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中有我明媚的悲伤
初一 其它 1965字 130人浏览 enyoung

秋日的黄昏,我带着一身的寂寞,走进了那片枫林。脚下踩着那些干枯的,失去绿色的落叶,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脚底响起。眼睛看着地面上的零落的落叶被风轻轻的托起,降落,最后又被我踩在脚下,还有那透过两旁树木零微散落的夕阳斑点。

正准备拐弯时,侧耳听见了断断续续的悲伤的小提琴声。抬起头,我忽然对自己的耳朵产生了怀疑,听错了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顺着刚才声音的发源方向走,是偏林子的方向。在林子旁边有一个小亭。靠近处看,只有一个背影,白得突兀,白得飘逸。没错,乐声是从他那儿传过来的——他的手上的小提琴。

与他檫肩而过,却只能看到一个身影。

乐声再度响起,依旧是那么忧伤,衬着夕阳。我静静的伫立着,看着他。动作是那么的优雅,潇洒,仿佛一个天生的贵族。演奏,哦,不,应该是练习完了吧。将小提琴小心的放入盒中,背在肩上。我静静的看着,像极了一幅和谐的画。直到他消失。一阵风从我身后吹起,叶子发出“沙沙”的声响,收回目光,把手放进口袋里,继续前行。仿佛刚才,不曾为谁伫立过。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还好,图书馆还没关门。我坐在长椅上,把想要借的书一一列出。图书馆内空空的只剩下我一人,管理员显示出了不耐烦,让我要快点。我很知趣的点了点头。一排排的,我找得很仔细,生怕漏掉一本。到最后时,我惊讶于竟还有人跟我一样到这么晚还待在图书馆,撇开想法,继续找需要的书。到最后一排,我本以为可以找到圣安克苏佩里的《小王子》,却怎么也找不到,抱着书要去管理员那里登记时,我满脑子都在想小王子和那只等爱的狐狸。“额,不好意思”被撞到的两人几乎是同时下意识的说出这句话,相视一笑,站起来。本想擦肩而过,却望见了苦苦寻找的书竟在少年的怀中,低着头,不好意思的拽住他的白得飘逸的衣角,“那个,请问,请问……那个《小王子》,你看完了吗”结结巴巴的问道。“嗯”他扭过头来,“看完了”……就这样,通过一书之缘,我认识了他——夜翎。

翎是一个长得很帅气的男生,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天生贵族的气息,跟在林子里“遇见”的他好像,在无人时,他总会流露出无法描述的悲伤。身上的气质都很像,会不是同一人呢?我被自己的白痴想法吓到了,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夕,听说了吗,‘熙’在编辑部哦”我懒洋洋的应了一声,继续看着准备投给校刊,全神贯注。阳光照在我身上,舒服温暖。笔在手中潇洒的圈,对着稿中的句子细细斟酌。“熙”和“夕”的作文都会同时出现在校刊上,好似每次都那么刚好。我们都习惯了,习惯看到夕和熙的文字一起出现。

“熙”是一个怎样的男生,我很好奇。仿佛拥有着淡淡的悲伤,他的文字给人的感觉很清新,很飘逸,亦很悲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感觉很像一个人,夜翎。想到这儿,我急忙扔下笔,顾不得穿上外套,就急急忙忙的奔向编辑部。一路上,我在想,若是真的那么巧的话,我是否需要虔诚的在上帝面前祈祷?

编辑部离宿舍很近。我到达的时候,编辑室里只剩下李老师了。她笑眯眯的让我坐下,替我端来了一杯水。我感激的朝她笑了笑,问道

李,‘熙’来过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李愣了一下,“夜翎吗,嗯,刚刚来过”

真的好巧。接着Miss

李又讲了一大堆关于翎的话。到最后我要离开时,她说了一句 “小翎是一个十分孤独的孩子呢!将自己锁在封闭的心房里我停下了脚步,静静的等她讲完。“他很特别。从小父母在一场车祸中丧生,他总是一个人躲在自己的世界里做自己的事情。一个人默默的面对着同伴的嘲笑,红着眼圈羡慕的看着同龄的孩子牵着父母的手散步这一切都离他那么遥远我没听完,就跑掉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又一次走进那片树林,我打通了翎的手机,问我什么事,我告诉他有事,在枫林里。他说“我在亭里”,让我自己进去。

这一次轮到了我惊讶,依旧是白得灵动的衣服,我只能说太过唯美。我从来没见过把白色穿得如此空灵的男生,仿佛希腊神话里的翩翩美少年。更重要的是他的手中竟多了一把小提琴,纯黑极致。“你就是‘他’”我问道。翎似乎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三个背影重叠在一起,完美至极,毫无残缺。我们就这么站着,忽然一阵风吹来,我感到脸上有丝丝的寒意,忽然发现不知何时,脸上多了两道清晰的泪痕,而他却只手足无措的看着我。我飞奔过去,抱着他,放声大哭,之后对着他说“翎,以后让我来守护你,好吗?”那一刻,我明显感觉到了他的震撼。“如果你的表情再正经一点,我可以考虑”过了许久,他终于说了这么一句话。在我看来,他答应了,用他的方式。

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夕,对不起”他跟在我的身后,依旧是那套白得清澈不染的衣服。“没关系,这是学校的选择”我笑着望着他。他露出了一个悲伤的表情,最后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可是,他却没有看见在亭里哭得一塌糊涂的娇弱女生。

翎走了。那天,我看见了自己的身影,被夕阳拉得好长,那是我无尽的悲伤。会的,我们还会相见的,对吧?

抬起头,夕阳有一抹色彩,隐匿着浅浅的哀伤。原来,我一直不明白,即使彼此观望,即使浅灰百相遇,又能没怎么样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