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胡同
初一 记叙文 729字 262人浏览 zhaokeji2000

家乡的胡同

想象中的胡同,是静谧,整洁,安详的。承德的胡同可不比老北京的“胡同区”似的,纵横交错,错综复杂。它就是那么朴素典雅的摆在那里,与世无争。

胡同之间也各有千秋。有的胡同,除了凹凸不平的且又积满泥水的道路还在证明它的历史外,两侧的房屋丝毫看不出岁月的蹉跎。家宅与店铺混杂在小吃店间,背心短裤花花绿绿毫无遮掩的晾在街边,连那路边腐臭的水沟,也被嗡嗡的蚊蝇注入了新的活力。这也算是胡同?别急,所有的胡同都是“透气的”。往前拐上两拐,兴许柳暗花明,又是一村了:午后的阳光洒在那几棵稀疏的杨树上,又从叶隙间漏下来,留下了一地的斑驳光影。鸟儿也不愿打扰到这份宁静,默不做声。远离闹市的胡同,有种清幽,恍若离世——一片小小的桃花源。

徜徉在胡同里,看路两边的砖瓦房都刷上了一层青漆,有的墙面已经剥落,现出一片斑驳的墙壁。岁月经过胡同,留下些残垣断壁,有的屋顶长满了杂草,有的门前停着生锈的破自行车。卖棒子的挑着担子,剃头师傅挑着挑子,磨刀的推着车子,吆喝着走街串巷。腊月呢?寒风从胡同中穿过,大雪拦住了路,卖炭的拽着小三轮艰难的前行……

是的,岁月不饶人,胡同也在默默的衰败。曾经的历史,正在被林立气派的高楼蚕食着。有人呼吁“把胡同留给下一代”,想法固然好,可对那些一家几代都挤在一个院子里的市民来说,为

了保留胡同而住在弹丸之地,着实有些不公。有的胡同着实以残破不堪,只剩下门前破旧的石狮,磨得油光锃亮的棋盘与参天的古树。它们终究被“现代化”--毕竟,事物都在不断地进化。 华灯初上,胡同里升起了袅袅炊烟。这里的人们,脸上看不出对高楼的向往,也看不出对胡同的留恋。家乡的胡同,是去,是留?也许,在胡同的生活仍将成为一种历史习惯,亦或许,他们的心里悄悄期待着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