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世界——论美
初一 其它 1699字 36人浏览 木Terraria

另一个世界——读《文艺心理学》有感

第一节美学课,老师就问了两个让我懵了的问题:什么是美?什么是美的? 朱光潜在《文艺心理学》中说:“事物能引起美感经验才算是美。”美感经验,就是我们在欣赏自然美或艺术美时的心理活动。美被抽象成一种感受,一种精神,一种出于自然世界却又超脱于自然世界的近似永恒的存在。

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美感经验首先是一种直观的感受。在人的社会中生存,难免在看待事物的时候会首先考虑它的作用,但是一旦被实用主义先一步进入我们的大脑,那种由欣赏自然带来的感动也就随之消失了。正如老子所说的,“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我们求学,求得往往是知识经验,却也同时失去了道,直觉形象本身的可能性。诚然,这样生活或许更容易获得自己生存所需要的物质材料,甚至得到最大程度上的物质感受,但是,人终究不止是动物,满足了物质生活的需求后,我们还有精神生活的需求。于是我们渴望美,欢喜欣赏美时的那种感受。但是,知道的愈多,愈不容易专注它的本身,愈难直觉它,愈难引起真正纯粹的美感,美感的态度,就是损学而益道的态度。章粤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塞纳河,它把我们的一颗心分作两边,左岸柔软,右岸冷硬;左岸感性,右岸理性。左岸住着我们的欲望、祈盼、挣扎和所有的爱恨嗔怒,右岸住着这个世界的规则在我们心里打下的烙印――左岸是梦境,右岸是生活。而美感的境界往往恰是梦境,是幻境。

美人如花隔云端。美感的欣赏,我们需要一个恰当的心理距离。朱光潜先生说,艺术是最切身的。所以说观赏者要了解观赏的作品,不了解,便无从欣赏。而创作者,要想把自己的最切身的情感描写出来,他在描写时,反而要跳出来,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这是从英国心理学家布洛的“心理距离说”中化用过来的。朱先生在书中举了一个例子,海雾,乘船的人遇着它,最易引发的感受便是心焦气闷,是因为它的令人呼吸不畅,路程被耽搁,但是换一个角度,海雾便是绝美的景致:轻烟似的薄纱,笼罩着平谧如镜的海水,许多远山和飞鸟被它盖上一层面网,都现出梦境的依稀隐约,天和海连成一气,伸出手仿佛就可以握住在天上浮游的仙子。见不到人世的鸡犬和烟火,你是在天上还是在人间都变得犹豫不易决定。海雾是否像朱先生描摹的那般美我不知道,但是脑海却不自觉的浮现出中学时早起去上课,一场浓雾遮掩了天地,惟有教学楼整整齐齐的灯管的光远远的

透过来,教学楼被浓雾遮去了身影,乍见这片灯光,真的疑似是到了琼台仙境。顿时了悟。因而理解了凡是艺术都是要有几分近情理,却也要有几分不近情理。有几分近情理,“距离”才不至于过远,才能使人了解欣赏;要有几分不近情理,“距离”才不至于过近,才不至使人由美感世界回到实用世界去。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美感的境界是一种极端的聚精会神的心理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不知我是物还是物是我。黑格尔说“艺术对于人的目的在让他在外物界寻回自我。”这里就是一种体物入微的思想。从这点出发,德国美学家费肖尔和美国心理雪茄蒂庆纳采用的移情说就有了一定道理:移情,在我的直觉或情感外射到物的身上去,使它们变为在物的,情感、意志、动作等心理活动的外射皆可称为移情。因而,伤心时看到花也会落泪,离别时,听见喜鹊叫也会感到心惊。但是反过来艺术自然等也会影响我们的心理活动。天气晴朗时我们易心情愉快,而阴雨天气往往让人闷闷不乐;音乐高昂欢快时,心情轻松,音乐低沉凄迷时,忧伤会在心头弥漫。但是不管哪种,在全身心的投入到美的欣赏的时候,所获得的美感和快感,心灵得到的满足却是无法言语的。

另一个世界是人类独有的天堂。接触美学之前,我一直过着吃饭上课逛街看书睡觉的生活,之后,我或许依然会过着吃饭上课逛街看书睡觉的生活,更可能结束课程后,我仍然没有那两个问题的答案,但是万物在我心中的模样却大相径庭。跳脱于物质世界之外,我可以更多的欣赏这个世界,各式的建筑,道旁的花草,甚至只是一阵风、一朵云、夜深人静时的一声狗吠,都有了它独特的美感。像是身上的所有感官细胞都被打开,生活平凡而不再平庸。因而满足,饱食暖衣后的空虚得到补充。而这个像是想象的、超然的、梦幻般的另一个世界,就是美感世界,是有幸拥有它的人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