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意外的遇见
初一 记叙文 1305字 202人浏览 qazjin321

最不意外的遇见

怀中高二(17) 胡宜辉

刘禅,历史上有头有脸的废柴后主,千百年来人们都是在对他的唾骂声中认识他的,然而自从那次遇见之后,我便有一种莫名悲伤。 初次听到刘禅的名字,是在赵子龙七进七出长坂坡的故事中。一口气读完精彩的打斗片段,内心无比赞叹赵云高超的武艺之系,对刘禅产生了一股厌恶之情:为了这个累赘,差点让赵子龙搭上性命。仿佛共鸣一样,其父刘备在看见赵云满身鲜血归来时,愤怒地将襁褓之中的刘禅摔在了地上。

刘备在伐吴的大军中托孤诸葛亮,从此,诸葛亮和一帮叔伯哥哥成了刘禅永远无法挣脱的羁绊。“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诸葛亮是一个有才华、有能力的好将军、好丞相,但他不是一个好老师,好长辈。他平定了南部蛮夷,开拓了蜀国疆土,为了完成刘备匡复汉室的遗愿,可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在诸葛亮的光环下,在五虎上将的庇护下,刘禅一天天的长大了,可是他并没有从那些叔伯哥哥的手里获得了一点栽培,他的治国能力没有一点提高,只依希记得父亲复兴汉室的遗嘱。

五丈原上的一声悲号,刘禅开始独挑大梁,可年纪轻轻的他又怎是心狠手辣的司马氏的敌手,面对邓艾的大军围城,乙方援军又迟迟未至,刘禅自知无力回天。这时他想起了越王勾践:或许只有卧薪尝胆才能力挽狂澜。可他却没想到,乐不思蜀竟成了他最大的殇! “朝堂小霸王,威力无穷”这是当今游戏中刘禅形象的一句座右

铭。很多人只是一笑而过,它却使我心里一沉,久久不能忘怀。我开始思考历史上真实的刘禅是个什么形象,是不是如小说和戏剧里描绘的那么无能。我开始推测另一种与主流观点大相径庭的真相:刘禅是忍辱负重的,他是被冤枉的,这是一桩比窦娥还凄惨的历史冤案。 这是有可能的,史官们从来都是为帝王将相修家谱,只要他们刻意抹黑刘禅,就会形成蝴蝶效应,引起后世之人对他的一系列讽刺和黑化。当我得出这个结论时,我的头脑充斥着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漩涡,我知道他要来了。

“知我者为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看见了刘禅满脸忧愁地吟唱着这首诗向我走来,我是他这几千年来为数不多的几个知音,甚至是唯一一个。

他向我倾诉了他的不得志:古往今来人们都把他当作废物,他们只会歌颂诸葛亮的才干和伟大,而从不在意他的委屈和孤独。“世人骂我是扶不起的阿斗,可要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有扶我啊。”刘禅哭了,哭得很伤心。我能理解被误解的酸楚,但被所有人误解,被一千多年的误解,我无法想象那份痛楚。“千载谁堪伯仲间?奈何诸葛空怀志!”他最后几乎咆哮得歇斯底里。

刘禅终究还是没能洗刷掉这个“废物后主”的帽子,但这次的遇见,让我走近了一个不一样的、悲壮而又凄凉的刘禅。此次相遇,跨越古今,相隔千里,但我并不意外,刘禅需要向人倾诉他的不幸,而我就是那个他苦苦寻觅的知音。

我能想象到刘禅在魏国朝堂之上的场景:大厅中央,歌舞升平,

刘禅强压内心的悲伤,为了父亲兴复汉室的嘱托,努力装出一副饮酒作乐的颓废模样。蜀国旧臣看了愤怒无比,司马集团却暗暗点头。当被突然问及蜀国与魏国哪个更好时,刘禅内心苦涩,这句话正中他的伤心处。他赶紧拿起一坛酒就往嘴里灌,以掩饰眼角的泪花。放下酒坛,刘禅露出那种没心没肺的笑容,大手一挥,道:此间乐,不思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