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之旅的漂泊
初三 记叙文 885字 67人浏览 我和彦宏二三事

其实内心一直打着鼓,写与不写多次在脑中激荡,该与不该也扪心自问良久,但心中涌动的那一丝说不明、道不清、理还乱的感觉最终在沉思中战胜了理智,一切似乎是来得都那么的突然,一切进展得也似乎是那么的牵肠挂肚,反正一句话:我想为你掀起心灵的面纱。

倘若不是造物主的作弄,遇见你那便是上天的眷顾,心底里总有那一份希翼,挚着地想与你“直面”,虽隐匿在屏显后的你,可能为我所不知,但多少回开心的刹那,均禁锢在你的微笑中,几多次突添的忧愁,也在你沉闷的片语里滋生,每当你封锁情感的桥梁,脑海里萦绕的就只有怅意和失落,时间总是最善意的玩笑,每当在最陶醉、最忧感之刻,他却悄然将羞涩的步履飞梭,温情在万般的无奈中,只好默守在睡梦中牵挂,思忆在寂夜中穿刺,期盼着晨曦的第一缕朝霞。

新的一天总能带来新的希望,新的希望总会有新的追索,新的追索定会澎湃出心语悠绵。我倾幕的人啊!你可知道,我依恋的你啊!可否知晓,我一生中可能无缘牵手的红颜——你一定要体悟。

这也许该是一幅浪漫的画,也许应是一首激情的诗,但最终„„也许可能相对无言。当然,画中的色彩定会还在温润中浸染,诗赋也才刚提起激情的伊端,岁月总带着沧桑无言地见证着真爱情感的交融、激荡和褪失。但这一切的一切,我想对你说得是„„ 也许对你,我没有任何承诺。

也许对你,我无法兑现什么。

也许,对我只能是今生是遗憾,但我没有任何奢求,精神的归依是不会为世俗所桎梏。若对未来满怀憧憬,我只想为你呤唱出马郁的“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 还记得在那个圆月当空的夜晚吗?

外面不断鸣唱着蛐蛐为我们伴奏的《小夜曲》,在一抹皎洁的月光入窗掩隐下,通过馨柔的键盘敲击,在网际的这端,我轻轻地传递了对你我的心声——“永远开心,这是我最大的愿望”。诚然这可能是一句礼貌的祝福,但却倾注了我对你所有的情感。

知道吗?

相爱会走过无数的艰辛,但分手却会在瞬间发生。我清楚,更明白,这可能是今生错误的开始,也可能要为之承受一生的煎熬,但我愿意,就让这错也错的分外璀灿,就让这错也错的轰轰烈烈。好了,最后只想对你说,我将用我的精神全部去呵护这心灵之旅的漂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