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绿萝
初一 散文 1343字 43人浏览 张汝泓

春尽夏袭,股股热流,肆意的从四面八方涌进了这本身就拥堵的城市。短短几天,酷暑的感觉已是人尽皆知。中午时分,稀稀疏疏的那些户外绿植们,像极了办公室里没有时间午休的蚁族,此刻正无精打采着。能得意起来的自然就是空调房里舒适躺着,由专人照顾的,基本都有着值得一提名号的那些高贵品种。当他们花开时,整个办公环境都春风得意,当他们花谢时,一切不过是往常。如此,心里一直叨念着的,自是家里电脑旁的那盆绿萝。绿萝是同事带给的,起初只是一株,说是只要有水,便可存活,生命力极其顽强。开始,一天换一次水,后来,几天换一次水,直到有一天,看见他抽出了新芽,心里些许触动。我这个四季不见阳光的房子,曾是个养花花死,养鱼鱼亡,养鸟鸟都绝望的地方。而如今,又看见了阴暗里的一片生机。次日,便从朋友那里,抱回了以前的鱼缸,四条小金鱼也比以前结实,欢快了不少。再怎么整齐洁净的屋子,没有点活物,没有点生命力,没有点温暖,怎么都不会像个家。突然就觉得,办公室倒真是个有点复杂的家,只是有些因素却逼着你,不得不认为,这个家里的都是过客。都说,心安便是归处,话自有理,可也需天时地利人和,不管在哪里,都存在着那些强求不得,所以,不见得,越努力,当真就越幸运,可不努力,一定不会有希望。经常下班回来后,听着音乐,看着美文,偶尔望望旁边的鱼缸,和那绿萝,好像每天,都有种默默的动力。千千世界,厚厚红尘,在你的身上,我找到了些许纯真,生命的纯真。一滴清水,确实无法淡化一池浑浊,但就因此,那一滴的清纯,才更显珍贵,她曾经纯清过的时光也显得更与众不同。清晨起床,喜欢偷偷瞄他几眼,细细的洒上一些,他便开始愉悦的吱吱啜饮;晚睡之前,喜欢默默的看上一看,轻轻的抚摸一下,他便开始乖巧的憨憨入睡;假期呆家,偶尔喃喃几句,总会轻松不少;繁忙时期,想起家里的一方清净,便也自在一点。当绿萝开始分支,一片又一片的新叶舒展开来,枝条也一点一点的伸长,她好像在告诉我说,生命机体正常,为何不努力成长呢?就算没有人欣赏,也该活出自己的模样。我骄傲的唏嘘一下,你不是还有我。而我呢,我还有谁?那些给予赞美的,不敢相信;那些给予打击的,负气迎敌,成败谁论;那些不闻不问,不痛不痒的,不曾放在心上。想想,风吹吹就过了,云聚聚就散了,人说说笑笑也还是离开了。一个人走的越久,想到依靠别人的次数也就越少,走着走着就把这想法都忘掉了。那天下午,特意折了三根绿萝枝条,放进了另一个瓶子里,等他枝根结疤后,让他在鱼缸里,和金鱼作伴。起初,很是依赖和自豪,心里有这一小块的清宁,渐渐的发现,做个绿萝般的女子,更是美好。我可以其貌不扬,不似玫瑰妖艳,不如牡丹高贵,不像竹叶青那般挺立,也不极吊兰、滴水观音那般浑身是宝。但我坚强,努力,不放过一丝生长的机遇。我平凡简单,活的自我,活的充满力量。平凡却持有本色,简单还自我纯真。上善若水,可不可以说离不开水的,都性本善,就像绿萝一样,要知道,没有善心的存在,外表又将如何动人的延续?容貌与内心相印生辉的感觉,好像在这金钱权利腐蚀的当代,成了一种极其高贵的奢侈。绿萝啊,绿萝,你说,红尘来去,风起又落,花开花谢,这人生走了一段又一段的,我们在追寻些什么?金鱼悄然

的从她旁边划过,她只精神抖擞的微笑着。我想,她或许是懂得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