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发落
初一 散文 662字 51人浏览 三分钟之歌

夏天的" 发落"

当春姑娘无可奈何地拖着美丽的衣裙离开的时候,我便在等待着夏的发落。

不羁的咄咄逼人的太阳是夏张狂的眼睛,遍地沙尘热浪滚滚是夏肆虐的披风,打着卷儿的树叶便是他的得意之作。哦,这令人烦躁的季节。

没有盼到一丝凉风,夏却送给了我一阵暴雨,是在嘲笑我的怯懦吗?也罢,出去凉快凉快。不用打伞,径自走进雨幕,凉凉的雨水让我的全身毛孔收缩,打了个激灵,满脑的不快似乎去了卸去了一半,心里清爽了许多。

这雨怕是夏给我最好的发落了。扯不断的丝线,不,是瀑布,淋得人几乎睁不开眼,抽得皮肤生疼生疼的,却也令人神清气爽。感慨着,眼神不经意间被什么吸引着,是一团浓浓的绿!它刺激着我的脑细胞,指挥着我的双腿向它走去。一棵树,不是很漂亮,可经雨水把脸一洗,叶儿可就绿得逼人眼了,浓稠的绿似乎要滴下来。叶片张开,拥抱着雨水,看那姿势,我分明听见了畅快的呼吸,夹杂在绿色中紧紧地包裹了我。生命在绿的海洋中蹿动,在我的身体内勃发,奔涌。

雨还在下,并没有像小孩子的眼泪说停就停。大概雨也被这满树逼人的绿迷住了。雨珠打在叶片上,奏着" 劈劈啪啪" 的劲歌,水珠顺着叶脉儿流下,又恋恋不舍离去。美丽的画面恣意地流淌在面前,毫无保留,不加修饰。

雨中,那个曾经自怨自艾的我心甘情愿地拜倒在夏的巨作前。夏,它不张狂,没有那咄咄逼人的眼睛哪有绿叶儿畅快的呼吸;它不肆虐,没有热浪滚滚的沙尘,哪有被雨水洗涤不染尘埃的画面。叶子,只有经历了打卷儿的苦难,才能有流动的生命,重生的美丽。 我在夏天的" 发落" 后,捧一抹绿色的心情,坦然享受夏天的磨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