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岗
高一 其它 1410字 342人浏览 guokevin1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一首军歌中这样唱道。别说是军营生活,就是军训生活也与正常生活大相径庭(我刚到实践基地参加军训时就感受到了)。这里没有电视,没有洗衣机,甚至连电风扇也形同虚设……

我们军训的几天正值大暑前后,气温极高,阳光极烈。第一天,我们刚下车没过多会儿就开始练军姿。当时虽已是下午三四点钟光景,但阳光仍能将人的汗水一滴滴地逼出来。练军姿站久了,整个脚掌都热辣辣地疼,还不能动弹。好不容易熬到吃晚饭,这才休息了一把。饭后,大家回到宿舍,相互交流着感受,不少人已开始抱怨教官。后来,大家暂时忘却了这些不悦,开始闲谈起来。刚聊起了兴致,外面传来了集合的哨声,我们只好下去整队。走在楼梯上,我又听见有人开始抱怨教官了。

集合是为了搞一个军训开营仪式。不少人本想借机会打打瞌睡,虽然这么多人挤在一起有点热,但只要想睡觉的人这个困难还是可以克服的。可是这里的蚊子仿佛也经过了教官的严格训练,刚一打瞌睡,蚊子就狠狠地叮你一口,叫你无法入睡。但耐力好的几位同志还是能够半闭着眼开始小憩。睡不着的人有几个反侦查能力特别强,上身正襟危坐,但私下里已经开始互通情报。用来收发信息的有耳朵、眼睛、嘴巴,再加上双手,发信息的人上嘴唇不动,下嘴唇动,向邻座问时间,邻座把放在大腿上的一只手抬起来,运用灵活的手指打手语,对方点头表示已收到。不愧是军训,就连这样的场合,也能锻炼军事技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开营仪式好不容易结束了,我们依次出了礼堂。归心似箭的同志们一窝蜂似的冲进了宿舍。晚上十点钟要熄灯,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半了。一个宿舍十二个人,只有一个淋浴龙头,一个一个地洗澡根本来不及,只有几个人一起洗,可是地方又太小。几个高层管理人员一商量,决定两三人一起洗,其余的人原地待命。几轮进攻之后,很快解决战斗,留下一人打扫战场,把地上的水拖干净。

可能是刚来不适应,感觉第一个晚上格外热,于是拿出脏衣服来擦汗,擦完后再充当被子。虽然大脑和四肢很疲倦,但毛孔却很勤快,不停地出着汗,我只能不停地擦汗。不知什么时候,大概毛孔也累了,终于和大脑达成共识,于是我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晚上训练结束后,教官突然宣布:“今天四连站岗。”然后,他又交待了每个宿舍站岗的地点以及换岗的时间。大家既兴奋又苦恼,兴奋的是体验一下站岗的乐趣,苦恼的是睡眠被破坏。和我站岗的是一个小胖子,他的反叫醒能力特强。所以,我不敢睡得太死。为了保持适当的清醒,每当一班站岗的人回来叫下一班人换岗,我就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大概是我的瞌睡虫成了精,功力太强了,后来我还是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好像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还以为是周公来为我解梦呢。被推了几把后,才反应过来是叫我换岗。我一骨碌爬起来,发现前一班的人还在叫胖子呢,可就是叫不醒。我来到他床边,使劲摇他,可是似乎他身上的肉有减震作用,当末梢神经把振动传到大脑时,力道已减了一半。我只得一边摇,一边大声喊。胖子终于醒了,充满疑惑地看着我,我告诉他:“到我们的班了!”他这才缓过神来,穿上衣服和我一起出发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原本以为站岗很有意思,可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那儿有两张椅子,这那是站岗呀?分明是地地道道的坐岗。周围什么声音也没有,只有蚊子不停地骚扰我们,太无味了。我们的睡意又来了,只能一边谈天,一边消磨时光,驱赶磕睡虫。70分钟的站岗终于结束了,我们爬上床,一觉睡到天亮。

军训是无聊的,又是有趣的;是艰苦的,又是轻松的。惟其如此,才显得特别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