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情,春风烈
一年级 记叙文 2字 52人浏览 素心蝶衣

故乡情,春风烈

四月里的合肥,春已远行,留下长长的尾巴,唯恐怕人忘记,她曾来过。合肥的春天还是很有层次感的。初春二月,梅花迎寒怒放。阳春三月,群芳争艳。暮春四月,瓣归尘土,嫩芽生长。北方的我,头一次在南方度过春天。体味她温婉、柔和的同时,也不由得想起了那个,粗犷、豪爽的春,故乡的春。

与这里不同,四月天里,家乡的这个时节,松花江还没有完全开化,还能看到江面上的大块浮冰。松江支流的小河岸,可以看到厚厚的冰层,冰水从冰层上流下来,很有韵味地拍打着过往的流水。放眼望去,广袤的平原,蒙上一层淡淡的绿色,那是小草的嫩芽。柳树的枝条也开始变红了,冒出一个个毛绒绒的苞苞,象可爱的小虫,小时候时经常会拿柳皮吹响。

家乡这时的气温有点淘气,她会在零下几度到零上十几度之间跑来跑去,高温只是来骗你一下,随之又会降下来。白天穿着单衣,晚上却是毛衫外套小棉袄。把你带到夏天,又扔回冬天。却发现,春天来了。

说到家那的春,不得不说,那里的春风。白酒一样微烈,没有丝丝缕缕萦绕于心的暖意,而是大把大把地灌进脖子和腔子。不容分说地,夹带着化雪后清冷的潮湿和蠢蠢欲动的春心,直白地传递着春天即将到来的讯息。如北方的女子,直率、坦诚,也烈性。或许气候对人的性格确实有一定的影响。风的线条是硬朗的,如北方男子伟岸的身形。

风乍起时,卷着枯叶和地上的尘土,依旧裹紧人们的衣襟。那里的春风自然不会和这里一样,用轻柔的手拂绿杨柳枝。虽然如此,树到了时候,也自然会绿。但不是春风吹绿的,是被季节捂绿的。那的风并不那么柔情,而是直爽地完成着季节交给它的使命。春风觉得,该吹的时候它就吹起来,你不能挑。直爽的春风吹出家那边人的爽朗。

在北方,夏天的风使人凉爽,秋天的风让人欣赏金黄树叶摇动时那份心悸的美,冬天,如果没有风,那还叫北方吗?可春风呢,它不咋受欢迎,有时还会被人们落下一句“又刮风了”的埋怨。似乎春风反而推迟了春天的脚步。然而,却又恰是春风,吹去了寒冷,吹醒了万物,吹来了农耕时节,吹出了希望的开始。

四月合肥烟雨中,望着窗外蒙蒙细雨,恰似淑女般的温柔抚润万物。给家里打个电话,电话中可以隐约听见外面春风的呐喊,这头的我似乎还闻到一丝熟悉的黑土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