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好久不念
高一 其它 2241字 396人浏览 你是猪头一一一

我不在乎一光年的距离有多远,我只在乎如何穿越一光年的距离来到你身边。

我不在乎时间的距离有多远?,我只在乎是否会在河之彼岸,听到你来自遥远灵魂的呼唤。

梦的距离有多远?跨越的旅程有多艰难,只愿时光陪我在红尘静静地,安眠。

那里,一片海,海天交接着,一个人,裙摆翩飞。

是你吗?

是你吧!

你怎么不回头,你怎么不微笑

你还记得我吗?

那一个曾在你青春年华里,为你疯狂的人渣愤青。

还记得我吗?

那个被你丢失于流年的无良少年。

或许,不记得了吧!

或许,记忆早已被时光风化了吧!

我还是我,那么你呢?

你还是你吗?

忘了吗?那些记忆,是吗?

你真的已经将青春的有关于我的青葱,抛诸于流年轮回了吗?

我知道。你忘了。这不是臆测,这是光阴教我的道理,时光让我明白,你不再回来,记忆也会随之融于时光的洪流。

忘了,有多久。

很长很长的时光里终于没有人跟我提那些有关于爱的词汇。

似乎心情已经一这样了,如同秋天飘零的淡黄树叶,在这个季节上了霜。

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人提起过你的名字,好像你真的好像回归于时光了。

就好像一座远古荒城,从未再我面前开放过。城外的我从未走进你的城,亦如城内的你也从未袭白衣缓缓飘摇二来,开启我绝世情萌。

后来,猛然从好久不曾开启的青春笔记本里,看到那熟悉的名字时。

胸腔内,汹涌上心头的点点滴滴,一瞬间,犀利而急促的记忆就像是谁拉扯着心,拉扯着,似要崩溃。

似纠结,似怀念。很疼痛。

刹那间,觉得你的名字很陌生,很陌生,真的很陌生。

但,灵魂深处,有一声来自洪荒远古而来的声音,告诉我,这个名字曾是我生命中的唯一。

我以为,我忘了你。我以为,我不会为你疼痛了。

没想到这只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你的一切都已经镶嵌于我的脑海。

只是当记忆渐渐与灵魂融为一体时,你的名字早已成分为了我的血液,但我却忘记了她表象的代名词。

有风从窗户的缝隙中偷偷地溜进来,没有呜咽的哀鸣声,静静地,就好像,那时的流年,悄然无声地将你从我身边带走。

无端地惧怕起来。

害怕,悠长记忆会在寒风中被撕碎的凌乱,飘散风中

害怕,无尽的相思会被寒风一点一滴的瓦解,融入寒冬。

害怕,有关于爱的一切会在这个寒冬,消失不见,以后会再也找不到了。

这个冬天似乎来的那么早,来的那么悄然无声。每天游荡于寂寥的校园,找不到可以抵御严冬的温暖。

以至于,连心都瑟瑟发抖。

有时,喜欢无惧无畏地抬起头看看,阴沉地冬天似乎连一抹蔚蓝都成为一种奢望。

一直以来,我挺喜欢这部<<海是倒过来的天>>,虽然我没有看过,但这并不影响我对它的喜爱。我很喜欢夏七夕的文字,但我不喜欢其中流露的伤感缠绵。我很喜欢海,我也承诺过要带你去看平静蔚蓝的海,聆听海风掠过耳边的丝语,感受赤足浸泡海水的温凉。 我知道承诺终究还是没有完成。

万千缠绵地天长地久,最终还是抵不过现实的腐蚀和时间的距离。

张开双臂,拥抱蓝天,就好像拥抱海洋,又好像拥抱着你,拥抱那一份柔情似水。 任凭寒风侵入衣裹,任凭眼泪挂满脸颊,任凭记忆充斥脑海,任凭悲伤溢满血液。 时光依旧前行,一切都已成成定局。

一切都早已定格在那片被爱和悲伤弥漫的紫色流年。

张小娴说:爱情使人忘记时间,时间也使人忘记爱情。

张爱玲说:我们再也回不去了,缘份依旧,而情已不再。

席慕容说:我们离回忆太近,离自由太远,有时念念不忘,只是爱上回忆。 习惯不曾习惯的习惯,在乎你不曾在乎的在乎。

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

回忆是一世最真的相守。

当夕阳覆盖上记忆,我的青春又剩下多少的美丽来装点曾经的年少。当朝阳从梦中睡醒,我们又该怀着怎样的心情启程。

一路走来,回回头,一切都显得太单薄,似乎最完美的,最值得回首的只是那段于你有关的青葱旅程。

高考过后,一个人背着行囊,进行了一次两个月的旅行。

一个人独坐车椅,听轰鸣而过的火车如何在铁轨枕木上碰撞出离别的愁绪,看窗外波澜起伏的山野如何在时光的脚步下碾成亘古不变得沧海桑田,渐入梦乡,耳边耳麦的情歌就像远古的你的缠绵呢喃,轻轻的跟我说着最美丽的故事。

那两个月,到过很多地方,看过很多风景。

总喜欢用怀旧的眼光和惋惜的神色去看待眼底掠过的各色风景。

或许,有些故事,就像风景在自然地雕塑,顺其自然。比如,爱情。

经历的伤痛便不会再用愉悦的欣赏来迫使自己伪装开心。

在湖光山色,风姿灼灼的自然熏陶下,

渐渐明白,原来,放手也是一种美丽,当爱走到了尽头,不必去纠结回忆的伤痛。 无论是爱还是恨!当结局不可挽回了,你的生活还是继续着。天不会荒地不会老,海也不会枯石也不会烂。

旅游期间,随身携带的笔记本被记载的满满的。

一页又一页地,满满的都是你。有人说:要有多勇敢,才敢念念不忘。

或许,我真的不够勇敢,所以才会想要借助泛黄的纸张留住枯萎的过往。

很害怕回忆起你,就像害怕毒药一样,害怕上了瘾。有时,不经意间,脑海里有一丝片断闪过,我也会强迫自己,将你挤出脑海。即使睁眼失眠,也不会让你随梦入眠。 那时一种怎样的心态。

是不是我太过残忍。

还是被伤的太深,便害怕你成为我的梦魇。

我不懂。

我想忘记你了,真的

只是爱那么短,可遗忘却那么长

时过境迁,该放开的,不该放开的,或许,时光早有定论。

原来童话里的天长地久,终究只是误会一场。

被光阴在岁月里沉淀下来的,只是那漫无止境的孤独。

连回忆也失去了微薄的温度,只有孤独,让我学会了享受。

故事还在曾经的记忆里上演。

渐行较远的我们,再时光下,慢慢长大。

我们都学会了去爱,学会了冷漠,学会了如何才能不疼。

其实,最后我们都明白是什么让我们忘了疼。

是时间。

打开你的空间,你说,好久不见,好久不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