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思念
初二 散文 1137字 933人浏览 蓝忆时代

永恒的思念

一种思念幽长、深远,在我的心路上不断的延伸。岁月能抹去一切,但抹不去的是烙进脑海的记忆和我对他深深的思念之情。

一想起他,记忆的长河便如开闸的江水一般奔涌出来。 他,就是我的小弟。

记得那年,我们家很穷。有一天,在城里工作的姑姑回家看奶奶,买了几个桔子,大概有五六个。桔子,对现在的孩子来说,已不是什么稀奇物,但对于那个年代的孩子来说,能吃到桔子,的确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我赶紧拿起一个大桔子,剥了皮,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我一边吃,一边偷偷地盯着剩余的桔子,生拍弟弟全占了去。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弟弟把剩下的桔子从大到小依次分给了奶奶、姑姑、爸爸和妈妈,然后他拿起最小的一个吃起来。看到这些,我的脸不禁刷的红了。我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同时,又为有这样一个懂事的弟弟而感到自豪。那年,弟弟才六岁。

小时候,弟弟总是我的尾巴,他每天都跟在我屁股后面,想甩也甩不掉他。春天,我带着他去河边捉鱼;夏天,我带着他去田野里扑蝴蝶;秋天,我们一块儿上山摘野枣;冬天,我们在院子里堆雪人。家乡的山山水水都留下了我们儿时愉快的笑声。

慢慢地,随着年龄的增长,弟弟不再是我的尾巴了,但

我们之间的姐弟情却从没有改变。弟弟每次都把好吃的留给我,我不高兴的时候,善解人意的弟弟总会想办法逗我开心。但遗憾的是,弟弟的学习老是搞不上去,有时,我给他辅导,讲得我嗓子冒烟他才听懂,天长日久,我也懒得给他讲了。

后来,我进了重点中学,而弟弟则勉强进了一所普通高中。弟弟去上学的那天早上,他起得很早,又是跳水又是扫地,然后他便匆匆忙忙地赶往学校了。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们这一别,竟成了永别。

一星期后的一天,我正在上课,老师忽然把我叫出去对我说:“你家出事了,你快回去吧”。我赶紧请了假向家赶去,一进家门,眼前的情景不禁使我惊呆了,只见爸爸、妈妈哭晕过去了,亲戚们也在哭,而可怜的弟弟躺在灵柩里。我“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知道我永远也看不到火蹦乱跳的弟弟了,再也听不到他亲切的呼唤了。我哭喊着:“老天爷呀,这究竟是怎么了”。

原来,弟弟在远离亲人、衣食不便的学校不幸突然患病身亡,他带着对生命的留恋和深深的遗憾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弟弟的坟就在村西的土坡上,那里没有树,没有鲜花,冷凄凄的,只有乌鸦哀怨的叫声,小小的一杯黄土就掩埋了我最亲爱的人,老天爷怎么如此不公,毕竟弟弟才十六岁呀,他正值青春年华,以后还有许多事等着他去做呢。

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当我看到别的姐弟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想起了我那可怜的小弟,我是多么后悔没有好好珍惜以前幸福日子里的姐弟情。漫漫长夜里,我常会梦见弟弟可爱的笑脸,醒来一看,枕巾已湿了一大片。

生与死之间只隔着一道门槛,这道门槛隔开了我们姐弟俩,弟弟是永远的去了,而留给我的却是那绵绵无期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