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裁决
六年级 记叙文 727字 29人浏览 东昱制造部

上午,语文课,我们班组成一个特别的法庭,审判土拨鼠。

“案情”是这样的:土拨鼠经常偷吃农场的卷心菜,农场的俩兄弟终于设法抓住了它。但他们在怎么处置土拨鼠的问题上意见完全不一样----一个主张处死,一个主张放到山上去。

我们班的法庭开始审判这只土拨鼠:一组为指控方,代表是梁舒琳,一组为辩护律师,代表是李思颖,“法官”是邓老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首先发言的当然是指控方。有“未来作家”美誉的梁舒琳慷慨激昂,义正词严,她列举了土拨鼠的种种劣迹和它的贪婪本性,她还强调,如果放了它,就等于纵容犯罪,这畜生会变本加厉,做更多的坏事。“还有,土拨鼠的皮可以卖个十元八元的,虽然数目不大,但多少可以补偿一下农场的经济损失。”她的意见很明显----立刻处死它。梁舒琳的发言可谓有理有据,同学们投以赞许的目光,“法官”大人也频频点头。

“律师”李思颖的发言声情并茂,缓慢而有力量:“土拨鼠和我们一起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理应和我们一样,有权分享这地球上的一切,它有享受阳光和空气的权利,也有行走在田野和森林里的自由。我们人类拥有各种各样的食物,甚至可以将飞禽走兽当成盘中餐,难道我们就不能拿出一点食物与这只和我们一样有生存权的可怜的动物分享吗?”

她环视了一遍整个鸦雀无声的“法庭”,突然加快语速,激情四射,“土拨鼠和有些凶残的动物不同,并不给任何人造成威胁,只不过吃点点卷心菜,而这也是它维持生命所必须的。法官大人,土拨鼠的需求也非常有限,一个洞穴和一点点食物,仅此而已,我们凭什么剥夺它这点权利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们看看它,颤抖的身子,哀求的目光,我们怎么忍心下手啊

有几个女生流泪了,“旁听席”突然爆发出一片掌声。激动不已的“法官”现出了原形:“同学们,怎么处置土拨鼠?”

“ 放了它,放了它。”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