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染指寂寞
初二 散文 492字 104人浏览 蓝殇820

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不想长大,怎奈何似水流年?人生如戏,却总得寂寞莹心,经过的,路过的,错过的,无数人打着“路过”的牌子闯进我的生命,世事无常,不知谁又吟起杜甫的《可叹》?“天上白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岁月易逝,迢迢年华,谁又老去?谁又重生?

一个人安恬地直关阳光下,45°仰望,聆听海的呼吸,保持微笑。是啊!一切安好如初。纵使世界末日,依旧安之若素,我只是一个个倾听者,不是倾诉者,总是惦记着那条未选择的路,折返又如何,徒添伤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司空见惯了太多生离死别,当岁月无情的刻下痕迹,放肆嘲笑着我们,谁又能继续微笑着?

寂寞,多么华丽的词条,有人为它谱诗,有人为它做词,殊不知,染指寂寞者,皆为悲剧……

天是蔚蓝的,生活是静好的,光阴一纵即失。我依旧站在这里,浅浅的,甜甜的笑着。白浪淘沙,芳华不再有。贝多芬又如何,依然孤独终老,只能倚在维也纳,摩着心爱的钢琴,弹下一生的《月光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喜欢安静,却又害怕孤独,讨厌寂寞。也许会有那么一天,隐在桃源煮着酒,或是在关外野店,流着泪,唱着歌。流年,本不该染指寂寞。患得患失。

期待着,多少年后的某一天,抬起头,天,依旧蔚蓝;阳光,如此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