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居琐记
初三 散文 1717字 46人浏览 不酷拿砖拍

树挪死,人挪活。

我记得最早是听好友徐伟说这句谚语的。当时我还在淄博,从一家单位离职后,去沈阳的时候,或者是从沈阳回来,去济南的时候,徐伟安慰我说了这句话。我当时也没有太在意,可能当时他说的时候也没有太在意,仅仅是为了安慰我。可是他不知道,我也没有想到,他的这句安慰我的话,影响我是那么的深远,以至于我每当不顺心、每当不振作、每当感觉自己不如意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他这句话——人挪活,那就挪一挪,让自己“活”起来,甚至,我每次自己想要或者被迫换单位的时候,我也会用这句话来安慰自己,毕竟是人挪活嘛。

就这样,我飘来荡去这些年,换了好几家单位,也换了更多的住处。这次,从西平庄移居到南平庄,可以说,也完完全全是这句“树挪死,人挪活”的功劳。

是的,我感觉自己在西平庄那个地方,住得有些死气沉沉的,做什么事好像都没有了感觉,没有了激情。于是,挪一挪的心,早就有了,只是一直未能如愿而已。而这次,就是以前所有未能如愿的总爆发。

粗略算来,在西平庄寄居了也有一年零二十天了。这一年零二十天,大约有一半的时间还算是积极一些的,也就是刚到西平庄前半年的时间。那时候,对生活,对写作,对工作,对爱情,等等吧,都是满怀激情的,那时的生活,好像每天都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可能是我意志力不够坚强,自己不是一个打持久战的人,慢慢的,就萎靡不振了,就不思进取了,就有些麻木堕落了,就把自己的振作寄托在了挪一挪的心思上了。真的,那时候,一想做某件事,比如写某个东西,写得不顺心,就随便搁笔了,还在心里安慰自己,不要紧,不要紧,过一段时间挪一个地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到时候再好好完成也不迟。我的两个长篇就是这样一直处于萌芽状态的。说来真是不大不小的遗憾,要不然——唉,岁月成蹉跎,往事不可追,现在的我,除了遗憾,还能拥有什么?

可贵的是,我还算是多少了解一些自己的,知道自己怎样帮着自己爬起来,也就是徐伟的话又起了作用,人挪活,于是我要挪一挪。先是去年秋末冬初,我想挪到四季青桥那儿一个叫佟家坟的地方,也去那里找过两三次房子,有一次还是高涛陪我去的,只是没有找到合意的,要么是房子实在不怎么样——我对住房是要求不高的——,要么是价格太高,我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就只能是挪不成了。接下来我没少在网上物色可移居之处,但都没有物色到。北京很大,北京的房子也很多,可往往就有“天下之大,却没有我容身之地”的感觉,特别是近来,除了工资不涨一些价格都在上涨的情况下。两个多月前,高涛要挪一挪的时候,我们也考虑过一块合租,在清河那个我曾呆了很久的地方,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容身之地。这样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是寄居在西平庄,原地踏步,接着萎靡不振,接着不思进取,接着堕落麻木,不想这样也找不到好的救赎办法呀。不过,要挪一挪的心,还是时刻存于心中的。

本来,上个月的这个时候,我是想狠下心来挪一挪的,可是,家中又有些事情,我回了一趟家,一耽误就是一个月(不想在交了房租就挪,那样太划不来了,毕竟钱也是好东西),这样就到了这个月的这个时候。前面我也说了,这个时候来了一次总爆发,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办了也能安心了。我必须挪,刻不容缓。上周五下午下了班我就开始找房子了,在南平庄转了一小圈,没有看到。第二天,也就是上周六,我一早醒来,洗了衣服,就去找房子,在西平庄转了一大圈,几乎是把西平庄的每一条胡同都转了,也找到了一两家差不多的,但看

又是从二楼搬下来,再搬到二楼去,实在是一件很头疼的事。并且还不是一车就拉完了,拉了一车又一车。特别是有段上坡的路,我甚至害怕自己推不上去。还好,流汗之后,多多少少会给一些成功的喜悦。两车过后,我的家产所剩无几,就不用车了。我就把屋子里收拾一遍,和房东告个别,背着几个包离开了西平庄,离开了这个蜗居了一年零二十天的地方。

我也没有想到,我的身体现在是这么的虚弱,就搬了两趟,累得就走不动了,真是走起路来有气无力呀,还好,不远,看来这不远还真是不错。

回到这新住所,什么都不想干,只想好好吃一些,喝两瓶,真是又累又饿,于是就进了附近一家酒馆,要了一碗面,一盘菜,两瓶啤酒,自斟自饮起来,也算是自己庆祝自己的乔迁之喜吧。

2008年4月21日 农历三月十六

于南平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