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目光令我感动
初一 记叙文 3634字 13761人浏览 zhaoxl_1991

目光

那目光令我感动

一个眼神,可以传递温馨的祝福和关怀;一个眼神,可以表达殷切的希望和期盼;一个眼神,可以送去对朋友的信任和关注;一个眼神,可以点燃希望的火把,给别人无尽的动力和勇气,让他勇敢地踏上光明的征途,寻找自己的幸福。 小时候,当我遇到不顺心的事情而郁郁寡欢的时候,母亲就会来安慰我,她认真地听我倾诉,听我抱怨,让我把烦恼忧愁全部说出来,她与我共同承担。每当这时候,我都会看到母亲那慈祥的目光,十分祥和,充满关爱。那目光令我感动,它犹如一股温泉,慢慢地流入我的心田,流遍我的全身。她冲淡了烦恼,冲散了忧愁,让我沉醉在幸福和喜悦之中。

长大后,父亲常常为我送行,我无意中竟发现岁月无声中染白了父亲的黑发,皱纹爬上了父亲的额头,生活压弯了父亲的脊梁,父亲苍老了许多。在走上公共汽车车门的那一瞬间,我无意中接触到父亲的目光,那目光令我感动,它充满了对岁月的流逝的无奈和感伤,但更浓的是期盼,是殷切的希望,希望我努力学习,将来才能过上幸福的生活。我明白父亲的心思,但我不敢在接触父亲的那种目光,它太强烈了,给我一种触电的感觉,令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只能遥望远方,踏踏实实地走好脚下的每一步路。

现在,我在同们的陪伴中生活,在朋友的鼓励与促进中快乐的学习。我常常会遇到朋友们的关爱的目光。那目光也令我感动。我从中感受到的鼓励,它使我瞬间充满力量,它催人奋进却不失关怀,它温馨却充满力量。那一刻,我对朋友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那目光令我感动,它令我忘却烦恼和忧愁,快乐的生活;它令我体味到生活的艰辛,让我遥望远方;它充满温馨和祝福,让我我努力去撷取更高处的果实。 生活就像一棵树,而那无数次感人的目光就像树上的鲜花,灿烂夺目,丰富多彩,内涵深刻,如果你能抓住它,那么你的生命之树上就会结出丰硕的果实。 生活可能使你疲惫不堪,但当你遇到那使你感动的目光时,千万要把它珍藏在你的记忆中。将来有一天当你重新回味它时,你会拥有无尽的喜悦,因为那目光令你感动。

母亲的目光

母亲的目光铺成一条路,让我蹒跚起步;母亲的目光凝成一束光,让我随之前进;母亲的目光结成一根绳,让我直攀到顶。

那慈祥的、鼓励的、严厉的、怜爱的目光中只包含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字:爱!

母亲的目光是充满鼓励的。

11岁那年春天,对于一个还没有长大的我,没在经历过挫折的我,第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我的电子琴九级考试没有通过。对于一个一帆风顺走到现在的我,那次惊呆了,眼泪只不住往下淌,夜夜的辛苦没有

化成成功的甘露。我想放弃,想远离伤害我的电子琴,一连几天我都很失落。这时,一双慈爱的眼睛,放出了一缕鼓励的目光,是母亲的。那如清澈湖水般的目光、如柔柔春风般的目光、如暧暖斜阳般的目光,洗涤了我的内心,唤来了我心中的光,正如窗外暧暖的阳光,那无言的话语,使我豁然开朗。正是母亲那充满鼓励的的目光,使我鼓足勇气,战胜了困难,我成功了。我感谢母亲鼓励的目光。

母亲的目光是充满严厉的。

仍是11岁那年,一个秋风飒飒的夜晚,我因贪玩,忘了去赴同学的约,想起时已经过点了,反正已经晚了就不去了。母亲知道后却大怒。目光锐利无比,让我不禁打了个冷战。母亲虽然什么都没说,但那严厉的目光分明在向我怒吼,那目光似刀子一样狠狠地划着我的心,让我不敢直视。母亲冷冷地、严厉地说了一句:“马上去向同学道歉。”便离开了我的房间。那不容我选择目光使我快步向同学家跑去,因为母亲那严厉的目光在注视着我。在母亲严厉的目光中,我学会了诚信。我感谢母亲严厉的目光。

母亲的目光是充满怜爱的。

几个月后冬天的一个夜晚,刺骨的寒风在呼呼的咆哮,我突然发起了高烧,躺在洁白的病床上痛苦不已,没有一点精神,像被暴风雪冻坏的小鹰。母亲慈祥地坐在我的病床前,抚摸着我的身体,这时我发现母亲那深陷的双眼早已有了黑眼圈,周围布满了道道皱纹,黯淡无光,但那充满怜爱的目光是那么慈祥,那目光好像要将缠绕在我体内的病魔赶走。在母亲的目光中,我读到了爱、读到了痛苦、读到了辛苦,不然那目光不会是甜甜的、酸酸的、辣辣的。这目光给我战胜病魔的勇气,一直伴我康复。我感谢母亲怜爱的目光。

在这无数的目光,无数的爱中,我健康成长,不断走向成熟。我的年龄在变,身高在变,但永恒不变的是母亲复杂充满爱的目光。

身后的目光

拨出家里的号码,长音一声,两声…… “喂?”是爸爸好听的声音。

“爸,学校有一个保送复旦英美文学的名额,我要不要去啊?”

“你觉得呢?”

“我……不想去。”似乎在那一刻我才恍然大悟。

“那就别去了。”

“嗯,爸再见!”

“再见。”

那会儿,学校一拨接一拨地来招保送生,我往家中打电话也就异乎寻常地频繁。有时放下话筒,我会问自己,既然每次我都不能从爸爸那里得到“实质性的”回答,我为什么还要一次次地往家打电话,仿佛惟有经过爸爸的声音我才能听到自己心底的声音。

我不知道。因为从小到大,爸爸就努力把独立和自信植入我的性格。

很小的时候,我就担当起打酒买醋的光荣任务。黄昏中,小家伙摇摇摆摆地踱出院子,穿过一条热闹的小街,在和自己几乎一般高的柜台前站定,递过手心攥得发湿的几毛钱,再从小店老板惊讶的目光中接过瓶子,揣在怀中,回家开步走,小小的心里全是自豪和满足。

到了上学的年龄,我成了开学第一天就自己上学自己回家的孩子,无论是参加图画班、合唱团还是舞蹈队,我都一个人乘着7路车在家和少年宫之间赶,考上外国语学校后,除了开家长会,我的父母又创纪录地从未来学校送过菜。

可是孩子毕竟是孩子。在上小学第一天,我在地道里绕了好半天才出来;周四晚上,从舞蹈队回家,走在只有两三盏路灯的小路上,我还是会害怕得头皮发麻;住校的六年里,在没有父母陪伴的每个五天,我还是遭遇了各种各样令人头疼的问题。比如有一回,天上突然毫无征兆地飘起了鹅毛大雪,而我衣衫单薄,留在教室里瑟瑟发抖。我为如何回家发愁。直到传达室大伯送来我所需的全部“装备”:雪地靴、毛线手套、围巾、毛裤,是爸爸送来的,但他没有进校门,等我完好无恙地回到家,爸爸却有点“忿忿”地说:“你就是不肯多带衣服,真该让你吃点苦头,下次就吸取教训了。”

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我的确吃到了“苦头”,爸爸真的会说到做到。于是我不得不在一次次的“碰头”之后学会不犯同样的错误,或者在犯了错误之后,首先检讨自己的不够成熟而不像有些人总是归罪于父母的“关怀不够”。我学会了尽量少向爸爸请教化学题,因为他这个一级棒的化学老师似乎从来都对我提出这般“幼稚”的问题感到“不满”,甚至不屑回答,以至我有时不得不在接受了他的嘲笑之后,回到写字台自己从头做起。我养成了不痛快的时候挨着枕头哭(现在少多了,因为哭不是最好的发泄方式)的习惯,等待新的一天一切云开雾散。

我真的觉得自己长大了。我真的以为我可以不用父母操心。可是我错了。

那年期终考试后,我破天荒地在大街上游荡了许久才回家。我满脑子都是令人心痛的成绩,五门功课约好了似地一齐砸锅。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也不知道该从哪儿找问题,我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很少为我学习操心的爸爸妈妈。爸爸听到了我沉重的脚步。打开门,问愣在半道儿的我:“是娃娃回来了吗?”我所有的心事终于化作决堤的泪水。许久,我才听清楚爸爸的话语,伴着他在我小时催我入睡的轻拍:“你这个样子,爸爸心疼,以后又怎么放心让你出去呢?”那一刻,我才如此强烈地意识到,我的一言一行是如何紧紧地牵着爸爸的心。在他的那些责备、不满和嘲笑的背后,是一双带着永远的忧虑和喜悦注视着我的眼睛。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在我去小店打酒的路上,每次都有爸爸在身后小心地跟随。在我穿越上学路上那两条车辆川流不息的马路时,爸爸不知有多少次在我背后某个角落暗暗紧张。

也许,因为爸爸时时期待着我能够明白应该如何去做,他说得并不多。而我又总是迟钝得难以发觉他的良苦用心,不认真对待他对我的每一次放手,横冲直撞,逼得他有时不得不多说几句,还被我当作简单的训斥甚至是对自己的干涉。可是,离开了这些若隐若现的“干涉”,我还是今天的我吗?我难道真的那么“天才”,可以全靠自己找到正确的方向吗?

不能。因为爸爸追随的目光是我今生惟一的方向。

他给了我一样颜色的头发,一样深度近视的眼睛,一样点点的雀斑,也想让我成为一个和他一样独立、坚强的人,虽然这比前几者难得多。

想起小时候爬山,爸爸在山下看着,我在毫无保护的情况下,一点点往山岩上攀。围观的人中有不少感到不解,甚至愤怒:天下竟有如此狠心的爹,女儿万一掉下来怎么办?而爸爸完全忽视他们的存在,只是冲着我的背喊:“注意脚下!”我因为他的镇定而变得胆大,充满自信。可是他真的那么放心吗?当我瘦小的身躯在巨大的山岩背影上移动的时候,他真的像他看上去那么泰然自若吗?而我的爸爸所做的就是用他最慈爱的目光保护我,用他最有力的话语支持我,藏起所有的担心,放手让我自己去搏。

这是爸爸的方式,是我全心感激的方式。无论我是否承认,我在心底里应该始终相信,因为背后有爸爸的目光,所以可以放心地向前走。

那目光令我感动6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