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挪威的森林》有感
高二 读后感 1775字 324人浏览 凝凝918

读《挪威的森林》有感

作者:周昊

---我在世界的中心呼唤自己《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树。

我在图书馆的卷卷藏书中几乎是机缘般的看到了书的侧面写的这一行字,手指在上面徘徊逗留,好好来读时更是觉得难以放下,好像在书中看到了很多很多的不是自己的自己,在书中,在世界的中心呼唤自己沉寂的知觉和灵魂,百感交集。

书中男主人公---渡边彻。我暂且把他定义为我心中植物系的男子。

他性子静,对万事万物和形形色色的人心里抱有尊重和敬畏。

" 无论是孤僻的,热烈的,特别的,还是普通的人,他们都没有高度上的差别,只有选择上的不同。"

他曾经与最初的女主人公直子有过一段彼此需索,相依为命的爱情。他们的灵魂中有相同的敏感和孤独,如同命定的彼此咬合的齿轮。直子曾经是他最后的朋友的爱人,但他的朋友毫无预兆的选择以自杀结束掉自己一直表现出的热烈明媚的生命表象。

他像是我一直期待蜕变的那个自己,对极致的爱和恨都持有包容宽和的态度。能独自在深夜,靠着一杯威士忌,一本书,去享受这漫漫长夜带来的孤独和荒芜不定而不觉得动荡不安。他就像是沙漠中心一片绿洲,爱上他的人都与众不同。而他的珍贵,就好像夜里的星光,蛰伏在黑暗中隐痛而不愿意开灯的人才能察觉这别有洞天。

村上评价渡边彻---一种体恤式的温柔。

对岁月的变化少了喋喋不休,有包罗万象的心态和胸怀。对强者不盲目艳羡,对弱者不施以怀悯。他可以适应各种生活给他的状态,因为他心里有他自己的一方天地。

书中有这样的两个女子,直子和绿子。一个最初的爱恋,一个最后的人选择。直子和绿子在我看来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女子。却又不得不让人觉得她们是一个身体里的两个灵魂,只是用了不同的方式去践行自己的极端。

直子有超乎一般女生的敏感,之前恋人的猝然离去让她对周围、对自己充满了怀疑和不安全感,她分裂,痛苦,常常分不清楚自己爱的是死去的男友还是渡边彻。她在过去现在、生死之间挣扎。她就好像是应该被呵护在手心的茉莉,一但失去照料和支撑,她就能感受到来自外物的摧残和自我的枯萎,却无法自救,只得在无数次痛苦的挣扎之后从容赴死。 在这本书里村上有一句让我想了很久印象深刻的话:"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生". 所以他写孤独,写绝望,写死亡,却不会让人觉得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而是让人有力量去直面,并且坐下来,跟自己和解。

而绿子相对直子,却有很大的不同。她更像是悬崖绝壁上的玫瑰,热烈明艳,可以从容。无论是对爱情,亲情,她都有洒脱的样子在。甚至她对父亲的去世都表现的理智。如果用冷漠去定义她应该并不准确,她对待生活和死亡有自己的认知。她明白人们坚持活下去的不易艰难却也不会认为选择死亡的人就是懦弱。她清晰直白的明白自己所需。可以随心随性看到随时有可能殃及自己家房屋的大火而纵情肆意的跟渡边彻一起在阳台上喝酒唱歌。她不畏死亡,同时也用力去活去爱。她清醒,越清醒对很多东西越能看透。她把所以的久远的经历一一说给渡边彻,所有的过往和隐秘,美梦和噩梦。

" 爱一个人,是有了盔甲,也有了软肋"

直子好像渡边彻的感情之于他是软肋,让他揪心牵挂。而绿子则为他穿上盔甲,让他有力量去对抗沉堕,让他温暖。

还有一个人,忍不住想提---玲子。她是直子在疗养院期间最好的朋友。

" 我喜欢有过去的女人和有未来的男人。"

玲子本身举手投足间就像一个谜。她有坎坷的经历和过去,曾经饱受流言蜚语,从不知所措到孤独的从容。她在黄昏的屋檐下弹吉他,一首一首,在午夜听直子讲她的不安,相拥而眠。她让我想起一个少女从最初的纯真简单到经历风风雨雨而变得成熟对他人多有包容和照料。在她身上,我能看到岁月带给一个女人的改变,可我始终无法对她幸福与否加以定义。 在读这本书里,我始终有一个困惑,村上的这本书里没有提到过挪威,那书名应该怎么解释呢。后来查了相关的资料,原来风靡那个年代的甲壳虫乐队有一首同名的歌,据说这首歌带给村上的感受就像是这本书的整体风格,没有杜鹃啼血用尽十分的力气去写生死和爱情,而是在平和细致的描写中有让人安心的力量。不深沉,却深刻。读《挪威的森林》没有纠结,反而觉得心里沉浸。这大概就是村上的书的魅力。

更值得一提的是书中对疗养院阿美寮的描写,山居,少人,早起采摘野菜,清扫夜间积雪,林间散步,按时作息,甚至自给自足,与外界联系很少。有多少人难过时都希望有这样一个地方,可以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