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央年华
初二 其它 1304字 47人浏览 心如玄铁爱峰峰

未央年华

你已经长大不再属于少年什么东西消失了

我叩响岁月无比森严的门之环那悠远在思维源头的记忆袅袅缥缈萧萧而来。如门之后走出一位风华绝代的女子,女子身后的桃树孕满桃花,用桃花的体香轻抚女子倾城的容颜。

我们彼此相望,“你是我要找的人吗?”女子芙媚一笑,如似水的镜中蔓延的涟漪散落浮萍之中,天籁之音响起。她回头轻吟,素唇如白莲开落霜齿叩起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我久久地醉在夕阳下女子的风情,那女子的喃语如一只落寞千年的火凤,在清风中轻逸而去。”桃之妖妖,灼灼其华。我于心灵中寻觅天涯的女子,那冬雪中踏波而去,与桃花为伴,守尽铅华,长风缚着的青丝,肩头还有我思念至久的江南采莲图吗?皓腕凝霜雪还是当年那般纤纤如玉吗?我以今生珍爱的女子,你还是你吗”

桃花在风中闪烁,轻披薄纱,向女子飘去。宁妃,你的眼中会有泪水行过,却为何背我而去。你真的忘了我们的笑语欢歌,这经流年沉淀的记忆你真的视作过往云烟,就这样轻抚散去吗

我离你而去在一个雪落无痕的年华

千年未曾启开的如门在我的期盼中执音唤着。我凌空飞起,用思念之力打开森严千年的

大门。门外现出一个刻骨铭心又似曾相识的容貌,来人白衣似雪,静立门外徘徊不去的精灵之风中,久经风尘的面容依旧风采。眼中闪着不能忘却的思念。我感到他的心在轻呓而语:真的是你吗?我要寻觅的女子。一阵痛楚破心中千年的封印汹涌而出。是我啊是我。我轻笑回身吟出那首思却之诗: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抬头看见桃花含泪飘来,诉尽千年别离幽怨。我的玲珑之心听到男子倾说千年前的记忆如雾中飞花,凄美寞然。我感到他眼中倦意彳亍。天子,是我啊。我就是你千年寻觅的女子,我是宁妃。我在这院中以渡千年等你,这是我们是宿命。谁也不能改变,即使是你―天子。我在日日夕阳下数尽一地桃花,忆尽你我执手相牵走过的每一处天地,那烙印深心的思念怎会令我忘记这一切。如你历尽凡尘流离思念之痛,我在这如门之内等候千年苦楚离去。

天子,我是宁妃。

我是那门那森严千年的金石如门

我很惊讶他能以精神叩动门环,因为那只有以千年的情感累积产生的念力才能唤动门

环。一瞬间我明白了他就是那个在凡世行过千年的人-天子。

宁妃终于第一次把我开启,我感觉到她的思念竟也是那般惊人。门内外两人如一个完美的磁场,两极互相吸引,至死方休。人世间的所谓情感竟是如此斑斓如不夜的星辰闪烁。精灵之风徘徊在天子身侧,而宁妃的身后桃花泪殒飘扬。从他们心中我才知晓双燕纷飞生死别离竟也可以深挚到通灵境界。所谓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只是天子以登神榜,而宁妃却身属鬼籍。两人之情致死不渝而感化上苍命运才如次安排。宁妃等候此院曰修罗仙境。而天子下界凡尘寻觅千年不得停息,如果其中一个放弃两人自是缘尽。而现在,他们都做到了,千年两人之间多的只是天子行千年的仆仆风尘和宁妃眼中刻骨的思念与期待。当年宁妃为了天子得成正果方才出走离他而去。这难道就是造化弄人?

却不知门内外的两人终会如何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春风笑尽烟花泣忍顾玉人千年欢颜离

别后清泪为谁流古道亭下风亦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