的好事来。”他必竟是国家干部,违犯计划生育的事他是不会做的,但我明白他话里的含意。

蔓,一天天的长大,象一团粉红的花朵,也象一朵皎洁的碧莲,让人禁不住的想亲她。她的眉目越来越清朗,但这却成了我和风之间的冰,冷却了我们的关系,因为蔓越长越象熳。

有天风气愤得砸了不少的东西,出去喝酒几天都没回家。他曾几次追问我蔓是不是我和熳的野种。熳在我和风定下后便离开了这个城市,这中间我一直也没回过我那偏远的老家,更没听闻过熳的只字片语,更别说和他幽会偷情,但蔓长得却真的和熳是如此的相似,连我也迷惑了。

蔓一天天的长大着,她分明对风有着说不出的厌恶感,虽然表面也没做什么,可做妈妈的却是如此清晰的感受到了。风也对她越来越冷淡,这父女倒好象有着前世的仇恨似的。

蔓一直都跟着我睡,总不愿让风碰我。每次风想和我亲热一下,蔓总会经意不经意的打扰一下,有几次尝试着和她分床,可她哭闹得让人又烦又心疼。她一切都好,听话乖巧,只要跟我在一起就有说不出的可爱和体贴。

很快的她上学了,很快的她长得快和我一样高了。可她却非常的恋家,确切的说是恋着我,总爱粘着我,她有一点点的小事都会和我分享。她也越长越漂亮更象一朵婷婷的玉莲吐着芳香。

她有同学闹早恋了,我私下半真半假的问她,可她却撇着嘴很不屑的说:那些小男生个个都浅薄得很!

我和风终于要离婚了,其实大家心里早就很明白这是迟早的事。

由争吵到无语相对,再到懒得相对,这就是婚姻的过程。

每每风看到蔓我就能从他眼里看到火,他也极少叫她的名字,而她却几乎不叫他爸,只是在必须要提起风时称“他”。只要和我在一起蔓便很快乐,但一看到风脸便变了。这十几年的家庭生活我完全是根蔓把他们缠在一起。

风在早几年前就已脱离行政职位到市府的企业去做了老总,后来国企体制改革时,他剩机划拉了些钱正式下海自己注册公司单干去了。此时风父的仕途看起来正在高峰其实却是到了最顶点,下一步便是退居二线做个闲职,这点他们父子都非常的清楚。

既然不再是国家干部,风也不再象以前那样照顾自己的形象了。他包了“二奶”有了别院,其实这些我早就知道,只是他不说破我也无所谓,这有本来就是有他冷清无他倒更和气。

现在剩下我和蔓两母女相对,倒觉得别有一番温馨。看着女儿出落得越来越俊俏,也越来越懂事,心里又欣慰却暗自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这些是这几年一直萦绕在心底里无法说得出,又觉得不该想的念头。

终在一天,应风的请求要我帮他理理公司的帐务,因为上面要对他们审计,他怕漏洞太大会出事,为了给他调帐弄得太累。回到家便睡了,睡到半夜有些异样一下子惊醒,发现蔓正躲在我的怀里口中念着我的乳头,手摸着我的背很是亲昵,我的心猛的一沉。蔓不象是睡梦中所为,她笑着看着我,看到我醒了,伸手来抚了下我的头发,又摸摸我的脸,竟把嘴凑到我的嘴边来,我一下子推开了她,她却很暧昧的笑笑把手搭在我的肩头睡了。

我却无法入睡了,有种说不出的恐惧袭来。她这样子和熳竟是一模一样!

这几年虽然熳的影子一直象不散的阴魂缠绕着我们的生活,可我却很少想起他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恩爱,但此时,过往的一幕幕都那么清晰的显现在眼前,就象一幕拍摄清晰对比度鲜明度的电影。想起我们彼此的誓言想起在一起的拥抱也想起我们在一起做爱,他也是那样的依在我的怀里,用口含着我的乳头那样的吮着,也会在我睡醒时用怜爱的目光看着我给我抚去睡乱的头发,然后摸着我的脸,之后亲我吻我爱我。睡觉时总爱把手搭在我的肩头。 突然又想起我这段时间睡醒时往往会在蔓的臂弯里,她总会轻轻的拍着我的背象她小时我哄她睡的样子。

这一切都让我在这夏夜里直打冷战。

看着睡着的蔓,有种很深很深的罪恶感和恐惧让我无法自抑,但在这个城市虽然生活了十几年却没有一个人能让我和他诉说我心底里的秘密。以前为了风的事业为了他们家的荣誉我避着一切的人和事,虽落得一个清誉却少了知心的热闹。

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熳点点的消息,或许是有人故意避着也或许是自己也刻意的避着吧。现在的我是发疯一样的想知道熳的下落和所有的情况。在血缘关系上我最清楚蔓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但„„

安排了一切,我便返回了老家,我和熳共同的老家。

看到母亲才知道原来世上最贴心最亲近的人原来就是母亲,她是你无论什么情况什么环境下都无私的爱着你的那个人。我后悔这么多年只想着自己而忽略着母亲。 第二天,母亲带我到了一个地方,哪,竟是熳的坟!

她说熳是在农历七月十五死的,就死在埋他的地方,之前他整天整夜的呆坐在这,任谁都没办法。他还在这种了很多我喜欢的一种白花,花大片大片的开着,他就躺在这花丛中死去了。他家人明白他的意思就随地把他葬了。

母亲说农历七月十五是鬼节,大家都说他是被鬼摄了魂去了。

我一听母亲说七月十五混身便开始发颤,蔓就是在农历七月十五出生的,在大城市里人们都不太在意农历也没人注意到是鬼节。我知道我的手脚冰凉头晕目旋。熳!熳!是我负你,可你却„„

母亲又给我一样东西是一条白手绢,上面写着我的名字,我记得是我送给他的,也是我们相识之初的信物。母亲说:在熳死之前他把这个交给了母亲说迟早有天我会回来看他,就把这个交给我。

我展开一看,上面写着:永世伴你!

我一头便栽倒在熳的石头墓碑上,那天是我和他相识整整十八年的日子!

恍惚中我仿佛看到熳的笑脸:下世我们还会在一起~~~~~

我又看到佛祖的笑脸,我恳求他,我要永世放弃这段缘,只求下世莫再让我遇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