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六,这个冬天不太冷
高三 记叙文 1936字 26人浏览 allan张峰

题记:这世上,最冷的不是冬天。这个冬天,不太冷。

清晨的偶遇

在凛冽的空气里走着,眼镜框冰得耳朵象针刺,我不得不将大衣的帽子戴好,扣上扣子。前面,一个不熟悉的年轻女子,步子不紧不慢,大方,从容。我心里叹着,她真年轻,年轻多好!等我转弯进了单位大门,发现我们之间,又多了四个年迈的阿姨,早饭后溜弯闲聊。背影认出,其中一个就住在我家楼上。

时间赶趟儿,马上就是单位楼下了,我不打算超越她们。在后面慢慢走着,欣赏着她们。这些忙碌了一辈子的老人们,她们完成了各自的义务和责任,轻闲着了。这让我发自内心地羡慕着她们。我不知该如何形容她们一番,此时,我的想象力枯竭。象四朵盛开的康乃馨吧?可没人将老人们比喻成盛开着的花儿吧?那又有什么关系?老年的她们,也是这么美的。是美,可就是身体总会这不舒服那儿不舒服的。我内心里的两个声音在争论着。

是啊,阿姨们都有六十岁开外的年纪了,甚至还不止。一律微陀着背,缓慢地迈着小步,生怕稍快个一星半点,就会有些身手敏捷的什么从她们的身体发肤里逃去似的。酷似元宵节的晚上,娘手里捧着的敬献给先人们的灯烛的情形。还好,我放心着,她们都足够的小心翼翼着。

老人们的衣着保暖都足够,但看得出她们的俭省,我感叹,这世界上的华服都穿在年轻人和小孩儿们的身上了。在整个城市的商业区里,你也很难找到一家老人用品商店的。可年轻人,穿得再多再好,也常常要回到老人们身边去寻找那经世的温暖。

时常让我矛盾的是,我们和父母究竟有什么不同呢?我们为什么穿的不同享受得不同呢?他们辛苦了一辈子,他们,才是最有资格享受的。

只几步路,胡思乱想间,和她们相比实在是有些年轻的双腿,无法走得更慢,我终于不能停下脚步,我要经过她们的身边,就要超越她们了,尽管我并不愿意这样。我只能打招呼了,阿姨,散步呢!阿姨看到了我,点头,上班儿去呀!每一个老人都微笑着向我问候,虽然我们并不相识。我对她们每一个笑着回话儿,多出来走走好!

我小心收藏起这偶然的相遇,简短的问候,象虫儿吸食清晨草叶上甘美的露珠。她们暖暖的笑脸,在这初冬的清晨里,格外明艳。

这冬天里的春天,这陌生的你的微笑„„

儿子早晨起来没胃口,为了他早晨能吃好,每天早晨,我都到附近的快餐厅去。烧饼包子油条豆腐脑豆浆小拌菜茶蛋粥,什么都有,来回用不上十分钟,既省时儿子又吃得香。6:50准时叫儿子起来穿戴洗漱,他多半是不用我叫就早早起来了。我穿好大衣出去。买饭回来,儿子早已穿好了,这边开门,他就站在门口笑着迎我了。

偶尔会遇到同事,或者是提着吃的匆匆回来,或者就巧遇到餐厅里。知道名字不知道名字的,见着眼熟,点头或问好。

其中一个,很有些不同,尽管我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当然,这也不并妨碍什么。他会很灿烂单纯地对你笑,象你的一个兄弟,而你正感动着他的微笑也还以微笑的时候,他又出人意料地深深鞠一个躬,你就彻底被他的笑容和真诚感染了。

这一幕,就象是大冷天儿,明明是万木凋零了,你却蓦然看见枝头上一朵盛开的蜡梅,你眼前顿时一亮,心门也开了似的。你仿佛又重新明白,冰雪的包围之下,不只是裹紧的寒

冷,也还有春天一样的葱茏,这人生这世界就充满了一种别样的光亮了。

好久没动过笔了,平静安稳的日子,勤于具体而琐碎的生活,没有什么内心的垃圾需要倾倒的。甚至对自己说,日子是用来过的,不是用来写的。可在这冬天的相遇之后,却被感动得想写上几笔了,不为自己,而是为了那些生活里的希望,那些尊重,那些冬天里不常见的盛开的花儿。

和同事认识有几年了,那年到外地去考试,同行几十人,一同等车的时候就彼此知道是同事了。以后每次见面就会点个头,而他在每个微笑之后,还会礼貌而真诚地深鞠一躬。知道搞外语的人和从事文学艺术工作的人,都有些独特的个性,他们的人生他们眼中的世界也似乎很有些不同,对他的礼仪也便很理解,却未及深想。这个冬天里,更多了些欣赏的成分了。

依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论,尊重,是人的较高需求,是在人们的基本需求满足之后的。而现实生活中,人与人之间,我不能说是人人时时能够得到足够尊重的。人们并非不愿意尊重他人亦被人尊重,常是表达的艺术不够炉火纯青,甚至是有些欠缺的。更何况很多具象抽象的东西也常常是分配不足造成人与人之间的紧张氛围。想起《简爱》中罗切斯特的一句对白,“你的怀疑折磨着我!”用于形容现代人际关系似乎也相当合适。

尊重,不是推杯换盏时心照不宣的应酬,不是欢歌笑语下掩盖着的戒备,不是责任和义务背后的不得不。充分的尊重,其实很简单,不需要借助太多的外物,可能方式上人各不同,在我是微笑问候,而在他是深施一礼。但实质,都只不过源自内心和真诚。

整个早晨,我都在回忆着这个灿烂的笑容。不,甚至一生,我都会记得,记着这个冬天里的春天,记着一份尊重和友好所带给我的快乐„„